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資訊

蔡澈留下了一個充滿問題的戴姆勒

中国财富网
2019-04-12 10:57

已收藏


據德國商報報導,蔡澈博士計畫於今年五月正式離任戴姆勒集團首席執行官一職。在離任之際,戴姆勒銷量出現下滑,同時還面臨著很多亟待解決的問題。戴姆勒和整個行業一樣,正面臨著變革的挑戰。

蔡澈留下了一個充滿問題的戴姆勒

蔡澈博士在戴姆勒集團工作了43年,其中20年的時間是董事會成員,他從13年前開始擔任集團首席執行官,這樣的履歷在汽車行業高管中幾乎是獨一無二的。

現年65歲的蔡澈博士將自己活成了一面旗幟。他時常創新,打造了一個成功的個人品牌。在克萊斯勒時代,蔡澈博士是富有親和力的“Z博士”;擔任首席執行官期間,蔡澈博士號召公司其他高管直呼他的名字迪特(Dieter),致力於改變戴姆勒嚴肅的管理層氛圍,創造一個輕鬆透明的環境。同時,通過高明的產品戰略,蔡澈博士成功的帶領戴姆勒再度問鼎豪華車領域的冠軍寶座。

雖然有輝煌的歷史成就,但在退休之日即將到來之際,卻遭遇市場疲軟銷量下降,未能實現“完美”的隱退。2018年,戴姆勒贏利結果同比縮水將近30%,今年的情況很可能繼續走低。“柴油門”事件給戴姆勒的品牌形象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至今仍然未能消除所有麻煩。今年5月22日蔡澈博士將最後一次作為首席執行官出現在股東面前,之後他將正式隱退。他的戴姆勒掌門人時光已經進入倒計時。

然而,當前不管是在歐洲、亞洲還是北美,梅賽德斯-賓士品牌的銷量都呈下降趨勢。今年一月到三月,賓士品牌總計售出561000台整車,同比下降5.6%。

按照目前的形勢來看,短期內情況也不太可能好轉。有戴姆勒內部消息稱,六周之後的股東大會上,呈現給股東們的將是一份顯示銷量縮水的報告。

雖然第一季度與寶馬集團成功合併汽車共用和出行服務業務能夠為戴姆勒集團帶來大約七億歐元(約合56億人民幣)的正營收,但除此之外的營收情況不盡如人意。

第一季度的慘澹狀況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首先是整體市場環境欠佳,汽車市場在經歷了十年的繁榮期之後逐步開始萎縮。中美之間的貿易衝突以及英國脫歐等事件也不同程度的影響了戴姆勒的營收。此外,戴姆勒內部也出現了一些問題,比如在多個生產基地生產啟動都不順利。

具體來說,生產新款A級轎車的墨西哥阿瓜斯卡達特斯州的生產基地原計劃今年產能應達到70000台整車,然而根據測算,今年應該只能完成50000台整車的生產任務。原因主要是品質缺陷較多,需要進行返修的車輛比例遠高於正常水準。

由於墨西哥工廠是一個合資性質的生產基地,一半歸屬戴姆勒,一半歸屬雷諾-日產,所以當下遇到的問題可以說是必然的結果。一名戴姆勒高管表示,同一個生產線要用於生產完全不同的兩款車,而合作夥伴又不能給予充分的理解,那麼出現磨合問題就是必然的了。戴姆勒希望可以儘快優化自家新車的生產,但日產要優先考慮英菲尼迪車型。這樣雙方的產能都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在其他生產基地,新車型的生產情況也多多少少遇到了一些問題。美國塔斯卡羅薩生產基地計畫用來生產GLE車型,GLE是賓士的利潤機器,但由於針對部分大型零部件需要對新供應商進行培訓,而這部分的成本高於預期,導致生產啟動進度緩慢。。

為了改變這種局面,戴姆勒正在密集進行促進計畫。蔡澈博士親自督促,梅賽德斯-賓士生產董事馬庫斯·社富爾(Markus Schaefer)以及乘用車採購總監威爾科·施塔特(Wilko Stark)親自參與其中。戴姆勒和日產計畫進行了高層會面專門探討此事,計畫更換墨西哥聯合工廠的領導團隊。

可以確定的是,戴姆勒和雷諾-日產的合作始終不是很順利。除了聯合生產的問題,從戴姆勒寧願選擇吉利汽車作為Smart的合作夥伴也可見一斑。

雖然戴姆勒方面曾表示,梅賽德斯-賓士的產能會逐步上升,因此到今年底,很有可能銷量也會同比出現一定程度的上漲。內部測算的漲幅甚至能達到5%。但業內專家對此說法表示有疑慮。由於全球車市都不是很景氣,今年不太可能出現銷量上浮。

蔡澈博士剛上任首席執行官一職時,戴姆勒和克萊斯勒還沒有分家。2006年之初的市值為約440億歐元(約合3200億人民幣)。十多年以來,市值沒有出現大漲。戴姆勒2018年的營業年報顯示,至去年年底戴姆勒市值為490億歐元(約合3800億人民幣)。雖然也有一定程度的上漲,但許多大股東對此狀況表示非常不滿意。

造成這個局面的核心問題就在於,戴姆勒的固定支出太高。由於電動車、自動駕駛以及移動出行服務都需要巨額投入。這將進一步加重負擔,導致戴姆勒乘用車部分至2021年的營業收益平均每年縮水8%左右。蔡澈博士為此制定的應對計畫是進行全方面的成本節約。

現階段成本節約的重心在於降低企業行政管理方面的費用,通過很多小的方面進行節省,比如減少差旅、降低辦公用品費用等來提高費用使用效率。長遠來看,這樣的做法根本滿足不了需求。戴姆勒最大的負擔還是在於員工數量。賓士品牌乘用車銷量和寶馬相差無幾,但員工數量比寶馬多出足足25000人。這造成戴姆勒人力成本占銷售額的比例遠高於寶馬。員工數量多是由於戴姆勒很多零件是自製的,而不是像寶馬那樣從供應商處採購。

蔡澈博士的繼任者凱倫思(Ola Kaellenius)上任後的首要任務之一就是降低自製件的比例,為戴姆勒減負。此外,梅賽德斯-賓士必須儘快提高電動車的比例,才有可能滿足歐盟環保新規的要求。目前戴姆勒的碳排放量遠超規定限值。如果戴姆勒的電動車規劃不能如期完成,戴姆勒將面臨巨額罰款的威脅。

蔡澈博士本人曾表示,他個人的心情非常平和。不管離任的這一年是破歷史記錄還是表現欠佳,對於戴姆勒的未來發展都沒有什麼太大關聯。儘管如此,現狀顯然不是很令人滿意。而繼任者凱倫思在上任之初就將面臨很多問題和挑戰。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