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公用事業

新政倒逼去能降本 光伏平價大週期或將來臨

新華財金 中国财富网
2018-06-05 09:31

已收藏


上週五,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發佈落款時間為5月31日的《關於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下稱《通知》)。由於《通知》極為罕見地叫停普通光伏電站、嚴控分散式光伏規模,並將新投運項目上網電價統一降低0.05元/千瓦時,且不給任何寬限時間,因而被稱為史上最嚴厲的光伏新政。

昨天開盤後,光伏乃至整個新能源板塊的個股全線下挫,不僅通威股份、隆基股份、陽光電源等一眾龍頭股陸續封住跌停,甚至連一些輔料和設備企業,以及與“新能源”沾親帶故的風電和電動車板塊也連帶“躺槍”。

新政之後 諸多疑問漸次待解

這兩天的光伏圈充斥著憂心忡忡的氣氛。

就在過去3天裡,一些光伏行業人士萌生去意,一些光伏企業則開始考慮降價清空存貨或轉讓電站、路條,以獲得寶貴的現金流。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理事、中國資源綜合利用協會可再生能源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王斯成則在一份公開信中表示,《通知》的出臺,將2018年國內光伏市場規模壓制到25吉瓦,僅僅是2017年53吉瓦的47%……光伏製造業將會有56%的產能閒置,繼而會造成大量產品滯銷。

這其中,一些為趕今年“6·30”(即6月30日前並網電站仍執行2017年標杆電價的政策)而搶裝上馬的專案業主最為憂心。由於《通知》明確規定新投運專案下調標杆上網電價的時點是自發文之日起,很多人以為今年已無“6·30”,搶裝成為無用功。

不過,上證報記者昨天從從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獲悉,經協會向行業相關主管部門確認,已取得2017年普通地面光伏電站指標的項目,在今年6月30日前並網的,仍執行2017年標杆電價。

“也就是說,普通地面光伏電站,仍執行‘6·30’政策。各企業可以聯繫各專案所在地電網公司核實,也可向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處反映情況。”協會有關人士說。

坊間另有傳聞稱國家電網公司已暫停墊付企業類分散式光伏項目的補貼資金。對此,江蘇一光伏企業業主向記者展示的國網客服中心短信顯示:目前江蘇省公司未收到國網公司有關暫停墊付的通知,各單位仍按省公司原有規定做好所有分散式光伏專案的並網服務工作。

此外,關於戶用光伏項目到底在不在今年10吉瓦分散式光伏指標之列、分散式0.32元的補貼是給下半年還是2019年、新政下領跑者計畫究竟如何推進等問題同樣懸而未決。

從事分散式光伏多年的航禹能源總經理、全民光伏CEO劉楊認為,長痛不如短痛,相信後續隨著《關於完善光伏發電建設規模管理的意見》和《分散式光伏發電項目管理辦法》的相繼出臺,一些疑問會漸次找到答案。

與此同時,另一些機構、投資者則開始尋求抄底,甚至打出“大量收購分散式自發自用專案”,但條件是“有備案沒有建,或沒有備案6月之前能備案”。

瀾晶實業董事長劉文平也告知公司員工,下一步還會繼續加大對優質工商業自發自用專案的投資和收購,同時,加強供應鏈管理,嚴控成本,“目標是不要補貼”。

去能降本 平價大週期將來臨

所謂“不要補貼”意味著光伏項目所發電力不用補貼就可實現上網,其前提是光伏電價與火電相比具競爭力,也即通常所謂的“平價上網”。

“我們收購項目中有一些的確能做到不用補貼。”劉文平告訴上證報記者,過去半個月來,元件價格已悄悄降到2.3元/瓦以下,下半年還會繼續大降,目標是1.8元至1.9元/瓦。“未來,總成本下降20%至30%還是有希望的。在此基礎上,我們如果能適當減少跟業主的電費折扣率,同時我們犧牲一些收益率,基本上也就不需要政府補貼了。”

而在劉楊看來,未來一定是分散式和市場化交易的舞臺,平價上網會因此加速,本來預計要到2020年,目前看來2019年實現已是大概率事件。

SOLARZOOM新能源智庫研究員馬弋崴則認為,本輪週期出清後,光伏系統成本將達到3.5元/瓦左右的水準,LCOE(平准化度電成本)將降低至0.30元/度以下。全球光伏產業將出現一輪長度在15年以上的“全球平價上網大週期”。

在他看來,2020年後即將啟動的這輪光伏“平價上網大週期”,對於全球能源格局而言,將同時啟動以“風光儲”為核心的第三代能源對“煤油氣”為核心的第二代能源的替代。這個週期也是“第三代人類能源消費超級大週期”,長度在100年的級別上。

“我們認為,對中國光伏電站運營環節而言,本輪週期下行的終點大約在2019年下半年。屆時,隨著央企、國企運營商的出手,光伏電站將逐步恢復流動性。而對中國光伏設備景氣而言,終點大約在2021年以後。”據馬弋崴解釋,之所以中國光伏設備景氣見底的時間會晚很多,原因在於製造業還在大規模擴產。此外,就算平價上網到來,無補貼的市場化需求不會像補貼需求那麼有爆發力,德國市場就是最好的例證。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