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公用事業

全球核電投資風口漸起:中國核電迎來機遇

中国财富网
2018-01-30 11:27

已收藏

1月28日,“華龍一號”全球首堆、中核集團福清核電5號機組反應堆壓力容器順利吊裝入堆。

據悉,該設備是我國首個具有完全自主智慧財產權的三代核電工程壓力容器,與二代改進型核電機組相比,“華龍一號”示範工程壓力容器的製造標準更新為RCCM-2007,設計壽命由40年延長到60年。

作為華龍一號首個示範工程,該核電站的順利建設,其意義不僅在於技術路線的實踐本身,更在於打造中國核電“出海”的名片。

近日,在北京舉行的首屆核能投資論壇上,中國核能行業協會秘書長徐玉明就表示,目前是中國核能發展重要的歷史機遇期,在擁有全球最強大的核電建設能力同時,也擁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而世界核協會中國區負責人Francois Morin也表示,儘管化石燃料仍然是全球發電行業投資的主流,但已經可以看到核電在全球範圍內,特別是在非洲和東南亞擁有的巨大機遇。

事實上,伴隨中國核能技術的不斷增強,已經有一些民營資本開始對這一行業的投資進行佈局。除了去年10月組建的海核能源外,國內投行也開始研究這一資產的發展潛能。

“實際上,目前優質資產比較稀缺,更不用說是能源類的了,”一位元投行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如果在實際運行過程中,可以保持8%的回報率的話,核能投資未來的前景還是非常大的。”

目前全球共有447個核反應爐,扣除新建等因素外,還剩300個。而在剩餘的300個反應堆中,絕大多數的建設時間集中在1968至1980年間,“未來十年間,升級、延壽和改造的需求也將提供巨大的機會,而這些將會帶來資本的聚集。”海核能源董事長邱臻說。

中國核電機遇期

從全球來看,中國已經超越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和法國的第三大核電發電量的國家,但從國內來看,核電在整個中國發電結構中的比例依然極小。

截至上個月,中國已經運營機組37台,在建機組19台,分佈在我國東南沿海的8個省份。2017年總發電量2474億千瓦時,比2016年同比增加17%,但僅占全國統計發電量的4%。

值得注意的是,與火電、風能和光伏相比,核電的平均利用小時數為6987小時,有13台機組的設備利用小時數超過7400小時,最大達到8706小時。“基本上等於有95%以上的時間都在發電,這要比火電、風電和水電等高得多。”徐玉明說。

從建設水準上看,中國在建核電機組已經連續五年排名全球第一,核電的發展帶動了產業升級,也培育了一批產業鏈上下游的各類企業。“可以說我國建成了完整配套的核電工業體系,自主化和國產化程度也在不斷提高。”徐玉明說。

從發展潛力來說,經濟不斷發展一定需要電力供應能力的不斷提升,依據《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預計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6.8-7.2萬億千瓦時,年均增長3.6%到4.8%,屆時,核電裝機將達到5800萬千瓦,在建規模3000萬千瓦以上。

遠期來看,徐玉明預計2030年中國核電的裝機規模將翻一番,2050年則翻兩番到150 GW,發電量占比接近全球平均值11%。同時,除了目前常規的大型核電發電機組外,小型先進模組化多用途反應堆(簡稱“小堆”)也成為未來發展的方向之一。

目前,全球範圍內正積極推動的小堆專案由英國勞斯萊斯集團和英國政府負責,儘管已經有了ACP100的設計,但國內的小堆標準尚在研究和討論階段,“小堆的優點很突出,靈活、可提供發電和發熱等多種需求,但是缺點就是建設和運行成本較高。”徐玉明說。

不過,在海核能源首席科學家楊漢新看來,小堆也有大堆不具備的經濟性。“和常規反應堆不同,小堆在建設同時即可以開始發電,前期投資也較大堆更少,可以在建設的同時就提供現金流,方便企業進行進一步的融資,降低整體成本。”他說。

全球機遇與挑戰

在福島核電站事故後,全球範圍內對於核電是否發展的態度出現了前所未有爭議。

以德國等為代表的國家和地區,宣佈全面放棄核能,而另一些國家比如英國和法國,對於核電的態度依舊保持積極,但是更多的國家比如韓國和日本,對於核電的態度則是處於“曖昧不清”的階段。

“從地區來看,除了發達國家之外,非洲和東南亞地區的一些國家成為中國核電出海重要的目的地,” Francois Morin告訴記者,“而中國的企業,長期以來對於這些地區尤其是東南亞地區的需求,是有所低估的。”

他預計,2016-2040年間除了中國以外,核電增長幅度最高的地區來自於印度和東南亞等地區,平均增幅均超過100%,這些地區的核電技術和基礎設施均較薄弱,增長的潛力就被放大。

除了新建項目外,已有項目的升級和延壽也成為了巨大的商業機會。依據前文所述,全球300個在役核電站需要在設計年限到時進行相關改造,提升安全水準的同時延長使用壽命,這一需求同樣提供了強大市場空間。

但是,限制全球核電產業不斷發展的瓶頸,同時也是核電經濟性降低的瓶頸,就是安全。福島核電站事故後,全球主流且成熟的第二代核電技術路線被迫全面升級,不僅在應對自然災害能力上有巨大提升,同時也加強了對恐怖襲擊的保護措施。

更高的標準催生了新一代——也就是第三代核電技術路線,由中國自主研發的“華龍一號”就成為了其中之一,並逐步投入建設中。目前除了國內的福清和防城港專案外,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專案也有兩個機組在建。

2015年,“華龍一號”技術開始交由GDA(英國通用技術審查)審查,最早將於2020年通過,屆時,通過全球最嚴苛的核電技術路線審查的“華龍一號”,出海將更加順暢。

更安全的核電技術一方面減輕了政府和民眾對於安全性的擔憂,但在另外一方面卻增加了投入,影響了核電的經濟性。而且由於全球各地的第三代核電技術在落地時均出現了延期等現象,也提高了建設時的成本。

而擺在目前核電出海的風險,則是安全標準的進一步提高。“第三代的建設還未成熟,第四代已經要出來了,安全的要求和標準在不斷提升,成本也會不斷升高,這也是困擾未來核電發展經濟性的重要因素。”一位元觀察核電產業的分析師告訴記者。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