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 > 貨幣

銀行存款增速放緩料成常態 專家建議向內部尋求收益

中国财富网
2018-09-25 10:58

已收藏

臨近季末,各家銀行攬儲忙。中國證券報記者在北京和成都兩地調研時發現,近期大額存單收益率明顯提高,尤其是成都地區某商業銀行大額存單年利率較基準利率最高上浮52%。在理財產品方面,北京地區某股份制銀行的理財經理稱:“雙節假期,專門推出幾款短期理財產品,2個月和3個月期限的產品收益率分別為4.5%和4.7%。”

事實上,今年以來,銀行存款競爭成為常態。梳理今年央行公佈的資料發現,人民幣存款增速正在逐步放緩,持續在9%以下徘徊。特別是8月人民幣存款增速再度回落,跌至8.3%,創下新低。

多位專家認為,未來一段時間內,由於監管、銀行意願和實體經濟有效需求等因素仍會對信用擴張形成明顯限制,存款增速放緩將是常態。應對存款增速下滑,銀行短期內可能仍以拉存款為主,但長期而言需提高效率,加快轉型,做到更加精細化的管理和風險控制,促進自身可持續發展。

存款同比增速維持低位

近期,存款增長乏力現象愈加明顯,新近公佈的金融資料和各家上市銀行半年報均有所體現。央行資料顯示,8月末人民幣存款餘額175.24萬億元,同比增長8.3%,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2個和0.7個百分點。

同時,據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測算,包括大行在內,二季度行業絕大部分存款同比增速維持低位,平均為4.96%。

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表示,存款增速下降的原因之一是信用創造受阻,銀行存款主要是信用創造的。為防風險,隨著2017年開始推進去杠杆和加強金融監管,銀行債券投資、同業投資以及表外融資收縮,由此創造的存款增速也有所下滑。

“銀行表內外資產的運用決定著全社會存款和銀行自身的存款來源,也決定著M2廣義貨幣的增長速度。”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存款增速下滑最主要原因是銀行表內外資產擴張受到約束。銀行表內外資產擴張的邊界取決於四方面。一是貨幣政策,基礎貨幣越多,資產擴張能力越強。二是監管政策,它對銀行信貸能力和資產運營能力均有約束。比如,MPA考核和資本充足率的監管。三是銀行主動的放貸意願和銀行自身的風險偏好。四是實體經濟是否有需求,當前實體經濟的需求和金融機構的偏好有一些錯位。

曾剛表示:“目前貨幣政策已不構成約束,但監管、銀行意願和實體經濟有效需求仍會對信用擴張形成明顯限制,導致信用無法擴張,存款自然‘征’不上來。”另外,從成本角度看,華創證券研究所固收組組長周冠南認為,存款成本居高不下主要由於存款規模增長乏力,銀行間攬儲競爭使得存款成本較為剛性。2017年我國存款增速下行,同業投資派生存款路徑被堵,銀行面臨巨大的存款爭奪壓力。尤其是中小型銀行,在理財產品淨值化、同業負債規範化環境下,負債端的攬儲能力顯得尤為重要,2017年四季度以來銀行存款增長的邊際貢獻主要來自於“結構性存款”“協定存款”等產品,其成本相對較高。

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多位元專家認為,未來銀行資產規模沒有進一步高速擴張的空間,存款增速增長持續放緩料成常態。

在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趙亞蕊看來,受金融去杠杆、強監管等因素影響,銀行表外轉表內、非標轉標不斷加快,表內信貸占比進一步上升,銀行自身創造派生存款的能力也有所下降,未來一段時間內銀行存款增速放緩將是一種常態。

對銀行而言,曾剛表示,存款高速增長已成過去時,銀行資產增長速度會逐步變慢。我國銀行業資產與GDP之比較高,且遠遠高於很多其他主要經濟體。這種情況下,意味著沒有進一步高速擴張的空間,因此,銀行資產規模增速與存款增速下行都是正常現象。

值得注意的是,存款增速的下滑並不意味著銀行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受到影響。

“2018年以來,結構性去杠杆導致表外融資收縮,為了表外融資順利返回表內,央行等部門通過定向降准、MLF操作、調整MPA考核參數等方式,支援表內信貸擴張。”潘向東認為,當前銀行信貸額度充足,存款增速下降不是限制寬信用傳導的主要因素。從信貸結構來看,1-8月低風險的票據融資增加10357億元,而去年同期則減少17225億元,這說明銀行風險偏好依然較低是限制寬信用傳導的主要因素。

曾剛表示,社會信用擴張的下降制約了存款增速。一定程度上,要扭轉現在信用緊縮形勢,需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使社會信用能夠適度擴張,擴張後存款自然會適度增長。疏導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可從四方面著手:貨幣政策適度調整;監管政策適度優化;銀行風險偏好適度改變;在實體經濟層面要用更多制度性改革,培養實體經濟的有效需求和新動力的形成。

銀行提升效益是關鍵

隨著存款增速放緩,對銀行的資產負債管理和經營效率或產生一定影響。

“負債端資金來源減少將直接影響到資產端的資產配置,負債端的資金成本問題也可能影響銀行經營規模和利潤。”趙亞蕊認為,銀行間存款的競爭有可能引發同業間惡性競爭,損害健康的經營秩序。此外,負債端資金成本上升可能傳導給實體經濟,進而抬升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潘向東表示,存款增速下滑意味著穩定的、低成本資金來源受限,銀行期限錯配風險加劇,商業銀行將被迫收縮長久期、高風險的資產規模。應對存款增速下滑,關鍵是商業銀行要提高效率,加快轉型,提供更多優質服務。

對銀行而言,曾剛表示,未來首要目的不再是規模擴張,而是在現有規模下,甚至是在規模有一定程度下降的情況下,如何提高自身效益。銀行應向內部,而非向外部發展和擴張尋求收益,做到更加精細化的管理和風險控制,提升自身的可持續發展。

“銀行需要轉換經營理念。”曾剛強調,銀行短期策略仍然可能是以拉存款為主,但大環境決定存款並沒有太多增量。從長期看,仍要更多培養理性發展理念,適應當下銀行業發展模式轉型和整個經濟發展階段性變化的實際情況。

具體來看,趙亞蕊建議,在個人客戶方面,銀行需注重個人客戶的支付結算需求,以結算類業務和代發代扣業務為重心,同時加強互聯網金融和消費金融領域的獲客和黏客力度,力爭成為客戶的主要業務銀行。在企業客戶方面,全力發展基本戶和主要結算戶,以良好的銀企合作關係為紐帶,以豐富的供應鏈金融產品為抓手,促進更多結算資金回流帳戶,從而帶動存款增長。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