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外匯政策助出海並購回歸理性軌道 何種“走出去”最受支持?

中国证券网
2017-04-13 09:16

已收藏


我國外匯政策對於對外直接投資(ODI)的態度是一以貫之的,推進對外投資管理“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改革方向也沒有變,即支持和鼓勵有能力、有條件的企業開展真實、合規、理性的對外投資活動,把盲目、衝動、假借投資之名行違法違規之實的活動“關在境內”,將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節奏調整到依法依規的理性軌道上。

“按照合同,我們要在12月底前進行交割。準備匯款事宜的時候,正好趕上了四部委對一些企業對外投資專案進行核實。當時我天天睡不著覺,萬一錢不能及時出去,之前交的1.5億元的保證金就打水漂了。”

坐在記者面前的雅克科技董事長沈琦,神情放鬆,語速飛快,回憶著去年年底參股公司收購韓國UP Chemical公司96.28%股份時的情況。但是從他的言語中,不難感受到,當時他在對外投資的關鍵時點遇到政策出臺的不確定和焦急。

雖然內心有過擔心和煎熬,但事實和結果卻出乎他意料地順利,“結果外匯局的審核只用時幾天,我記得12月5日錢就匯出去了。”

上海證券報記者近日採訪了多家企業,有央企也有民企,有遠赴重洋去非洲、歐洲、美洲開展並購業務的,也有在近鄰越南、韓國投資的。採訪中發現,如雅克科技的案例並不少見——企業在對外投資過程中,恰逢去年年底四部委加強對一些投資項目的真實性審核,但基於真實、合規的投資都順利且及時地“過關”,成功“走出去”。

以小可見大。這些案例也顯示,我國外匯政策對於對外直接投資(ODI)的態度是一以貫之的,推進對外投資管理“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改革方向也沒有變,即支持和鼓勵有能力、有條件的企業開展真實、合規、理性的對外投資活動,把盲目、衝動、假借投資之名行違法違規之實的活動“關在境內”,將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節奏調整到依法依規的理性軌道上。

央行副行長、外匯局局長潘功勝日前強調,中國政府一直鼓勵中國企業參與國際市場,但中國企業在對外投資時應更健康、有序一些。“走得快不等於走得好,走得穩才有可能走得好。”

政策未變:強化真實合規核實

去年11月28日,發展改革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匯局四部門負責人答記者問稱,按有關規定對一些企業對外投資項目進行審核。

隨後,四部委再度強調,監管部門密切關注近期在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出現的一些非理性對外投資的傾向,以及大額非主業投資、有限合夥企業對外投資、“母小子大”、“快設快出”等類型對外投資中存在的風險隱患,建議有關企業審慎決策。

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我國尚為新興市場國家,外匯市場深度和廣度有待發展,容易出現單邊預期,若資本流出越多,匯率貶值預期越強烈,貶值幅度也會越大,進而造成惡性循環。因此,在當前對外投資和跨境資金流動形勢之下,強化對外投資專案的審核力度是非常有必要的,對那些沒有真實背景的、不符合國家戰略要求的甚至是違規的對外投資,不要給他們“湊熱鬧”的機會。

外匯局資本專案管理司有關人士告訴記者,從對外投資外匯管理角度看,其實政策框架沒有任何變化,只是針對前一階段出現的問題進行規範,強化真實性、合規性核實。“比如一些企業,只要按照手續做一些補充說明,很快就可以正常投資”。

三峽國際總會計師詹平原向記者介紹,2016年10月三峽國際與杜克能源簽署股權收購協定。按照收購融資方案,三峽國際將以人民幣資金出資,兌換為美元後,向境外子公司增資,用於支付交割款項。11月相關部委加強真實性審核,公司積極按照相關要求,快速準備完整的報批資料。

在實際工作中,他的整體感受是,在現有外匯政策的執行上,外匯局進一步加強對交易的真實性、合規性審核。“不能說現在的政策更加嚴格了,只能說是在原有政策的基礎上,對境外投資的真實性及合規性進行比較規範的資料審查及資訊確認,並提高金融機構對相關資料審查的要求。”

打消疑慮:審核速度及時高效

審核力度加強了,對外投資的速度變慢了嗎?記者與幾家企業交流後發現,只要是真實、合規的投資,專案審核的速度都是在可接受的範圍內,甚至可以用高效來形容。

“一開始我們也擔心程式慢,影響交割,但是最後均沒有影響。”詹平原稱,由於三峽國際的境外投資具備真實背景,符合“一帶一路”戰略和中拉產能合作需要,且所有內部投資決策程式完備,因此在較短時間內通過了國家發改委、商務部、外匯局的審核程式。

去年12月29日,三峽國際聯合中拉產能合作投資基金分別按66.67%和33.33%的股份比例出資,順利完成收購杜克能源巴西公司股權的交易。三峽巴西公司也成為巴西最大、最有影響力的發電企業之一。

感受更為明顯的是沈琦。去年雅克科技參股公司收購韓國UP Chemical公司,準備匯款事宜的時候,沈琦還在擔心能否在12月底前進行交割,業務辦理速度出乎沈琦的預料,12月5日相關款項就已正常匯出。

雅克科技此前發佈的公告顯示,其參股的韓國SPV完成對UP Chemical公司96.28%股份的收購,並於2016年12月9日完成交割。本次交易交割完成不僅為雅克科技帶來全新而穩定的利潤增長點,更可以有效地填補中國半導體行業在該領域的空白,促進了中國半導體行業的進一步發展。

中國華電科工投資建設越南沿海二期2×660MW燃煤電廠專案也面臨審核力度加強的情況。該公司總會計師李國明介紹,由於專案手續齊全,從2016年11月28日審核到最終放款僅用時幾天,最終該項目首筆2000萬美元注資款按期匯出,“加強審核力度並沒有對企業造成額外的負擔”。

中非發展基金副總裁周超對我國對外投資政策變化觀察時間較長。中非發展基金開業運營接近10年,截至目前已累計對36個非洲國家投資超過40億美元。在周超看來,過去10年海外投資總體便利,去年中非發展基金投資額相比於2015年實現了4倍增長,預計今年對非投資將繼續保持可持續增長。

以去年年底某大額項目為例,該項目中非發展基金出資額達數億美元,在時間緊、任務重的情況下,順利完成了外匯額度登記、出資審核等環節,並在5個工作日高效完成了該項目的境外投資。

記者獲悉,我國推進對外投資管理“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改革方向沒有變化,外匯局加強真實性合規性審核的思路是,既不影響企業對外投資的便利性,也積極防範風險,使得對外投資專案符合真實性、合規性要求,在兩者之間尋找平衡。

總結盤點:何種“走出去”最受支持?

“我們支援國內有能力、有條件的企業開展真實合規的對外投資活動。”潘功勝近日指出。

具體而言,哪些企業“走出去”更受青睞和支持?記者梳理歸納後發現,三個方向的對外投資是國家支持的:其一為參與“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其二為參與國際產能合作、國際互利合作的,其三為促進國內經濟轉型升級的。前述投資專案均符合這幾類方向。

均勝電子是浙江寧波的一家民營上市公司,2016年出資近13億美元,將汽車安全供應商美國KSS和國際智慧車聯技術專家德國TS公司納入麾下。

該公司財務總監李俊彧告訴記者,前期公司與外匯局寧波市分局就並購策略、融資方案等進行了反復溝通,最終分別於2016年6月初和12月底匯出兩筆款項,如期完成交割。

“當時海外交易對手方都非常詫異,他們之前一直擔心我們這麼多錢匯不出去。”李俊彧說。

而且,收購TS公司時,前股東提供的貸款必須要在交割前由新股東承接債務,但是當時均勝電子在海外的融資方案還在協商中。外匯局寧波市分局瞭解需求後,聯繫銀行准予該公司先行匯款6000萬歐元進行債務承接,解決了並購中的關鍵困難。

由此可以看出,外匯局支持企業“走出去”,並不看企業的性質是民企還是國企,而是看專案質地是否符合上述三個方向——支援均勝電子的重要原因,就是該公司實施此次海外並購後,可以奠定公司在汽車電子細分市場的技術領先、產品領先的發展戰略地位,有利於我國汽車產業轉型升級,打破發達國家的壁壘。

詹平原理解,外匯局加強真實性、合規性審核力度,本質上為存在真實海外投資需求的企業營造了更加良好的投資環境,避免無序投資、虛假交易對正常外匯和金融市場的干擾,有利於規範市場管理,使資金市場的價格及流動性重新回歸合理區間。

對於企業而言,這也有效抑制部分企業的海外投資衝動,將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節奏調整到一個依法依規的理性軌道上,更有利於中國企業審慎選擇投資機會,做好全面風險防範,充分評估自身投資能力,確保合理投資回報。

與之對比,“走出去”推行多年,盲目的、衝動的、甚至假借投資之名行違法違規之實的現象也客觀存在,這些所謂的“走出去”是此次四部委出臺政策防範的對象。

潘功勝日前在公開場合表示:“我們在日常監管中,也發現很多的非理性和異常投資行為。ODI此前已經在高位了,去年突然增長了40%多,這當中有很多非理性和異常的投資行為。”

他希望,中國企業對外投資應更健康、有序一些,這對中國和投資目的地國都有好處。中國企業走出去,走得快不等於走得好,走得穩才有可能走得好。

未來走向:長期制度、短期相機調控結合

“走出去”是我國的重大戰略,對外投資管理機制則是我國開放型經濟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外匯政策,僅僅是對外投資管理機制裡的一個環節。未來,這一機制如何完善並服務好“走出去”戰略?

此前,四部委指出,將把完善中長期制度建設和短期相機調控結合起來,在推進對外投資便利化的同時防範對外投資風險,完善和規範市場秩序,促進對外投資健康有序發展,保持國際收支基本平衡。

中央財經大學校長王廣謙在兩會期間建議,加強對外直接投資專案評估、跟蹤監測和風險控制。在我國企業對外投資急速增長的過程中,存在不少企業盲目跟風現象,缺少對投資項目的充分論證和隱含風險的評估。管理部門有必要建立跟蹤監測和風險控制機制,降低對外投資的風險,特別是處理好投資便利化和風險防範的關係。他建議,在備案制基礎上完善監管機制,避免直接投資行為過度金融化、杠杆化,降低短期資本流動風險。

王廣謙進一步指出,我國政府應積極參與跨國投資國際規則的制定。在我國對外投資迅速增加的背景下,跨國投資的利益考量也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國參與國際投資規則制定時需要研究的因素也應更加全面。

擁有長期對外投資經驗的周超就指出,過去多年的深切感受是,全世界範圍內,沒有哪一個國家的國際直接投資是“放任自流”的,無論是所謂的自由市場主義國家,還是按照凱恩斯主義實施政府管理的國家。他經手的專案,有時候交割長達一年,並非由於我國政府政策的影響,而是因為當地政府政策、公司治理規則、法院審判等因素,“所以要以正面、正常心態看待,這並非中國特有的有導向的方向性管理,而是全球普遍的”。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