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能源

油氣改革需加速“清障” 十三五天然氣將成投資熱點

中国证券网
2016-02-29 10:29

已收藏


“未來天然氣在能源結構中將扮演重要的角色,天然氣的消費將迎來一個快速發展期。”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執行會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鄭新立日前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業內人士稱,與“全面深化改革”的中央精神相比,目前油氣改革推進緩慢,特別是在天然氣價改、民資進入上游、原油進口權放寬等方面,還需破除發展障礙,實現2020年天然氣消費3600億立方米的目標。

天然氣存在嚴重供給不足

日前在三亞舉行的“2016調整能源結構治理大氣污染國際研討會”上,多位國內知名專家認為,“十三五”時期,將是煤炭減量,天然氣、核能、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的五年。特別是目前天然氣存在嚴重供給不足的問題,這說明天然氣建設應當成為“十三五”的一個增長點,一個投資熱點。

北京市燃氣集團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張英認為,能源供給側的改革將促進天然氣的快速發展。“十三五”期間,環境、資源、節能減排的首要任務,工業化治理霧霾的力度加大,是天然氣行業發展的重要支撐。利用天然氣等清潔能源代替燃煤,實現替代性的增長,是“十三五”能源轉換的著力點。天然氣替代燃煤的過程中將得到快速發展。

此外,天然氣價格的下降,更有利於企業的市場化發展。長期以來,天然氣的價格一路上揚,在一定的程度上抑制了中國天然氣行業的發展,去年10月20日,全國非居民用氣每立方米一次降低了7毛錢,為天然氣的競爭提供了條件,尤其為天然氣發電、分散式能源的發展提供了機會。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殷仲義介紹,我國煤炭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高達66%,而世界平均水準只有30%;作為“清潔能源”的天然氣,占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只有5.6%,而世界平均水準為23.7%。

2014年《中國能源行動計畫2014-2020》提到,“十三五”期間我國一次能源消費中煤炭的消費比例要顯著下降,天然氣的比例將由2014年的不到6%提高到2020年的10%。“但就目前來看,我國天然氣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的5.6%,遠低於世界平均水準和發達國家水準。當前,我國人均用氣量僅為國際平均水準的29%,管道長度7萬公里相當於美國的九分之一,調峰儲氣能力相當於年消費量2%,低於世界平均10%的水準。”鄭新立說。

根據國家發改委最新資料顯示,2015年全國能源消費總量43億噸標煤,同比增長不足1%,創下了自1999年以來的最低增速。其中,天然氣消費量1932億立方米,同比增長5.7%,比2015年規劃的目標相差了300多億立方米。“根據《天然氣發展“十二五”規劃》,2015年,我國天然氣規劃消費為2300億立方米,實際上沒有完成規劃目標要求。”鄭新立說。

油氣改革需加速“清障”

中國城市燃氣協會理事長王天賜等業內人士認為,當前,提高天然氣在我國一次能源中的比重,有很多有利條件,但也存在著一些問題,例如市場化改革的進程較慢,壟斷導致了勘探、開發嚴重滯後;天然氣幹管管網系統不完善,沒有實現互聯互通;城市燃氣應急儲氣設施建設與能力不足存在供氣安全風險等。

“從上游來看,尚未形成多元主體的參與,市場化改革的進程較慢。目前,我國石油天然氣礦業幾乎集中在三大集團,資源的壟斷,導致了勘探、開發嚴重滯後,影響了中國能源需求及能源結構的轉型。上游企業發展的滯後,影響了下游企業的發展;從中游來看,基礎設施建設不足,管網互聯互通滯後,此外,安全的戰略儲備相對很低,應對終端供應的能力也很弱。不同管網之間無法實現互聯互通,不僅無法實現全國管網內天然氣資源的靈活調配,也極大地影響了行業市場發展的改革歷程。”張英說。

目前我國原油的勘探、開採和進口,仍然掌握在“中字頭”的企業手中,而此前政府已多次提出過能源體制改革,但各種利益博弈導致市場化推進的速度很慢。部分業內人士認為,由於資源配置不合理,原油進口僅“三桶油”參與,必然會導致一系列問題:一方面下游價格調整被上游的壟斷“卡”住;另一方面由於高度壟斷導致市場化進程困難,一直沒有形成一套完整的天然氣市場化定價機制,即便在海外上市的中國民營企業可以拿到價格非常優惠的氣源,但是由於對民營企業的各種限制,在解決進口氣源問題上民企無能為力。

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國務院參事徐錠明認為,中國能源要改革,中國能源要發展,重要的是還能源以商品屬性,讓市場經濟、市場規則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作用,如果這兩條做不到,中國的天然氣很難發展。

努力構建“X+1+X”天然氣產業鏈

業內人士認為,按照2020年天然氣消費3600億立方米的目標,我國未來天然氣年均消費增長要在333.6億立方米。在中國能源消費增速放緩的情況下,持續提高天然氣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還需消除非國有資本進入天然氣上中游領域的壁壘,努力構建“X+1+X”的天然氣產業鏈。

如何推進我國天然氣發展?王天賜等人士建議,打破壟斷,引入競爭,實施天然氣產業鏈的市場化改革,形成上游下游兩頭放開、中游政策管制的市場競爭模式。

鄭新立認為,在“煤改氣”大規模實施前,著重解決供給側的問題。開放天然氣上中游市場,放開上游生產環節的准入限制,消除非國有資本進入天然氣上中游領域的壁壘,努力構建“X+1+X”的天然氣產業鏈。(第一個“X”代表天然氣上游市場主體多樣化和天然氣氣源的多樣化;“1”代表天然氣中游管網輸送系統的唯一性;第二個“X”代表天然氣下游市場配售主體多樣化和終端客戶多樣化。)允許除三大國有石油公司以外的經營主體從事氣源業務,包括從國外進口天然氣,還可以通過見面關稅等措施鼓勵LNG和燃氣的進口,擴大供應管道,鼓勵上游市場的競爭。允許城市燃氣等各類企業參與進口LNG,直接向煤層氣及葉岩氣生產企業購買氣源。

張英也建議,要推進天然氣市場化的改革,構建上下游統一的管理體制和組織結構,簡化價格的調整程式,最終實現上下游同期同方向的聯動機制。此外,放開上游市場的准入,鼓勵多元化主體進入,打破上游的壟斷,建議進一步放開天然氣勘探開發准許的主體限制,准許具有資質的公司投資和運營。

據瞭解,在發達國家本土的油氣資源勘探開發中,中小石油公司扮演著重要角色。以美國為例,其本土50%的石油產量、60%的天然氣產量是由中小石油公司,即所謂獨立油氣生產商提供的。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