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 > 股票

特朗普擊敗“華爾街” A股隔洋“圍觀”

中国证券网
2016-11-10 09:12

已收藏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在當地時間9日淩晨有了初步統計結果: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擊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克林頓,當選新一屆美國總統。

儘管此前也曾被考量,但對於絕大多數投資者來說,這依然是一個大出所料的結果。它帶來的是全球金融市場密集拋售,黃金、日元及瑞郎等避險資產被抬高,墨西哥比索、全球股市等風險資產遭到重創。

對於身處風暴中心的華爾街而言,特朗普尚不明晰的政策猶如“達摩克利斯之劍”。

海外市場一日驚魂

原本支持率佔據上風的希拉蕊,因為“郵件門”讓特朗普找到翻盤機會,而這也在金融市場引發不安。在大選正式舉行前一周,美股在這種情緒的拖累下創出自金融危機以來最長連跌週期。

殊不知,一場巨大的風暴仍在此之後。

“這將是極端的一天。”國際知名的期貨投資專家皆可·伯恩斯坦如此評價美國大選。他在投票日早上密切關注市場價格和動量指標,它們會讓交易員們更好地洞察市場走向。“我並不期望當天市場能夠保持冷靜,我自己已經做了6次交易,次數很多,接下來將更多。”伯恩斯坦在大選開始前坦言。

他的洞察沒有錯。伴隨9日特朗普贏得選舉的結果公之於眾,金融市場刮起風暴。以華爾街為代表的海外投行交易行為全線“撕裂”。墨西哥比索及美國股指期貨等風險資產均出現暴跌。標普500指數期貨、納指期貨甚至觸發熔斷。

在當日的亞太股市交易中,日本日經225股指暴跌超過5%,新加坡、印尼及澳大利亞等市場跌幅均超過1%。

北京時間9日20時35分,美元兌墨西哥比索匯率飆升8.46%。英國、德國及法國股市跌幅在0.4%至1.3%不等。紐約近月原油期貨價格在平盤附近波動,而倫敦布倫特油價小幅上揚0.65%。紐約近月期金價格則飆升2.4%至每盎司1305美元上方。

9日美股開盤時,市場情緒已經有所穩定。北京時間22時38分,美股三大股指小幅下滑0.04%至0.35%不等,但美元指數迅速反彈0.34%。英國股市也由跌轉漲。

富達國際股票部環球投資總監Dominic Rossi表示,大選結果最立竿見影的影響,將體現在美聯儲政策上,對美聯儲將於12月加息和2017年進一步加息兩次的預期急轉直下,美元繼續趨高的預期也迎來逆轉。

而對於華爾街人士來說,特朗普尚不明朗的政策令他們擔憂。FXTM富拓中國市場分析師鐘越指出,全球風險資產價格暴跌主要是因為擔憂特朗普上臺後,其大規模減稅和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將令美國經濟陷入無法預測的境地,進而拖累全球經濟復蘇。從長期來看,市場的擔憂可能過度了。

從歷史資料上看,美國總統大選尤其是政黨輪替前夕,全球資本市場往往動盪不安。例如2000年的美國大選,道鐘斯工業指數在選舉之前的10周內振幅達到15.60%,德國DAX指數振幅同樣高達15.86%,顯著高於當年的平均水準。

在選舉結束之後,市場往往會回歸到較為平穩的狀態。例如,2000年的美國大選選情極為膠著,甚至一度發展到對佛羅里達州計票結果進行重新計票後才確認共和黨候選人小布希勝出。當年大選前夕,道指曾在9月至10月上旬走出周線六連陰,累計跌去9.31%,之後又在大選開始前呈現周線三連陽,累計反彈6.14%,然而隨著最終結果水落石出,道指又重新回到窄幅震盪的格局,接下來的10周內累計小幅下跌2.70%。無獨有偶,在2008年的美國大選時,道鐘斯工業指數在選舉之前的10周內累計下跌19.81%,而在選舉結束後的10周內振幅明顯收窄。

A股隔洋“圍觀”

與海外市場近期“一日三驚”相比,A股市場明顯較為淡定。過去近5個月來,滬指重心步步抬升,10月以來更配合成交量放大站上年線。昨日盤中A股雖有短時間波動,但滬指收盤仍站穩3100點上方。

對於特朗普勝選將對中國市場帶來何種影響,機構普遍認為,美國大選對A股市場的影響或許僅是短期擾動。

華泰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戴康認為,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因其政策導向不確定性,或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大幅波動。對於相對獨立的A股市場,大選結果短期可能在風險偏好上有擾動,但中長期看A股的主要運行邏輯將逐漸回歸至盈利週期恢復等自身因素。

朱雀投資認為,美國大選對A股市場的直接衝擊有限。短期市場可能受到海外以及港股市場下跌的情緒傳導,但影響A股市場更多還是國內的宏觀政策和資金面等因素,因此短期衝擊過後A股也會重新回歸其自身路徑中。

公募基金的觀點也較為一致。海富通基金認為,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對中國市場短期存在不確定性影響,但從昨日的市場反應來看,A股表現比較溫和。從長期來看,A股走勢仍取決於上市公司的盈利和估值等情況。

與A股相比,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受美國總統選舉的影響較為直接。

昨天,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連續第4日下行,但在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收盤價報6.7731,較上一交易日上漲69個基點;離岸市場更是隨著美國總統大選各州統計結果逐步明朗,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斷上行,最高時到達6.7690。

“美元指數受特朗普當選的影響而被抑制,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則上行。”蘇格蘭皇家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胡志鵬說。

瑞穗證券認為,特朗普贏得大選,短期、長期對人民幣的影響都相對正面。

其實,人民幣匯率主要還是看中國自身經濟的“臉色”。

渣打香港亞洲區高級經濟師劉健恒告訴記者,市場一直比較理性,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保持平穩有助維持市場信心。中國10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顯著上升,也減輕了市場對宏觀經濟前景的憂慮。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