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 投資

聚焦“一帶一路”投資新機遇

新华丝路网
2018-11-14 11:03

已收藏


2018年是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一帶一路”)倡議五周年。五年來,“一帶一路”建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一批有影響力的標誌性專案逐步落地,包括印尼雅萬高鐵項目、斯里蘭卡可倫坡港、中歐班列等。

“一帶一路”倡議不僅為中外企業開展跨國投資與合作搭建了一個重要舞臺,而且已經成為促進區域互聯互通、推動全球投資與貿易繁榮發展的新生力量。

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的熱點地區和國家

“一帶一路”沿線涉及多個國家和地區,通過分析中國對外投資資料,可以看到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開展投資與運營的熱點地區主要集中在東盟。這主要是因為近年來東盟經濟增長穩定,投資環境不斷完善,此外,東盟與中國距離較近,文化相通,因而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成為了中國企業走向國際市場的前沿陣地。

圖1: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分地區統計(2016年)

聚焦“一帶一路”投資新機遇2

▲ 資料來源:商務部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畢馬威分析

國別分析結果顯示,新加坡以色列馬來西亞、印尼、俄羅斯越南泰國是中國企業投資額排名前六位的國家,從增速來看,以色列、汶萊、希臘、約旦羅馬尼亞白俄羅斯排名靠前。對比這兩組資料可以看出,以色列是投資額和增速都較快的國家。以色列國土面積雖小,但被稱為“中東矽谷”,蓬勃發展的高科技、創新創業企業吸引了中國投資者的注意,使中國成為以色列在亞洲最大的合作夥伴。

圖2: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按國家/地區排名(2016年)

單位:十億美元

聚焦“一帶一路”投資新機遇3

▲ 資料來源:商務部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畢馬威分析

圖3: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按國家/地區增速排名(2013-2016年複合年增長率)

聚焦“一帶一路”投資新機遇4

▲ 資料來源:商務部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畢馬威分析

中國投資增速較快的六個國家中,希臘和羅馬尼亞位於中東歐。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下,中國和中東歐國家的經貿合作扎實推進,中國企業在中東歐的投資主要集中在機械、化工、通訊、物流商貿、新能源、金融、農業等領域,基礎設施建設合作專案主要包括塞爾維亞貝爾格勒跨多瑙河大橋、黑山南北高速公路、波黑斯坦納裡火電站項目、波蘭輸變電項目等。

“一帶一路”沿線各國投資環境分析與比較模型

為比較“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投資環境和投資前景,畢馬威團隊建立了分析模型。該模型綜合考慮了影響企業投資和運營的重要因素,涵蓋經濟發展、政治與社會環境、政府效率、貿易與投資發展狀況、基礎設施發展狀況、“一帶一路”“五通”專項指標等多個方面,包括五大類、十六個指標。

表1:“一帶一路”國別分析比較模型指標體系

聚焦“一帶一路”投資新機遇5

▲ 資料來源:畢馬威分析

模型計算結果顯示,各區域內國家標準化綜合得分平均分排名見下圖。

圖4:“一帶一路”區域排名——區域內各國標準化綜合得分平均分

聚焦“一帶一路”投資新機遇6

▲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商務部統計資料、BMI、聯合國統計資料、透明國際、對外承包工程商會、北京大學“一帶一路”五通指數、畢馬威分析

“一帶一路”下一步工作重點與受益行業

綜合分析“一帶一路”市場趨勢和下一步工作重點可以看出,未來基礎設施建設和民生工程、貿易平臺建設、電子商務、倉儲物流、貿易和投融資服務等領域將會得到較快發展。

表2:“一帶一路”未來重點工作和受益行業

聚焦“一帶一路”投資新機遇7

▲ 資料來源:畢馬威分析

“一帶一路”項目風險提示

與英美等西方發達國家不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中,大多數屬於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投資風險較大,主要表現在:

一些國家政局不穩,政府更迭較為頻繁,有可能因為政府換屆帶來政府違約風險;

一些國家政府服務意識較差,行政效率偏低;

法律體系差異較大,一些國家法律法規不完善,甚至在某些領域出現空白;

一些國家行業發展基礎薄弱,配套不完善,行業改革政策方向和實施效果不明朗,未來發展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文化差異巨大等。

由於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的投資多集中在資本密集、週期長的能源和基礎設施等領域,專案涉及多個利益相關方,投資者需要承擔更多專案前期風險,因此對投資者資金實力和海外市場運營能力要求較高,中長期市場趨勢分析和風險因素預判等工作也顯得尤為重要。

“一帶一路”業務發展戰略不清晰帶來的風險

對外投資戰略和“一帶一路”業務戰略是公司整體戰略的組成部分,需要能夠支援公司整體戰略目標的實現。如果戰略不清晰,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開展投資和運營就會缺乏戰略規劃和長遠考慮,容易出現盲目投資、跟風式投資的現象。

海外風險管理、監控體系不健全

很多企業已經建立了風險管理體系,但在實際工作中還存在一些問題,比如重形式,風險管控措施沒有真正融入到管理過程中;企業各部門之間缺乏相互促進、相互制約的機制;未將各級員工風險管理工作表現納入業績考核範圍,對於風險管理執行情況的監控不到位等。

並購後整合風險

並購項目對投資者的海外市場經驗和後期整合運營能力的要求較高。中國企業在並購後整合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涉及運營的各個環節,其中較為重要的包括制定整合戰略、明確業務管控模式和應對文化挑戰等。

不重視履行企業社會責任

一些中國企業在投資和經營過程中,在樹立“企業公民”形象方面考慮得較少,針對東道國社會經濟長期可持續發展所做的計畫和投入不夠充分,在公關管理、媒體溝通方面所做的工作不到位。 

畢馬威為“一帶一路”項目全生命週期提供支援

畢馬威一直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為企業拓展“一帶一路”市場出謀劃策已經成為工作的重中之重。目前,畢馬威在超過90%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設有辦公室,服務網路覆蓋“一帶一路”全區域。

圖5:“一帶一路”專案全生命週期服務

聚焦“一帶一路”投資新機遇8

▲ 資料來源:畢馬威分析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