市場 > 期貨

中國版原油期貨:大宗商品之王添了新座標

中国财富网
2018-03-24 09:07

已收藏

世界八大原油航線,涉及亞洲的僅有兩條,三足鼎立的油價體系唯獨缺少亞太地區,中國與原油的緣分似乎總是差了那麼一點。

  期待多年的中國版原油期貨於本月26日正式上市,市場各方參與者則普遍用破繭成蝶來概述。原油期貨推出的深遠影響,除了是中國首個引入境外投資者的商品期貨,推動行業國際化進程外,更多是肩負著服務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使命。

  著名經濟學者、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告訴中國財富網,原油期貨的重任是保障國家經濟的穩健發展,對穩定亞太地區的價格風險波動起到至關重要作用,並與已上市的品種將起到區域互補作用。

  大宗商品進口地位之首

  在世界上有八條原油運航主線,其中流入亞洲的航線則僅有兩條;一條是霍爾木茲海峽航線,在這裡,來自沙特、阿聯酋、卡塔爾、伊朗和伊拉克的原油全部都要通過這條海峽交付給國際買家,多數流向亞洲,最終部分流入中國。

  另一條則是麻六甲海峽航線。麻六甲海峽是連接印度洋、南中國海和太平洋的最短水上航道,現由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尼三國共同管轄,途經此地的中東原油主要運往中國、日本和印尼。尤其是日本,這條海峽被稱為“海上生命線”。

  作為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能源,原油價格變化一直影響著世界經濟的發展以及國際政治關係。

  根據國際能源署(IEA)資料顯示,2016年全球每天的原油總需求為9645萬桶/天(約合1236萬噸/天—1378萬噸/天),總供給為9690萬桶/天(約合1242萬噸—1384萬噸/天);其中,中國每天的原油總需求量為155萬噸/天,而產量僅為55萬噸/天,相當於每天需求1190萬桶,每天供應400萬桶,可見原油在中國進口大宗商品領域的地位有多高。

  此外,根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6年我國生產原油19771萬噸,進口原油3.81 億噸,出口294萬噸,原油表觀消費量5.56億噸,對外依存度突破65%。因此,中國對原油價格的定價權相對較弱。

  “中國原油期貨上市意義較為重大。”上海師範大學金融工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蔡東澄告訴中國財富網,作為全球最重要消費國和需求國,原油價格波動頻繁不僅影響著中國能源產業鏈企業日常經營,且對中國整個經濟發展起到至關重要影響。

  世界原油消費主要集中在亞太、北美和歐洲及歐亞地區,而世界原油生產區域主要集中在中東、北美和歐洲及歐亞地區。根據《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7》資料顯示,2016年主要原油消費國家有美國1963萬桶/日,中國1238萬桶/日,日本403萬桶/日,印度448萬桶/日,俄羅斯320萬桶/ 日,沙特390萬桶/日。

  截至2016年底,中國生產原油399.9萬桶/天(包括原油、葉岩油、油砂與天然氣液),占世界原油產量的4.3%,是世界第八大原油生產國;中國石油消費量為1238.1萬桶/天(陸地燃油需求加上國際航油、船用油以及煉廠自用燃料及損耗),占世界消費量的12.8%,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費國。中國原油進口主要來自中東產油國家,俄羅斯及前蘇聯地區,以及非洲產油國等國家和地區。

  三足鼎立格局屹立已久

  國際原油市場定價,都是以世界各主要產油區的標準油為基準,例如在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上市的原油期貨品種,就是以美國西德克薩斯出產的“中間基原油(WTI)”為基準油,所有在美國生產或銷往美國的原油,在計價時都以輕質低硫的WTI作為基準油。由於美國這個超級原油買家的實力,加之NYMEX本身的影響力,以WTI為基準油的原油期貨交易,就成為全球商品期貨品種中成交量的龍頭。

  中國財富網通過瞭解,WTI具有良好的流動性及很高的價格透明度,是世界原油市場上的三大基準價格之一;不過,世界原油三分之二以上的交易量卻不是以WTI,而是以同樣輕質低硫的倫敦布倫特(Brent)原油為基準油作價。從這點來看,相對於倫敦布倫特原油而言,WTI原油期貨即期合約價格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地區油價,並沒有多大的國際代表性。

  倫敦國際石油交易所(IPE)推出布倫特原油期貨,包括西北歐、北海、地中海、非洲以及葉門等國家和地區,均以此為基準,由於這一期貨合約滿足了石油工業的需求,也躋身於國際原油價格的三大基準,因此,倫敦成為三大國際原油期貨交易中心之一,布倫特原油期貨及現貨市場所構成的布倫特原油定價體系。截至目前,全球仍有約65%的原油交易量,是以倫敦布倫特原油為基準油作價。

  中電投先融期貨研究院院長劉振海向中國財富網表示,目前從國際市場格局來看,NYMEX交易的WTI原油期貨、迪拜商品交易所(DME)推出的阿曼原油期貨、倫敦國際石油交易所(IPE)推出布倫特原油期貨構成了三大原油價格基準體系,而亞洲市場尚缺乏原油基準計價體系。

 

  將成為有效風險管理工具

  中國已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貿易國,也是原油等多類大宗商品全球最大的進口國和消費國。我國原油對外依存度超過65%,推出原油期貨不僅將彌補期貨市場長期缺少原油戰略品種的遺憾和不足,還將進一步推動中國原油市場體系建設。

  “中國版原油期貨上市要義不僅在於順應世界石油貿易新格局之勢,競爭亞洲原油基準價地位,還在於順應全球能源結構新轉型之勢,提升我國在石油產業鏈高端獲取價值的能力。”中國石油大學能源戰略研究院教授王震告訴中國財富網,原油期貨上市後還可順應“一帶一路”建設,助推重塑國際油氣貿易格局。此外,順應國際金融秩序新調整之勢,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也是原油期貨的又一層要義。

  在梅新育看來,原油期貨上市首要作用是對國民經濟發展有一定管理風險作用,對實體經濟應對價格波動風險提供有效管理工具。考慮到中國是原油消費大國,也將為石油產業提供一個價格發現的工具,而且是能夠降低風險、削弱外部影響的工具。

  “推出中國版原油期貨,為國際投資者提供一個便利的交易場所,從而提升中國在國際市場的話語權。”梅新育說,短期來看,中國版原油期貨的推出將有效提升亞太地區的石油價格引導力。

  中海油進出口公司首席經濟師佘建躍向中國財富網表示,原油期貨的推出必然成為價格晴雨錶。目前我國用油量較大,進口量占比較高,原油期貨將對產業管理市場風險起到至關重要作用。“以往我國在國際市場的話語權並不高,主要原因在於缺乏基準原油交易市場,價格風險管理工具的缺失造就了這種局面,但在中國版原油期貨推出後,這種局面將很快改變。”

  亞太地區的“晴雨錶”

  中國目前是全球第六大石油生產國、第二大石油消費國和第一大石油進口國,過度依賴進口的現狀造就了產業對參與全球石油市場價格,形成現實基礎和迫切需求,但長期以來,礙於國內金融市場和原油市場開放程度不夠,一直沒有取得實質性的突破。

  “當前原油市場定價權尚掌握在供應方手中,亞洲地區始終缺少一個成熟的基準價格。”金瑞期貨資深原油研究員胡玥表示,由於或缺乏現貨市場支持、或者供需影響力不足、或合約設定不合理,種種原因導致有約15個基於亞洲原油或在亞洲交易所上市的原油期貨合約均以失敗告終。

  胡玥認為,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推出符合區域特點的原油期貨,為產業鏈上各環節參與者提供了良好的套保手段,同時,我國作為全球最大原油淨進口國和第五大生產國具備較高的市場話語權,國內金融體系日趨成熟,擁有成功打造國際性期貨品種的經驗,有望推動原油期貨成為繼WTI和Brent之後又一重要的原油期貨價格基準。

  中電投先融期貨研究院院長劉振海告訴中國財富網,原油期貨需要在市場深度、廣度方面都能滿足不同投資者需求,並且交投活躍,在技術、交易、交割、結算都能逐步符合國內外投資者認可和參與,以及市場發揮出價格發現的功能,能逐步影響與中國直接和間接進行原油貿易國家和地區的議價能力,從而影響韓國、日本、馬來西亞、印度等國家的石油貿易,以中國原油期貨價格做基準價。

  中國原油期貨市場建設在看到戰略性機遇時,也認識到我國石油市場化主體在參與國際市場所面臨的約束和困難,並進一步充分預估未來市場活躍度是否符合實際需要,並及早部署應對之策。

  王震認為,中國版原油期貨的推出既有優勢也有劣勢。從設計目標來看,市場參與主體既包括國內的合格投資者,也包括國際石油商和金融機構。但同時也要看到,我國目前金融開放程度有限和資本專案管制情況,要在短期內吸引大批國際投資主體來參與,原油期貨就會面臨著一定挑戰。同時,也要認識到初期還是要立足國內石油生產企業、煉油商、貿易公司、金融機構,以及與石油業務相關的產業。

 

  與國際油的差異化發展

  原油期貨是我國第一個國際化的期貨品種,其在平臺建設、市場參與主體、計價方式等諸多方面與國內現行期貨品種有所不同,其合約設計方案最大的亮點和創新可以用“國際平臺、淨價交易、保稅交割、人民幣計價”概括。不過,有市場人士認為,原油期貨的推出或與國際市場已上市的品種存在衝突。

  中海油進出口公司首席經濟師佘建躍則表示,中國推出原油期貨不會與現存的品種存在衝突,能源中心推出的原油期貨更多的是服務于亞洲市場;這就好比天氣預報的關係,各地域天氣不同,播報只顯示區域情況。

  據瞭解,原油期貨選擇中質含硫原油作為合約標的,其主要原因在於中質含硫原油資源相對豐富,其產量份額約占全球產量的44%,同時,中質含硫原油的供需關係與輕質低硫原油並不完全相同,而目前國際市場還缺乏一個權威的中質含硫原油的價格基準。此外,中質含硫原油是我國及周邊國家進口原油的主要品種。

  根據海關總署發佈的統計資料,我國進口原油中來自中東地區的原油占比較高,形成中質含硫原油的基準價格有利於促進國際原油貿易的發展。

  劉振海指出,原油期貨交易標的是中質含硫原油(API度32.0,硫含量1.5%),這與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交易的WTI原油期貨,以及迪拜商品交易所(DME)對應的阿曼原油期貨交易標的不同。能源交易中心採取差異化競爭策略,避開目前兩大期貨市場主要交易品種,選擇以中東國家,如阿聯酋、阿曼、卡塔爾、葉門、伊拉克等國主產的中質含硫原油品種作為標的,從交易標的上規避了競爭與取代,多了互補與平衡。

  胡玥也認為中國版原油期貨交易標的為中質含硫原油,區別於NYMEX的WTI原油期貨,更為符合我國的原油需求情況,且WTI和SC分別作為美洲和亞洲地區基準油種定位,故不存在明顯衝突。“雖然DME的Oman油則與我國原油期貨一致,上期所最新公佈的可交割油種中也包含了Oman油,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二者存在重疊,因為DME的Oman油採用現貨FOB交割方式,我國SC原油期貨採用保稅交割。”

  警惕初期市場流動性風險

  原油期貨作為中國第一個國際化的期貨品種,將引入境外投資者參與,探索期貨市場國際化的市場運作和監管經驗,而從國內外期貨市場的經驗來看,一個期貨品種從上市到成熟並發揮其功能需要一個逐步培育的過程。原油期貨也不例外,不可能一蹴而就,對於投資者而言,在原油期貨上市初期更應該警惕市場流動性風險。

  “原油期貨推出初期,對於投資者來說應當警惕可能存在的交易風險。”劉振海說,初期可能出現市場流動性差,原油期貨交易難以迅速、及時、方便的成交所產生的風險,當投資者建倉與平倉時,這種風險表現得尤為突出。

  胡玥告訴中國財富網,雖然不同種類的原油期貨能體現出區域性供需差異、品質差異等,但總體而言,原油仍是全球定價品種。不同于現有國外原油期貨,上期原油期貨有漲跌停板限制,且交易時間目前無法和外盤一致,加上節假日差異,投資者應該注意通過操作外盤原油期貨等手段進行風險對沖。此外,人民幣計價也意味著投資者還應注意匯率波動風險。

  事實上,能源交易中心也通過加強制度建設要強化市場風險管理。

  上期所相關人士告訴中國財富網,除嚴格遵守目前國內期貨市場已被證明行之有效的交易編碼制度、保證金制度、持倉限額制度、大戶持倉報告制度等,上期能源還針對原油期貨交易“國際平臺”的特點,積極落實交易者適當性審查、一戶一碼實名制開戶、實際控制關係帳戶申報,強化資金專戶管理和保證金封閉運行。

  此外在市場培育過程中,上期所提示境內外投資者要充分認識參與期貨交易的風險,熟悉原油期貨規則,遵循交易者適當性制度的要求,理性參與期貨交易。作為成熟的投資者,參與原油期貨交易應當對石油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瞭解、熟悉和掌握期貨市場運行規律,在實踐中不斷提高利用期貨市場的水準。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