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公用事業

13省份電改集中落地 新能源消納仍待破局

中国证券网
2016-09-08 09:49

已收藏


新電改在各方博弈中迎來突破性進展,13個省份電改方案一次性集中落地。

繼9月6日北京等5省市電改試點方案獲批後,昨日(9月7日),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再次復函,同意湖北、河南、新疆、四川等8省份的電改綜合試點方案。這意味著,南方電網覆蓋區域已全部被納入改革試點,而此前國家電網覆蓋區域的綜合試點也由山西1家猛增至10家。

“各省份的電改方案,其實很早就報上去了。但之前的(批復)速度一直較慢,這次算是有了一個實質性的進展。”多位業內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各省的電改方案也是最近才進入了集中批復期。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兩日獲批的省份中,不乏甘肅、新疆等新能源消納問題凸出的地區。也因此,新電改能否給這些省份的棄風、棄光等問題帶來破局備受各方期待。此外,綜合來看,各省份的方案基本都明確了市場化的改革方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復函檔明確指出,要按照市場原則,不得人為降低電價,也不得以行政指定方式確定售電主體和投資主體。

新電改在博弈中加速

9月7日,記者從國家發改委網站獲悉,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同意湖北省、四川省、遼寧省、陝西省、安徽省、河南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山東省開展電力體制改革綜合試點。此前一天,北京的電改綜合試點,福建、黑龍江的售電側改革試點以及甘肅、海南的電改試點也密集獲批。

值得注意的是,在復函檔中,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一方面強調,要“確保改革取得實質性突破”;但另一方面,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也表示,要“確保在中發9號文件和配套文件框架內推進試點,防止試點工作方向走偏。”

對此,有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分析指出,電改一直以來都在國家能源主管部門、地方政府和電網企業的拉鋸和博弈中前進。從此次復函檔的措辭來看,一方面能源監管部門要推進改革在地方落地,排除電網企業的阻力最終降低電價;另一方面,又要防止地方政府為了區域經濟利益而干預市場電價。

各方之間博弈從交易機構的組建上便可見一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國家電網已在大部分省份成立全資交易中心的背景下,昨日獲批的8省份電改方案中,明確將組建股份制電力交易中心作為工作重點,並提出將“對現有的交易中心進行股份制改造”。比如,湖北的電改方案中就明確提出,將採取“相對控股的公司制組建形式”交易中心。

“這些訴求的出現或許意味著,由國家電網獨資成立省級電力交易中心的局面正在逐漸被打破。”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馮永晟向記者分析指出,各地在電改中都想體現自身利益,這也是股份制電力交易中心成為各地比較樂見形式的原因。不過,馮永晟同時表示,未來各省電力交易中心的股權比例具體如何,肯定還存在一番利益博弈。

此外,增量配電網的開放也是電改最直接的“蛋糕”之一,各方對此一直比較關注。記者注意到,此次,在安徽、河南等七地的電改方案中,均提到了對國家電網地方電力公司以外的存量配電資產,將視同增量配電業務,並鼓勵放開增量配電投資業務。

“對於增量配電的界定目前尚無統一標準。”馮永晟表示,理論上來說,新增工業園區、經濟技術開發區等非電網公司運營的配電網路,均屬於配電網市場的範疇。從地方上來講,肯定希望增量配電的範圍更大一些,但對於國家電網來說,將之限定起來更符合它的利益。

堅持市場定價原則

對於用電企業和居民來說,在電改中最為關注的莫過於電價問題。

記者注意到,湖北、四川、遼寧等省份的電改方案都涉及到了開展輸配電價摸底測算問題。比如,湖北要求科學核定輸配電價,爭取逐步降低輸配電成本。四川則要求,開展輸配電價成本調查及各電壓等級輸配電價水準測算,用戶和售電主體按照其接入的電網電壓等級所對應的輸配電價支付過網費用。

在業內人士看來,摸清電力成本,科學核定電價,特別是核減不合理費用,將對降低企業和居民用電成本形成有力支撐。國家發改委在對湖北等省份電改方案的批復中也要求,試點工作要堅持市場定價的原則,不得採取行政命令等違背改革方向的辦法,人為降低電價。同時,堅持平等競爭的原則,向符合條件的市場主體平等開放售電業務和增量配電業務,不得以行政指定方式確定售電主體和投資主體。

中國能源網首席資訊官韓曉平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售電側改革是這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的重點,也是備受社會關注的熱點。改革以後,民營資本可以投資或者直接成立售電公司,這為民營資本進入電力行業提供了新的方向。

記者注意到,售電側改革是多個省份電改方案中的重頭戲。例如,湖北提出,穩步推進售電側改革,有序向社會資本開放配售電業務。四川電改方案則提及,支持和鼓勵具備條件的電網企業、發電企業和其他社會資本等各類市場主體投資設立售電企業。

在業內人士看來,從目前的新電改可操作的層面看,售電側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最大的受益者是發電企業,發電企業可以獨立設立售電公司,和使用者達成購售電協議。不過,佔有全國90%售電業務的電網企業當然不會心甘情願放棄這塊蛋糕。

對此,韓曉平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指出,電網企業退出售電側將是改革的最終目標。在市場主體尚未完全形成的當前,佔據多方面優勢的電網企業參與售電主要是承擔保底任務,未來將會退出售電競爭。

新能源消納頑疾待解

在電改提速的背景下,新能源發電的消納問題成為焦點。畢竟,只有最後把電力消化掉才有利潤。

在昨日發改委的批復中,棄風、光問題嚴重的甘肅就提出,將“積極推進跨省跨區電力直接交易,適時展開現貨交易”,希望借此消納該省嚴重富餘的電力電量。新疆則在電改方案中提到:要建立電力普遍服務補償機制,改革不同種類電價之間的交叉補貼,研究探索電價交叉補貼額度平衡補償機制。

不過,對於跨省跨區的電力交易方式,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並不看好。他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指出,目前不僅西北地方存在電力過剩問題,放眼全國,整個電力市場的需求都是比較疲軟的,跨省份交易或存在無人接盤的操作困難。

“新能源可以說一直沒有參與過市場競爭,因此在電改中的前景尚不明朗。”林伯強分析指出,如果完全市場化,相較於火電、水電來說,成本高的光伏發電肯定會被擠出市場。因此,國家是否會再採用配額、價格補貼等形式對其提供支援,目前還沒有明確結論。

“採用配額、補貼等方式不是不行,但關鍵是要儘快探索出一個市場化的交易體制。”馮永晟分析道,在西方的電力結構中,採用配額的手段進行調節成效顯著,但在國內就效果一般。新能源的根本出路在於市場機制的理順,再給予必要的政府補貼。在健全的市場機制下,補貼、配額的調節手段才能真正有所作用。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