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澳大利亞國際教育產業經歷"寒冬"

新華社,悉尼
2020-09-10 12:28

已收藏


新華社悉尼9月10日電題:澳大利亞國際教育產業經歷"寒冬"

新華社記者郝亞琳 張玥

正值中國開學季,眼看著以前的同學們陸續返校上課,待在哈爾濱家中的孫小琳心裡很不是滋味。

她今年剛進入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讀本科,報到沒兩天,學校就因新冠疫情改為網上授課。誰知三個多月後,墨爾本成為澳大利亞疫情反彈的重災區。在家人催促下,孫小琳買機票回國了,是否繼續返澳上學,她還在觀望和猶豫。

這只是當下眾多赴澳國際留學生窘境的一個縮影。今年年初疫情襲擊澳大利亞時,正值很多大學開學,但大量國際留學生因邊境管控措施無法入境。隨著學校因疫情改為線上授課,不少學生赴澳上學的意願也越來越低。

根據澳大利亞統計局資料,今年6月僅數十人持國際留學生簽證入境,而去年同期約有4.5萬人。澳教育部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被錄取但推遲入學的國際留學生超過6.5萬名,有的學生甚至將複學日期推遲到了明年或更往後。

伴隨來澳留學生減少,澳大利亞國際教育產業迎來"寒冬",首當其衝的就是收入嚴重依賴國際留學生的大學。

本月初,悉尼大學校長邁克爾·斯彭斯宣佈,包括他本人在內的學校管理層將降薪20%。新南威爾士大學已宣佈將裁員近500人,莫納什大學將在年底前裁員近300人,墨爾本大學將裁員450人。澳大利亞大學聯盟預測,明年高校將失去2.1萬個工作崗位。

維多利亞大學智庫蜜雪兒學院的一項研究認為,如果澳大利亞國境持續關閉至2021年底,各大學未來3年因國際留學生減少而蒙受的損失將高達190億澳元(約合138億美元)。

不僅是大學,和留學緊密相關的房地產、留學仲介、語言培訓等相關行業也備受衝擊。

在悉尼做了十幾年留學仲介的陳代勇告訴記者,今年年景最差,本來這一行競爭就很激烈,疫情一來,業務量銳減,只能盡力熬著。

"去年這時候來辦理業務的有數百(人),現在就是十幾二十個,誰也不願意花著留學的費用出來上`電大`。現在我們幾百平米的辦公室都空著,堆的全是雜物。"陳代勇說。

做租房仲介的馬克手上有好幾處公寓和合租房,都位於新南威爾士大學附近。以往他從不愁客戶,都是在新南威爾士大學上學的學生,現在不僅有好些房屋空置,還有不少租戶要求降房租或退房。

"我的生意很大程度上要靠那些留學生。如果他們再回不來,生意真是沒法做了。"馬克告訴記者。

蜜雪兒學院的一份研究報告認為,國際留學生對於澳大利亞經濟從疫情中復蘇至關重要。"國際留學生每年為我們的經濟貢獻380億澳元(約合277億美元),支撐了超過13萬個就業崗位,也豐富了社會架構。我們應當鼓勵國際留學生在疫情過後儘快返回,這對於教育產業的生存和澳大利亞經濟復蘇至關重要。"

但是,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近日表示,今年耶誕節之前都不太可能重新放鬆邊境管控措施,一些地方政府打算讓留學生先行返回的計畫也尚未得到聯邦政府批准。

位於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已經能感受到春天的腳步,但留學產業的"寒冬"還遠未結束。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