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 > 貨幣

餘永定:克服匯率浮動恐懼症

中国证券网
2017-01-17 10:18

已收藏

“我們現在面臨的是5選4的局面:匯率、外儲、貨幣政策獨立性、國家信譽和防止市場扭曲、人民幣國際化。”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表示:“我認為,這當中最不值得保的就是匯率。”

餘永定是在出席昨日召開的“2017年債券市場投資策略論壇”上作出上述表述的。

“未來匯率怎麼走,主要看央行的政策,但我無法猜出央行的心思。我想說的是,應該克服非理性的匯率浮動恐懼症。過去我們害怕人民幣升值,要打破人民幣升值的不合理預期,結果經濟基本面變了升值預期自然沒了。我們有巨額的貿易順差,有3萬億的外匯儲備,有全球最高的經濟增速,還有強有力的政府,照理說應該是最不怕匯率浮動的國家。”

維持匯率穩定的成本

一種貨幣在外匯市場上存在貶值壓力,如何維持匯率穩定,或實現有控貶值呢?餘永定列舉了幾種方法。

第一,動用外匯儲備。當市場在拋售人民幣,貨幣當局就可以用外匯儲備買人民幣,餘永定表示我們有龐大的外匯儲備,“這場保衛戰打一年應該沒問題”。

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0105.17億美元,2016年全年下降3198.44億美元。國家外匯管理局負責人日前表示,從全年的情況看,央行穩定人民幣匯率是外匯儲備規模下降的最主要原因。

第二種方法,是運用國內宏觀經濟政策,也就是加息。餘永定表示,美聯儲加息了,中國央行很難跟著加息,貨幣政策還是應該著眼國內情況保持獨立性,不能讓利率被人民幣匯率牽著鼻子走。

第三,資本管制。如果要維持匯率穩定,又不想消耗外匯儲備,就只能加強資本管制。余永定提出,加強到什麼程度?這是個問題。而一旦加強資本管制,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肯定要放緩,這是必須面對的政策權衡。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也曾指出,在應對資本流入或流出的衝擊時,不可能匯率浮動、外匯干預(動用外匯儲備)和資本管制三大工具一個都不用,三大工具至少要用一個,或者是組合起來使用。讓匯率漲跌,屬於價格出清;用外匯儲備干預和實行資本流動管理,屬於數量出清。

按照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IMF前首席經濟學家肯尼斯·羅格夫的觀點,貨幣危機(貶值25%以上)會產生四大問題:銀行資產負債表幣種錯配、主權債務危機、企業外債危機和通貨膨脹。餘永定認為,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一旦匯率貶值,這些因素的衝擊總體影響不大。

人民幣貶值不全因美元升值

餘永定指出,目前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既要考慮前日收盤價,又要考慮為了維持貨幣籃子穩定的理論中間價。這背後的含義是,當美元對其他貨幣的匯率發生變動,為了維持一籃子貨幣指數穩定,就必須調整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

“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下稱‘CFETS指數’)的變動主要取決於三個變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美元指數和被包含在CFETS指數中但未被包含在美元指數中的其他貨幣的匯率。”餘永定分析道:“如果人民幣對美元貶值,與此同時美元指數也下跌,那麼CFETS一定是下跌的;如果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而美元指數上升,CFETS漲跌與否要看人民幣對美元貶值的相對幅度是否足夠大。”

按照這一原理,餘永定複盤了2016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和CFETS指數的走勢。2016年1月底至4月底,美元指數下跌,為了維持CFETS指數穩定,人民幣對美元應該相應升值。而事實上在此期間人民幣確實有微弱升值,但為了釋放人民幣貶值壓力,央行並沒有更多地干預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升值有限。因此,在此期間CFETS指數一直處於下跌狀態。

4月底至7月下旬,美元指數上升,為了維持CFETS指數穩定,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應該相應貶值,事實上也確實貶值了,但貶值的幅度超過了維持CFETS指數穩定的要求,CFETS指數下降的幅度反而大於3月份。

8月下旬至今,美元指數持續上升,為了維持CFETS指數穩定,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應該相應貶值,而事實上央行相應減少了干預,允許人民幣貶值。由於美元指數上升幅度較大,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勢頭不變的同時,CFETS指數保持了穩定。

關於近期市場上存在一種觀點,即“人民幣的貶值完全是因為美元升值”,餘永定認為這種說法是錯誤的。嚴謹的說法應該是:美元升值給人民幣貶值留下了較大空間(可以保持籃子貨幣指數不變),央行順水推舟,讓人民幣釋放貶值壓力。

“如果人民幣是嚴格盯住一籃子匯率指數,那這種說法是成立的,但事實上CFETS指數是不斷變動的,2016年前8個月一直下跌,直到8月份後才基本穩定。如果這種說法成立,那麼反過來,如果美元指數停止上升了,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就不存在了嗎?顯然不是。人民幣貶值的壓力是多種因素導致的。”餘永定認為。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