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國際市場押注人民幣“破7”情緒沸騰

新華財金 彭博
2018-10-10 16:46

已收藏


10月來中美貿易緊張關係再度加劇,人民幣市場上國際空頭們已聞風而動,押注破7的情緒再度沸騰。
 
押注人民幣破7的心理關口的新增期權的名義價值達到6月人民幣貶值壓力開始增加以來的最高水準。
 
中美貨幣政策加速分化、貿易戰形勢一再惡化,人民幣貶值壓力陡增,成為亞洲今年表現最差的貨幣之一。
 
周日,中國央行宣佈再次調存款準備金率。週一,國慶假期結束後的首個交易日中,人民幣下跌0.8%;週二,人民幣兌美元收於6.9260。
 
美銀美林、摩根大通等全球銀行均下調人民幣匯率預期,認為六個月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破7。
 
8月時人民幣有破7的趨勢時,央行重啟多種逆週期匯率維穩政策、離岸利用流動性管理來穩定匯率所影響,央行穩定匯率的決心和能力令市場押注“破7”的熱情消退。但10月前後,美聯儲加息、中國降准、中美貿易緊張關係加劇等不利因素接踵而至,境內人民幣在國慶長假後開市即跌破6.90元。
 
華僑銀行駐新加坡經濟學家謝棟銘表示,“中國什麼都要穩,其實某種程度上全部穩住是不容易的,優先權在利率和流動性上面,既然選擇流動性就很難保住匯率。然而,破7可能會引發人民幣快速下跌並傷害股市。”
 
彭博根據美國存管信託和結算公司(DTCC)資料口徑進行的計算顯示,10月首周通過買入美元對人民幣看漲期權,押注或對沖人民幣“破7”的交易量已經超過8月13日當周水準,為自二季度本輪貶值以來的最高規模,名義本金達近125億美元,周度激增了153%。
 
反映交易商對來年貨幣的押注的離岸人民幣12個月遠期合約週一跌至每美元7.0582美元,這是自2017年5月以來的最低點。本周在岸人民幣一年期無本金交割遠期合約也跌至7以上。
 
加劇人民幣貶值的因素包括:
1. 近期中國人民銀行今年第四次下調存款準備金率。
The PBOC has lowered the RRR for a fourth time this year
2.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收窄至自2011年4月以來最小,人民幣資產吸引力減少。
The yield spread between China and U.S. 10-year government bonds is the narrowest since April 2011, making yuan assets less appealing
3. 9月中國外匯儲備降幅為2月以來最大,超過彭博社對經濟學家調查中的所有預期。
China’s foreign-exchange reserves shrank the most since February last month. The drop was bigger than every forecast in a Bloomberg survey of economists
4. 美國國務卿Michael Pompeo近期訪華期間,稱與中國外交部長存在“根本分歧”,中美關係持續惡化。
Relations between the U.S. and China appeared to deteriorate during Secretary of State Michael Pompeo’s recent visit to Beijing. He said there was “fundamental disagreement” with China’s foreign minister
5. 週一,A股創下6月以來最大跌幅。海外投資者通過港股通賣出14億美元A股股票。
Chinese stocks tumbled the most since June on Monday. Foreign investors sold $1.4 billion of mainland-listed shares through exchange links with Hong Kong
6. 7月,海外投資者新增中國債券持有量增速為3月份以來的最低。
Overseas investors last month increased holdings of Chinese bonds at the slowest pace since March
7. 美國考慮是否在下周的外匯報告中是否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使得中國面臨前所未有的擔憂。有可能中國不會被列為匯率操縱國,但美國財政部一位高級官員週一表示特朗普政府擔心人民幣的貶值。
China has a potential headache right ahead, as Washington weighs whether to name the country a currency manipulator in a report next week. That would probably be a surprise, but a senior U.S. Treasury official said Monday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is concerned about the yuan’s weakness.
 
據BAML亞洲外匯和利率策略聯席主管Claudio Piron稱,儘管中國可能會在美國做出決定之前穩定市場情緒,但貿易緊張局勢和中國人民銀行更寬鬆的貨幣政策將繼續拖累人民幣。他說,貶值的速度比人民幣匯率水準更值得關注。
 
Piron表示,人民幣貶值空間有限,因為貶值過多將損害人民幣國際化和開放債券市場的進程。

Source: 彭博,譯者: Coral Zhong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