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日央行欲對超寬鬆政策說不

中国财富网
2019-03-06 13:52

已收藏

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3月4日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發表講話時表示,將在適當的時候就退出超寬鬆政策的計畫進行討論和溝通,以避免持久的貨幣刺激措施造成的副作用。

地產市場風險積聚

由於長期低利率刺激,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日本銀行去年的房地產貸款金額已經創下紀錄,這讓日本銀行深感焦慮。日本央行的統計資料顯示,2018年底日本國內銀行發放的房地產貸款餘額達到78.94萬億日元(約合7120億美元),創下歷史最高紀錄。日本銀行發放的房地產貸款在超寬鬆利率水準下已經連續4年增長。

一些研究人員警告說,這一指標有可能將央行衡量金融過熱的指標推進到警戒區域。根據大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小山智的研究,2018年底,日本房地產貸款與GDP的比率為14.8%,高於這一比率的長期平均趨勢區間11.66%-14.04%。他表示,日本央行今年4月發佈下一份報告時,這一指標的惡化趨勢將更為明顯。日本央行一位官員還表示,儘管去年新增房地產貸款速度出現放慢,但放慢的步伐小於預期。這位官員還認為,2018年日本央行春季報告中對房地產融資警告力度較弱是一個錯誤。

與此同時,現金的流入、勞動力短缺以及資源價格的上漲已經推高了東京的房地產價格水準。上一次日本出現房地產泡沫是在20世紀80年代末期,資料顯示,東京的房地產價格已經接近泡沫時代的水準,儘管日本房地產價格從總體水準上看,還沒有達到泡沫時代的水準。統計資料還提示,長期借貸正在增加,尤其是購買用於出租的公寓的貸款增加明顯。這意味著長期金融風險正在穩步增加。

不過目前,央行觀察的14個經濟過熱指標還都沒有進入過熱區間。有分析人士認為,即便有指標進入過熱區間,也並不一定意味著經濟已經出現泡沫。

有意探討退出超寬鬆政策

黑田東彥4日強調,需警惕持久貨幣刺激措施的副作用,比如引發金融系統不穩定性的風險。“為了確保市場維持穩定,在適宜的時機制定出一個如何推進退出的策略和指引非常重要。”黑田東彥表示,“當這個適宜的時機到來時,我們將在政策會議上討論退出策略和指引,然後恰當地傳達給市場。”

在反對派議員要求其對貨幣刺激措施的副作用發表評論時,黑田東彥表示,強有力的貨幣寬鬆政策可能扭曲國債市場,並有礙金融仲介作用。“外界擔心低利率環境和競爭將延長金融機構面臨的利潤下行壓力。因此我意識到存在金融仲介作用可能停滯,金融體系可能變得不穩定的風險。”他說,“鑒於金融機構有足夠的資本基礎,我不認為目前這類風險很大。但我需要對未來發展給予足夠的關注。”

不過,黑田東彥也為實施了近6年的超寬鬆貨幣刺激政策進行了辯護,稱其幫助日本擺脫了通貨緊縮,提高了公司利潤並開創了近乎充分就業的局面。黑田東彥還表示,日本央行目前沒有具體的退出策略,因為實現2%的通脹率目標需要“相當長的時間”。黑田東彥重申,日本央行將“耐心地”維持其大規模刺激計畫,以確保通脹加速達到2%的目標,並表示經濟正在維持實現日本央行價格目標的勢頭。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在這次議會會議上表示,他對黑田東彥引導貨幣政策的能力有信心。“要是沒有大膽的貨幣寬鬆,日本今天仍將處在通縮之中。”安倍表示。

日本央行超寬鬆政策至今仍未使通脹達標,因此此前一些遊說機構認為,日本央行需要重新檢視其貨幣政策框架。其中最強的聲音來自日本銀行家協會會長藤原浩二,他同時也是瑞穗銀行總裁。藤原浩二認為,日本央行不應堅持其通脹目標,應該以合理的價格增長區間來加以替代,從而提高貨幣政策的靈活性。

路透社2月下旬公佈的對38位元經濟學家的調查顯示,目前有29位元經濟學家認為日本央行未來將會相應縮減購債規模,其餘經濟學家則認為央行將繼續維持或增加購債規模。

黑田東彥在此次講話中談到,退出超寬鬆政策涉及上調金融機構存放在央行的超額準備金的利率以及縮小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措施。預計屆時日本央行會對這些項目進行探討。

期待財政政策接力

目前日本央行貨幣政策已經陷入兩難境地。多年來的重度刺激未能刺激通脹達標,而央行不得不維持大量購債計畫的同時,金融機構卻因低利率而不得不忍受微利壓力。資料顯示,2018年12月,日本年度核心通脹率為0.7%,為七個月低點。而油價不振以及房屋開支溫和有可能使通脹繼續處於低迷狀態。日本第一大行三菱日聯金融集團去年到12月,三個月的淨利就下跌了6.4%。

由於超寬鬆貨幣政策施展空間有限,各方對財政政策接力存有期待。不少經濟學家還批評日本央行的政策放鬆了財政約束。超低利率減少了政府債務成本,掩蓋了市場預警信號。上月底,黑田東彥就表示,財政和貨幣政策在推動日本通脹水準達到2%的目標方面需保持一致,僅靠寬鬆的貨幣政策,要達到2%的目標需要很長時間。

彭博社援引日本慶應大學財政政策專家小林慶一郎教授的觀點稱,對於日本貨幣政策而言,現在是時候利用寬鬆財政政策的助力退出超寬鬆狀態了。他警告說,如果政府不能將寬鬆財政政策列於首位,那麼有可能引發金融風險。在日本央行收緊貨幣政策之前,市場需要確認日本政府能嚴肅對待日本的財政健康,因為日本債務規模已經十分龐大。他認為,日本央行的退出超寬鬆貨幣策略和日本的債務管理政策是相互聯繫的。這位專家還表示,日本央行和政府間需簽署一個新的協議來保證央行在努力實現2%通脹目標的同時,政府的財政政策能保證經濟增長率的提高。

曾參與設計質化和量化寬鬆政策(QQE)的日本前銀行官員岩田警告說,如果沒有強勁的刺激消費的措施,通脹是無法達到2%目標的。而目前貨幣政策工具幾乎已經用完,因此必須依賴財政擴張政策。目前所能做的就是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必須形成組合。需要資金能夠直接流入和永久流入實體經濟的機制。

2018年10月,日本宣佈將消費稅由8%上調至10%,新稅率將於2019年10月實行。推行消費稅是安倍經濟學和日本財政改革的重要內容,消費稅提高能否如安倍政府預期,扭轉日本不斷攀升的財政赤字,為日本經濟的復蘇提供新動能,或是抑制消費和投資,終止日本經濟復蘇的步伐現在難以下結論。然而,根據日本內閣府1月份的估計,在基準情景下,日本政府實現預算平衡的時間最早也要到2028年,而此前政府的目標是在2020年實現預算平衡。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