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 區域

競爭性領域價格改革全面開花 瞄準能源、醫療等多重點領域

中国证券网
2017-07-25 09:21

已收藏


十八大以來,我國大力推進多個競爭性領域和環節的價格改革,能源、醫療、農業是改革的重點領域。《經濟參考報》記者瞭解到,目前這些領域的改革已經取得可圈可點的進展,未來相關改革還將繼續深入,目標是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制。

進展 能源領域已取得重大突破

競爭性領域和環節的價格改革,市場討論最多的首先是電力、石油和天然氣等能源領域的進展。

今年5月份,醞釀兩年多的油氣改革終於全面啟動,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於深化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對改革油氣產品定價機制進行明確。《意見》提出,要發揮市場決定價格的作用,保留政府在價格異常波動時的調控權。具體措施包括推進非居民用氣價格市場化,進一步完善居民用氣定價機制;依法合規加快油氣交易平臺建設,鼓勵符合資質的市場主體參與交易,通過市場競爭形成價格;加強管道運輸成本和價格監管,按照准許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則,科學制定管道運輸價格等。

在此之前,油氣領域的價格改革已經對市場產生了影響。目前占消費總量80%的非居民用氣門站價格已由市場主導形成。成品油方面,2013年我國將調價週期縮短至10個工作日,取消4%的變化幅度要求,這次調整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國內外油價脫鉤的現象。

電力價格方面,過去輸配電價均由政府監管和統一定價,我國一直沒能確立一套合理的輸配電價核定機制。為了減輕企業電費負擔,作為電價形成機制的重點內容,2015年輸配電價改革正式拉開帷幕。我國部署了單獨核定輸配電價、有序放開輸配以外的競爭性環節電價的改革任務,目標是建立一個獨立的輸配電價體系。

此外,電力價格改革,煤電價格聯動機制也非常重要。“因為現在煤炭價格已經實現市場化,但電力價格仍然是政府定價。這就導致很大的問題,比如煤炭價格漲了,但電力價格不動或者調整比較慢,電力企業運營和利潤受到較大影響。但這幾年煤炭價格持續低迷,電力價格調整又比較慢,電力企業盈利水準提高了,但實體經濟電費負擔卻比較重。”恒豐銀行研究院商業銀行研究中心負責人吳琦表示。

2015年和2016年,我國通過輸配電價改革,實施煤電價格聯動,推進電力市場化交易等方式綜合施策,目前輸配電價改革試點已基本實現省級電網全覆蓋,已累計降低用電成本1800億元以上。

展望 醫療領域是未來改革重點

價格改革的目標是基本放開競爭性領域和環節價格,政府定價範圍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業、公益性服務、網路型自然壟斷環節。因此,在諸多領域中,醫療領域最受民生關注,而且其定位介於競爭性領域和公益性服務之間,因此也就成了未來價格改革中最為特殊也是最重要的一個領域。

根據“十三五”衛生與健康規劃,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是一項重要工作。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此前我國公立醫院的收入來源中,藥品收入一般占四成左右。因為醫療服務價格普遍低於成本,財政補貼又不到10%,只能靠藥費、檢查費貼補虧損。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醫療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員曹健表示,目前很多醫療服務價格並沒有體現醫務人員真正的勞務價值。而通過改革將降低的耗材、藥物等費用騰挪到醫療服務上去,同時保證醫保可承受,意味著患者基本醫療費用負擔總體不增加。

我國2015年開始推進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到2017年,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已全面推開。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是公立醫院補償機制改革的“兩翼”。據瞭解,公立醫院主要有三個收入管道,即藥品加成收入、醫療服務收費、財政補助。破除以藥補醫,取消藥品加成,是將原來的“三種管道補貼”改為服務收費和政府補助兩個管道。價格改革,實際就是一個利益再分配過程。

如果說推進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目的是破除公立醫院的逐利衝動,我國圍繞藥品價格推進和即將推出的一系列改革則是為了確保建立以市場為主導的藥品價格形成機制。以2018年或將在全國推開藥品購銷“兩票制”為例,其目的是減少藥品流通環節,使中間加價透明化,進一步降低藥品虛高價格。有專家表示,包括調整的醫保藥品支付標準,一系列涉及藥品價格的改革措施主要目標就是為了促進藥品價格從市場交易中形成,減少政府對藥品價格的直接干預,同時要有利於醫保、集中採購等政策的銜接配合,要調動定點機構主動降低藥品採購價格的積極性等。

推進 農業領域仍在積極探索中

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補短板”的重要領域,我國推進了農業領域的價格改革,目前仍在積極探索之中。

2011年以來,包括糧食在內的國際農產品價格大幅下跌,而中國的糧食最低收購價和臨時收儲價卻逐年提高,國內市場不斷被擠佔,庫存創歷史新高,產量、進口量、庫存量“三量齊增”問題日益突出。有專家表示,價格是調節農產品供求最有效的手段。雖然過去的農產品價格支持政策對促進農業增產和農民增收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隨著市場變化,現行政策有必要進行與時俱進的調整。

據瞭解,正在推進的農產品價格改革的核心是,形成以市場定價為基礎的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和以直接補貼為主體的農民利益保護機制。實際上從幾年前開始,中央政府已經在一些重要的農產品上開始實行相關改革。比如2014年新疆的棉花以及東北和內蒙古的大豆實行目標價格的改革制度,實質上就是在探索價補分離。其操作方式是由政府設定農產品的目標價格,當實際市場價格高於目標價格時,補貼低收入消費者;而當市場價格低於目標價格時,則按差價補貼生產者。

據黑龍江省大豆協會副秘書長王小語此前介紹,大豆目標價格政策實施後,目前來看降低大豆價格的目標基本實現,國產大豆與進口大豆的差價正在縮小,有利於企業降低生產成本,增加利潤。據有關專家介紹,新疆實施棉花目標價格改革三年來,市場定價機制也已經基本建立。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一項歷史性改革,我國今年起已經全面放開食鹽價格,並逐漸打破了食鹽生產企業只能銷售給指定批發企業、食鹽批發企業只能在指定範圍內銷售的規定。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放開食鹽價格後,總體上看食鹽市場供應有充分保障,普通食鹽價格也沒有出現異常波動。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