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美聯儲加息向全球市場釋放三個信號

新華財金 中国财富网
2018-09-28 11:24

已收藏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於北京時間27日淩晨再次加息,同時重申貨幣政策回歸正常化的既定政策將保持不變。這一決定符合華爾街預期,暫時未對國際金融市場造成衝擊,從長遠看,美聯儲的風向標作用將進一步顯現,更多經濟體將選擇是否跟隨加息,而全球債務市場也將承受更大壓力。

本次美聯儲將基準利率(聯邦基金利率)提升到2%至2.25%區間,相當於2008年4月水準,但距離上輪降息的起始點(5.25%),仍有很長一段距離。這意味著美聯儲在今後可預期的一段時間內,還會朝著前主席伯南克時代定下的貨幣政策回歸正常化這一戰略目標繼續前行。

從伯南克到耶倫,再到如今的鮑威爾,三任美聯儲主席保持了政策的連貫性,而退出量化寬鬆、啟動加息週期、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貨幣政策回歸正常化的“三部曲”從時間上看如今已演奏過半。對鮑威爾掌控下的美聯儲來說,實現基準利率的中性水準——既不對經濟產生刺激作用,也不會阻礙經濟增長,將是未來兩年美聯儲的終極目標,也是現任主席鮑威爾的第一要務。

就本次會議來說,美聯儲向全球市場釋放出三個信號:

一是儘管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做出厭惡加息的表態,但保持政策獨立性的美聯儲未受影響,漸進加息依舊是美聯儲不會輕易動搖的方針。根據美聯儲公佈的預測,年內或再加息一次,2019年仍有三次加息機會,2020年可能加息一次。自2015年12月美聯儲啟動本輪加息週期以來,美聯儲已加息8次,加息頻率也在逐漸提高,預計其收緊貨幣政策的立場會延續到2021年。

二是美聯儲對美國經濟增長前景持樂觀態度,從本次上調今年美國經濟增長預期值到3.1%、明年至2.5%來看,美聯儲認定美國經濟將保持適度擴張的穩定增長,而特朗普政府減稅對美國財政帶來的負面衝擊,以及美國與主要經濟體之間的貿易糾紛,會對美國經濟產生“逆風”影響,但不至於驟然刹車。

三是美聯儲已經將目光投向下一次經濟衰退。鮑威爾曾經指出,目前美國經濟仍面臨多項長期結構性挑戰:中低收入階層實際工資數十年來增長緩慢;經濟流動性下降至低於多數其他發達經濟體的水準;隨著退休人口比例上升,解決聯邦政府財政赤字問題愈加緊迫。

我們看到,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經濟體投身加息陣營,其中的一個方陣以加拿大、英國等發達國家為代表,另一個陣營以沙特、巴林、阿聯酋等執行盯住美元政策的石油生產國為主。在美聯儲持續加息的衝擊下,還有土耳其、阿根廷這樣的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在本國經濟重挫、本幣崩盤、股市暴跌的趨勢下,不得不採取更為激進的加息策略進行救市。可以預見的是,受迫性加息將是很多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延緩投資外流、穩定本國貨幣、抑制國內通脹的無奈之舉。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在加息問題上依舊“穩”字為先。歐洲央行總是走在美聯儲的老路上,從降息到購債,再到縮減購債規模,歐洲央行小心翼翼地呵護著歐元區經濟。但零利率政策並非長久之計,為此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已多次暗示加息的可能性逐漸增加,而市場普遍預計歐洲央行的加息時點落在明年秋季。日本央行是非常規寬鬆貨幣政策的“老友”,但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也表示不會無限制地執行這一政策。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