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 投資

中企海外掘金風向標:新興市場含金量更高

中国财富网
2018-01-16 11:44

已收藏

 
1月15日,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在北京發佈“2018年度中國海外投資國家風險評級”。該風險評級體系包括經濟基礎、償債能力、社會彈性、政治風險、對華關係五個維度,納入57個評級國家樣本,全面覆蓋了北美洲、大洋洲、非洲、拉丁美洲、歐洲和亞洲,占到中國全部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的83.5%。這57個評級樣本中還包括了35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占中國對所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海外直接投資規模的99.89%。

  投資之前看風險:去發達國家or新興市場?

  隨著中國經濟不斷轉型升級,“一帶一路”倡議不斷穩步推進,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已高居全球第二,中國企業海外投資面臨的外部風險也在顯著提升。

  從總的評級結果來看,發達經濟體的經濟基礎較好,政治風險較低,社會彈性較高,償債能力較強,整體投資風險明顯低於新興經濟體。報告顯示,在AA級及以上的低風險組別中,全部為發達國家。對比歷年報告,中國財富網發現,德國是最受中國投資者青睞的目標國。

  但報告同時指出,發達經濟體的對華關係得分進一步下降,這主要源於雙邊貿易和投資依存度的下降,同時,對中國企業尤其是國有背景企業的投資仍然懷有警惕,擔心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會威脅東道國的國家安全。整體來看,全球貿易放緩和投資下滑的趨勢令人不安。

  中美貿易趨勢備受世界矚目,對於美國未來的投資環境評估,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副主任王碧珺對中國財富網表示,未來美國的投資壁壘會更高,主要是國家安全審查的問題。2017年9月,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審查下,特朗普就曾駁回了中資背景的峽谷橋基金對於半導體公司萊迪斯的收購案。但王碧珺認為,對於那些本身不涉及國家安全的企業,以及對美國稅改影響不敏感的企業,去美國投資還是具有還是比較大的吸引力。 

  對新興經濟體來說,經濟基礎和政治風險與發達國家差距仍然非常明顯,政治局勢的不確定性可能會影響經濟復蘇進程,進而影響直接投資的環境。新興經濟體中排名最高的阿聯酋是第13名,為中等風險級別。金磚國家的表現整體都有所下滑,其中南非下降7名,巴西下降3名,俄羅斯下降2名,印度保持不變。

  儘管如此,報告認為,未來新興經濟體仍然是中國海外投資最具潛力的目的地,存在巨大的市場潛力以及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還可以滿足中國對外投資中資源尋求和效率尋求的動機。

  報告顯示,排名上升最大的三個國家分別為泰國、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均上升12名。(見表1)

  注:—表示與去年相比,相對排名沒有變化的國家;↑表示與去年相比,相對排名上升的國家;↓表示與去年相比,相對排名下降的國家。表格出自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海外投資國家風險評級(2018)》報告。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風險評級:低風險級別僅有新加坡

  從總的評級結果來看, “一帶一路”沿線35個樣本國家中,低風險級別(AAA-AA)僅有新加坡一個國家;中等風險級別(A-BBB)包括27個國家;高風險級別(BB-B)包括7個國家。其中,發達經濟體評級結果普遍好於新興經濟體。

  新加坡、以色列、捷克、匈牙利和希臘是其中僅有的五個發達經濟體,最終得分比新興經濟體高12.8%。在經濟基礎、償債能力、政治風險和社會彈性四個指標的表現都好於新興經濟體,尤其是政治風險和經濟基礎,平均得分分別比新興經濟體高30.9%和19.2%。但報告特別提示,希臘雖然作為發達經濟體,受債務危機影響,償債能力低於新興經濟體,因此級別評定較低,需要加強防範投資風險。

  “一帶一路”樣本國家中多為新興經濟體,報告認為,由於新興經濟體整體經濟基礎較為薄弱,經濟結構單一,經濟穩定性差;部分國家地緣政治複雜,政權更迭頻繁,政治風險較高;而且內部社會彈性和償債能力也較低。但是新興經濟體和中國之間的雙邊關係得分高於發達經濟體,這一得分比發達經濟體高出13.3%。

  充分瞭解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風險,一直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重要衡量因素。從報告的評級結果(見表2)來看,未來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仍然可以因勢利導、因地制宜,根據國家風險水準的不同適當調整投資決策。

  注:表格出自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海外投資國家風險評級(2018)》報告。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