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 區域

阿爾金山無人區拒絕不速之客

乌鲁木齐
2019-04-11 09:37

已收藏


新華社烏魯木齊4月11日電(記者張曉龍、胡虎虎)無人區,往往意味著原始、神秘與危險,但在另一些人眼中,那裡卻蘊藏著財富、地位和聲望。

在中國藏北高原上的阿爾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過去30年間,來來往往的不速之客們絡繹不絕。如今,他們被堅決地擋在了保護區之外。

盜獵者

電影《可哥西裡》中盜獵者屠殺藏羚羊的場景,對蘇萊曼而言並不陌生。

蘇萊曼是阿爾金山保護區管理局的一名駕駛員。從1984年開始,他就開著一輛吉普車顛簸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荒漠,既接送駐守在那裡的同事下山回家,也載著荷槍實彈的員警和管理局幹部進山巡邏。

"我們和可哥西裡緊挨著,盜獵這事也曾十分猖獗。"蘇萊曼說,阿爾金山保護區位於東昆侖山北坡上的庫木庫裡盆地,南面與著名的青海可哥西裡保護區、西藏羌塘保護區相連。

上世紀90年代,國際上流行一種名為"沙圖什"的披肩,這種用藏羚絨製成的披肩價格高昂,一些人鋌而走險從事起盜殺藏羚羊的勾當。

"1995年冬,我們接到有人盜殺藏羚羊的情報,局裡派出5個幹部和2名員警,分乘兩輛車進山搜查。那趟我們先後發現三撥盜獵分子,幾乎每夥人都帶著小口徑步槍……共抓獲4車12人、收繳藏羚羊皮上百張!"

那些年,蘇萊曼頭腦中揮之不去的,是死羊身上散發出的血腥,以及雌羊腹中剛成形的胎兒…… 1999年,中國政府組織專項打擊行動,並通過國內外多方面的合作和宣傳,促使藏羚羊絨製品被列入國際禁止野生動物貿易名單。盜獵藏羚的勢頭終於得到遏制。

1999年的調查顯示,阿爾金山保護區的藏羚羊有2.1至2.9萬隻。目前,藏羚羊數量已恢復到4.3萬隻以上。

幾天前,蘇萊曼又駕車進山了。56歲的他已接近退休年齡,這或許是最後一次進入無人區巡護。車輛過處,三四百米外的藏羚羊、藏野驢、野犛牛們並不躲遠,只顧專心飲水吃草,蘇萊曼感慨:"安安靜靜的阿爾金真的很美!"

淘金客

在維吾爾語中,"阿爾金"意為"金子"。 自清代以來,阿爾金山地區就曾有礦業開採。到上世紀80年代末,山裡發現金礦的消息傳出,大批淘金客開闢出一條條進山小路,深入山區腹地非法採金。

"最多時,一個山溝裡就藏著一兩萬人。"參加工作30多年的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張翔介紹。

為阻擋非法採金狂潮,上世紀90年代初,國務院組成新疆、青海、甘肅三省區工作組,著手清理遣返阿爾金山保護區內的非法採金人員。

"這次行動,僅收繳的非法槍支就達30多支,燒毀採金搖床4000餘床……"張翔回憶,1993年左右,非法採金的勢頭終於得到控制。

請走了老"淘金客",新一批"淘金客"又來了。

21世紀初,因經濟發展需要,礦業勘探在保護區內活躍起來。據統計,阿爾金山保護區已發現的礦產達到50多種。

"進進出出都是重型卡車,也都辦了`合法`手續……"保護區管理局幹部李歡說,他當時值守的檢查站正位於進出保護區的要道。

自2016年起,中國多地刮起"環保風暴";2017年,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對新疆開展環境保護督查;2018年,按照"全部關閉,立即拆除,儘快完成生態恢復"的要求,阿爾金山保護區內9處礦山企業全部完成恢復治理。

李歡喜歡藏野驢,因為它不怕人,還愛和汽車賽跑,"礦業勘探那幾年,連膽子最大的藏野驢也難覓蹤影。

去年,政府把所有的礦企廠房、生產生活設施都拆除了,野生動物才重新回到了家園"。

穿越族

截至2018年底,中國汽車保有量達2.4億輛。尚鵬沒想到,中國進入汽車社會,也能影響到偏遠的西部。

32歲的他是阿爾金山保護區管理局阿塔提罕河山口檢查站副站長,負責把守阿爾金山保護區"西北門"。

最近10年,非法穿越活動在阿爾金山保護區呈現出上升勢頭。2011年-2018年,保護區管理局與周邊三大保護區在新、青、藏三省交界區域先後組織7次"獵鷹"巡護巡山專項行動,查處非法入區人員近20批次。

"一些越野迷、改裝車愛好者在各種網路社區、平臺上發佈消息,相約在阿爾金山尋求不一樣的刺激。"尚鵬說。

阿爾金山保護區不歡迎穿越者,原因在於脆弱的生態環境。

在保護區管理局高原生態研究室工作的徐俊泉說,這裡的植物生長緩慢,自然恢復的週期很長,加之保護區內還有大片高原荒漠,植被一旦減少,沙漠就會蔓延……"這裡經不起折騰!" 2015年以來,阿爾金山保護區管理局聯合新青藏三省區四大保護區發佈公告,禁止在保護區內進行非法穿越活動;2017年,阿爾金山保護區開始實行封閉式管理,最大限度地保護高原脆弱生態環境和野生動物不受干擾。

尚鵬無法靠網路獲取所有情報。在面積接近3個北京的保護區內,總有些"漏網之魚"。

"一些人繞開我們進入保護區,遇險後又通過衛星電話向我們求助。"尚鵬這兩年沒少參與對非法穿越者的營救,"無人區沒有電影裡那麼浪漫!"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