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 > 股票

新華社:監管雖出尚難根治 A股“任性”停牌幾時休?

中国证券网
2017-07-24 10:32

已收藏


新華社24日發文指出,應對“閃崩”壓力,規避質押風險,反制要約收購……A股市場上,上市公司“一言不合就停牌”的現象層出不窮。儘管監管機構出臺規定予以制約,這一困擾市場已久的頑疾似乎仍未能根治。

“數據寶”統計顯示,截至目前滬深兩市3000餘家上市公司中處於停牌狀態的約為270家。其中,近50只個股停牌超過90天。“閉關”時間最長的*ST新億,連續停牌已超過390個交易日。

上市公司的停牌理由不外乎“擬籌畫重大資產重組”“刊登重要公告”或“重要事項未公告”。但一些業內人士表示,看似千篇一律的表像背後,上市公司各有各的動機。

文章指出,股票停複牌是上市公司的一項常見業務,也是其基本權利之一,具有保證投資者公平獲取資訊、防控內幕交易、防止股價異常波動等功能。但在A股市場,停牌隨意性過大已成頑疾之一。2015年6月中旬開始的罕見異常波動中,“千股跌停”與“千股停牌”同現,大規模停牌導致拋售壓力向尚在交易的股票聚集,進一步加劇了市場的下行壓力。

事實上,部分所謂“籌畫重大資產重組”的停牌理由,最終成為“虛晃一槍”。這也成為近期多家上市公司複牌後遭遇跌停的主要原因。

有業內人士表示,面對以控制權為目的的要約收購,上市公司若以“突擊”籌畫重組並停牌的方式進行反制,不僅會限制公眾股東的交易權,也將導致收購方成本大幅增加。即使事後被證明是“忽悠式重組”,對控股股東的處罰也如隔靴搔癢。這些制度缺陷若不能儘快彌補,對於收購方以及中小股東而言非常不公平,要約收購制度也將形同虛設。

全文如下

應對“閃崩”壓力,規避質押風險,反制要約收購……A股市場上,上市公司“一言不合就停牌”的現象層出不窮。

儘管監管機構出臺規定予以制約,這一困擾市場已久的頑疾似乎仍未能根治。

270只A股停牌,上市公司動機各異

以“籌畫重大資產重組”為由停牌一個月後,ST生化於21日發佈公告稱,由於“本次重大資產重組事項涉及的工作量較大,相關工作難以在1個月內完成”,公司股票將於21日開市起繼續停牌,預計時間不超過1個月。
根據此前ST生化披露的一份要約收購報告摘要,浙民投天弘及其一致行動人擬斥資27億元發起部分要約收購,以取得上市公司的控制權。

在這一背景下,ST生化籌畫重大資產重組的行為被認為是對要約收購行為的反制。對於“停牌期間能否進行要約收購”,市場各方眾說紛紜,監管則未置可否。這也意味著,ST生化的延期複牌可能導致浙民投的要約收購繼續“擱淺”。

捲入要約收購的ST生化,只是A股“停牌家族”中的一員。“數據寶”統計顯示,截至目前滬深兩市3000餘家上市公司中處於停牌狀態的約為270家。其中,近50只個股停牌超過90天。“閉關”時間最長的*ST新億,連續停牌已超過390個交易日。

上市公司的停牌理由不外乎“擬籌畫重大資產重組”“刊登重要公告”或“重要事項未公告”。但一些業內人士表示,看似千篇一律的表像背後,上市公司各有各的動機。

例如,神霧節能因控股股東神霧集團擬籌畫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項,且“存在不確定性”,公司股票於7月17日起停牌。而在此之前的7月10日和14日,公司股價分別以接近跌停或跌停價位報收。

應對“閃崩”壓力的同時,停牌成為部分上市公司規避股權質押平倉風險的工具。7月17日,因股價觸及控股股東質押給中信證券的股份平倉線,歡瑞世紀申請自次日開市起停牌。此外,欣龍控股、銀河生物等多隻個股近期也因股價觸及質押警戒線或平倉線而停牌。

隨意停牌成頑疾,A股國際化進程受阻

股票停複牌是上市公司的一項常見業務,也是其基本權利之一,具有保證投資者公平獲取資訊、防控內幕交易、防止股價異常波動等功能。但在A股市場,停牌隨意性過大已成頑疾之一。

2015年6月中旬開始的罕見異常波動中,“千股跌停”與“千股停牌”同現,大規模停牌導致拋售壓力向尚在交易的股票聚集,進一步加劇了市場的下行壓力。

針對這一亂象,滬深證券交易所於去年5月同步出臺新規,對上市公司停複牌行為進行規範,除規定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停牌時間不超過3個月外,對籌畫控制權變更、重大合同及須提交股東大會審議的購買或出售資產、對外投資等其他事項,以及籌畫非公開發行的停牌時間作出限制。

不過,這一頑疾似乎並未因此根治。隨意性過大之外,停牌程式不規範、停牌時間過長,以及停牌期間資訊披露不充分等現象屢見不鮮。

這甚至一定程度上阻滯了中國股市的國際化進程。去年4月MSCI就是否將A股納入其全球指數展開的第二輪意見徵詢中,可能引發流動性問題的自願停牌制度受到國際機構投資者的質疑。

今年6月,A股第四度“闖關”MSCI並如願“過關”。但在最終的縮小版方案中,格力電器、萬科A等赫赫有名的中國“白馬股”卻因曾長期停牌而無緣標的名單。

“MSCI背後代表的是長期機構投資者,他們更關注市場的透明性。”MSCI首席運營官貝爾·佩蒂特說。

在此間市場人士看來,在MSCI擴大A股在其全球指數中權重的過程中,停牌問題仍有可能成為障礙之一。

“籌畫重組”缺約束,制度缺陷需彌補

事實上,部分所謂“籌畫重大資產重組”的停牌理由,最終成為“虛晃一槍”。這也成為近期多家上市公司複牌後遭遇跌停的主要原因。

以3月21日起停牌的神州數碼為例,7月18日公司公告稱,交易各方未能在核心交易條款上達成一致意見,經協商一致決定終止交易。公司股票複牌後連續兩個交易日跌停,短短四個交易日股價重挫近三成。

最近的一周內,東誠藥業、紫光國芯,以及由萬福生科“變身”而來的佳沃股份等10餘隻個股不約而同地出現了複牌當天跌停的情形。

北京品今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首席顧問仇彥英認為,在監管機構持續規範下,“審慎啟動停牌、嚴控停牌時間”已逐漸形成慣例。但從目前情況來看,上市公司以“籌畫重大資產重組”為由的停牌行為仍然缺乏有效約束。

財經評論員郭施亮則表示,對於上市公司的任性停牌行為,雖有停複牌新規的約束,卻缺乏有效的懲罰機制以及即時監管舉措的補充。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停牌隨意性還引發了對要約收購制度有效性的擔憂。

有業內人士表示,面對以控制權為目的的要約收購,上市公司若以“突擊”籌畫重組並停牌的方式進行反制,不僅會限制公眾股東的交易權,也將導致收購方成本大幅增加。即使事後被證明是“忽悠式重組”,對控股股東的處罰也如隔靴搔癢。這些制度缺陷若不能儘快彌補,對於收購方以及中小股東而言非常不公平,要約收購制度也將形同虛設。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