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中國金融業運行穩健 經得起外部變化衝擊--郭樹清就美新一輪加征關稅影響答記者問

北京
2019-05-28 00:31

已收藏


新華社北京5月27日電題:中國金融業運行穩健 經得起外部變化衝擊--人民銀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就美對我新一輪加征關稅影響答記者問

新華社記者李延霞 人民日報記者歐陽潔

美方不斷升級中美經貿摩擦,將對中國經濟產生哪些影響?中國金融業是否有足夠抵禦外部衝擊的能力?金融業將如何應對市場變化?人民銀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27日接受了記者採訪。

影響有限 中國完全有能力應對經貿摩擦

記者:近期,美方不斷升級經貿摩擦,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有多大?

郭樹清:從中國來看,美國固然可以把關稅加到極限水準,但這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有限。經貿摩擦的影響完全可控,我們有能力、有信心做好應對。

一是中國國內消費已經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最重要動力。絕大多數輸美產品都非常適合內銷,中國正處於消費升級時期,快速擴展的龐大市場會消化其中很大一部分。

二是市場多元化取得很大進展。我國產品海外銷售的國家和地區不斷增多,"一帶一路"倡議日見成效,美國之外的市場歡迎更多中國產品。

三是美國無法完全限制中國產品對美出口。相當一部分中國產品還會出口到美國,有的是因為找不到替代品,有的是因為美國進口商願意分攤加征關稅成本。

四是中國產業結構正在加速調整升級,需要有一定比例的生產轉移到海外,這有利於我們實現產業更新換代,進一步提高勞動生產率,加快中國的高品質發展。

五是對我國金融市場衝擊有限。金融市場往往比較敏感,容易反應過度,去年有較強的波動。2019年中國經濟開局良好,能對金融市場形成有效支撐,目前的韌性顯著增強,進一步的影響會更小。

歷史早已證明並將繼續證明,靠封鎖或制裁不僅不能阻止中國的發展,反而會激發我們創業創新的決心,加快轉型發展的步伐。中國經濟韌性強,產業結構完整,市場空間廣闊,發展潛力巨大,長期向好的經濟基本面是應對風險挑戰的根本支撐。尤其重要的是,我們擁有獨特的政治和制度優勢,這是應對各類風險挑戰的堅強保證。

穩健運行 中國金融體系經得起外部變化衝擊

記者:市場有擔心,在美方升級中美經貿摩擦的背景下,我國金融體系能否扛得住外部環境變化。在您看來,我國金融體系應對外部衝擊的能力如何?大家有沒有必要擔心?

郭樹清:擔心是沒必要的。近年來,我們持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優化機構體系,規範市場秩序,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金融風險,金融亂象治理效果明顯,行業運行平穩,風險總體可控。

近年來,我們拆解影子銀行,將違法違規、層層嵌套、透明度低、風險隱蔽的產品作為整治重點,兩年來共壓降12萬億元高風險資產。銀行體系加大不良資產處置力度,盤活信貸存量,兩年累計處置不良貸款3.48萬億元。嚴厲查處非法金融活動,堅決整治不法金融集團和高風險機構,違規網路借貸平臺大幅壓降,金融領域野蠻生長現象得到遏制。

坦率地說,去年中美經貿摩擦剛發生的時候,大家思想準備不足,有點心裡沒底,金融市場反應有些過度,股市、匯市出現較大波動。但經過一年多,大家看下來問題沒那麼嚴重,實際對經濟的影響很有限。經濟走勢穩中向好,結構調整有序開展,新舊動能轉換持續推進。

到目前為止,今年的金融市場,無論是股市、債市,還是匯市都是比較穩定的,相信後面的影響會更小一些。像匯率問題,市場沒有恐慌,老百姓沒有恐慌。

當前金融風險總體可控,從過去發散狀態轉向了收斂。我們處置風險都是比較主動的,以自我革命的方法去處置,不是等到發生危機時才去處置化解。

做好自己的事 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能力

記者:在當前形勢下,金融業該做好哪些事情? 郭樹清: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與實體經濟是共生共榮的關係。我們將大力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堅定不移推進金融業開放,堅決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在應對經貿摩擦中發揮積極作用。

服務實體經濟方面,一是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充分調動信貸、債券、股權、保險等各類金融資源,有效增加表內融資供給,滿足有效融資需求。

二是完善市場化金融支持科技創新政策措施。推動加大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探索智慧財產權質押、供應鏈融資、創新創業金融債券、股權基金、產業基金、天使投資等產品和服務,拓寬科技型企業多元化融資管道,提高科技創新金融服務水準。

三是對受到貿易摩擦影響的出口型企業,加強市場化金融服務及匯率風險管理,鼓勵其不斷開拓出口新市場。

四是繼續大力發展普惠金融,大力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在解決融資難的基礎上推動降低融資成本。

應對中美經貿摩擦,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對金融業來說,就是要持續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優化融資結構和金融機構體系、市場體系、產品體系,進一步提高金融供給對實體經濟的適應性和靈活性。同時將堅持不懈治理金融市場亂象,有序化解影子銀行風險,強化不良資產真實認定和有效處置,依法處置高風險機構,嚴厲打擊非法金融活動。更加注重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擴大有效需求,在推動高品質發展中防範風險,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進一步強化政策協同,共同防範金融市場異常波動和共振。

投機做空人民幣必然遭受巨大損失

記者:近期人民幣匯率出現貶值。在您看來,原因是什麼?您說過做空人民幣必然遭遇巨大損失,這方面的底氣在哪兒?

郭樹清:近年來,人民幣有效匯率在全球貨幣中一直表現穩健,中國政府努力在提高匯率靈活性和保持匯率穩定性之間求得平衡,得到了國際社會廣泛認可。過去十幾年裡,凡是人民幣出現較大幅度貶值,基本都是由於外部原因。

最近一次是今年5月,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度下跌超過3%,完全是美國升級經貿摩擦進而影響市場情緒的結果。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近期外匯市場出現波動,但中國企業和居民並沒有出現恐慌。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通過買賣外匯來獲取投資收益是不現實的,將金融資產轉移到海外也是不安全的。在成熟市場國家,幾乎沒有企業和居民專門靠"炒匯"獲取投資收益。

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是正常的,但長期看,我國經濟基本面決定人民幣不可能持續貶值。中國仍是世界經濟增長的最大引擎,具備極好的市場空間和增長潛力。隨著經濟發展品質提升,人民幣市場匯率將不斷向購買力平價靠近。投機做空人民幣必然遭受巨大損失。

金融業對外開放不會停頓更不會倒退

記者:去年我們推出了15條銀行業保險業開放措施,這個月初又有新的12條開放措施。這些開放措施的進展情況如何?下一步金融開放的方向是什麼?

郭樹清:去年推出的15條銀行業保險業對外開放措施和今年5月初公佈的12條新措施,正在抓緊落實,穩步推進。一些新設外資機構獲得批准,相關的法律法規也在按程式修訂,我們正按照自己的時間表、路線圖全面推進,除了銀行業保險業之外,我們還將加大證券業基金業的對外開放,促進資本市場持續健康發展。

在對外開放上,我們不會停頓,更不會倒退,金融開放的大門將越開越大。未來金融業開放空間仍然很大,我們將推動全面實施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對境內外各主體一視同仁,構建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金融業對外開放始終要與風險管控能力相適應,要特別防止短期跨境資本大進大出。所以,我們特別歡迎那些擁有良好市場聲譽和信用記錄,在風險管控、信用評級、財富管理、專業保理、消費金融、養老保險、健康保險等方面具有特色和專長的外資機構進入中國,豐富市場主體、創新金融產品、激發市場活力。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