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公用事業

多部委醞釀“降成本”組合拳 光伏業或迎可持續發展

中国证券网
2016-02-01 10:10

已收藏


又一輪光伏熱襲來。2015年光伏累計裝機量約43GW,躍居全球第一,今年新增規模將在20GW到23GW,而A股太陽能發電概念板塊上市公司中七成企業預期淨利潤增長率超50%,最高甚至達到15倍。與此同時,中游企業分化現象明顯,上游企業更是多數仍虧損。

有業內人士呼籲警惕新一輪電站產能過剩,而且,棄光、補貼、用地這三座大山短期難解,將持續蠶食電站利潤。十三五期間,隨著發展形勢和光伏發電成本下降,電價水準將降低,力爭2020年實現用戶側平價上網,目前多部門正在醞釀“降成本”組合拳。

上冷下熱七成上市企業增長率超50%

從事光伏產業十多年,航禹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執行董事丁文磊從來沒有這麼忙碌過。自從這家成立兩年多、專門從事分散式應用推廣的公司,2015年4月27日推出全民光伏PV PLUS平臺、站上互聯網風口以來,他的出差區域就從長三角逐漸擴展到了全國。“在電改和能源互聯網的大主題下,2015年可以說是光伏行業的大年,也是歐盟光伏雙反以來情況最好的年份,我們公司銷量與去年相比增長了50%。”

這無疑是又一輪光伏熱襲來的縮影,只不過從原來的製造環節向應用環節轉移。《經濟參考報》記者瞭解到,電站開發投資的內部收益率超過10%,遠高於製造業平均水準。在此之下,前20名傳統元件製造商幾乎全部涉足光伏電站開發投資業務,2015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光伏概念股中募集了超過260億元用於光伏電站,覆蓋規模達到3GW。而金融機構不再是單純提供貸款,而是採用股權投資等方式參與,甚至像重慶路橋等企業更是跨行業大舉殺入。此外,多樣化融合發展逐步顯現,如光伏與農業、扶貧、氣候環境等結合。

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勃華介紹,2015年光伏新增裝機量約15GW,同比增長40%以上,連續三年全球第一,其中地面電站占比84%,分散式電站占比16%。而累計裝機約43GW,躍居全球第一。

受此拉動,中游元件企業的盈利也有顯著改善。中國光伏行業協會資料顯示,2015年元件產量超過43GW,同比增長20.8%,51家組件企業平均產能利用率為86.7%,比2015上半年提高6個百分點。前十名企業利潤率多在兩位數,對33家通過規範條件的企業的2015年經營業績分析後(統計中排除了幾家因歷史包袱過重而導致虧損的企業),僅有4家企業虧損,平均利潤率達4.8%,明顯高於電子製造業的3%平均水準,也高於2015上半年的二至三個百分點。

這一火熱勢頭從上市公司財報上可以得到進一步印證。根據WIND資料,截至1月29日,37家太陽能發電概念股公司中有23家發佈了2015年全年業績預告,18家實現淨利同比增長,其中15家預計增長率超過50%,珈偉股份以1490.16%-1519.51%拔得頭籌,航太機電居於其後,淨利潤預計增長382%到415%,東方日升和向日葵則預計分別增長363%到393%,140.22到166.91%。

但值得注意的是,分化現象明顯。有規模、品牌、技術的元件企業訂單飽滿,中小企業接單困難,大部分用於代工或為自身電站提供產品。上游多晶矽企業的日子更不好過,在全球光伏市場季節性變化下,多晶矽產品承壓也較其它環節為重,價格一路下跌,多數企業仍虧損。

“目前多晶矽的貿易形勢依舊嚴峻複雜,國外的多晶矽企業仍在尋找漏洞不斷向中國市場。針對韓國‘雙反’稅率過低,部分企業的稅率僅為2.4%,造成從韓國進口的多晶矽大幅增加,嚴重衝擊國內多晶矽產業,而對歐盟採取的價格承諾機制預期效果也不明顯,通過臺灣轉口的多晶矽大量增加。”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副會長趙家生稱。

三座大山壓頂電站存過剩隱憂

“2016年,國內外光伏需求旺盛,中國、美國、印度市場將繼續保持高速增長勢頭。2016年6月上網標杆電價將下調,將會使得搶裝提前至上半年,國內市場呈現出先緊後松的態勢,全年新增裝機在20GW,2020年國內累計光伏裝機至少在150GW。”王勃華稱,國內製造業佈局將更加全球化,新技術應用和新產品開發速度將加快,電站開發將向中東部傾斜。

但值得警惕的是,新一輪光伏技術競爭已經悄然開啟,歐洲正在佈局電池組件轉換率達到20%,欲搶佔制高點,而中國企業的精力卻在下游電站開發,有更多的企業還在謀求進入,業內人士呼籲警惕新一輪產能過剩。而且,小企業的不利局面將進一步加劇,補貼、土地、限電“三座大山”壓力仍存,將繼續蠶食電站利潤。

此外,據瞭解,我國可再生能源電力發展,直接得益於價格和補貼政策,資金主要來源於可再生能源電力附加,經歷了五次調整後目前是1.9分/千瓦時,國家最後一批發放補貼的項目2013年8月底前並網的。2015年基金補貼約500億元,但累計缺口約400億元。“拖欠2年多不發放,電站投資收益比預期下降0.5%,相應電價成本推升2.5分/度。”王勃華表示,短期內缺口無法填補。

雖然當前第六批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申報終於啟動,但今後資金的持續性仍令人擔憂。根據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時璟麗的測算,按照2020年風電4600億千瓦時,光伏1600億千瓦時,風電、光伏與煤電價差不斷減小,附加應收盡收,當前附加需求為3.1分/千瓦時,光伏補貼需求占比40%左右。

限電的問題同樣嚴峻。資料顯示,2015年國家電網調度範圍內累計棄光電量為46.5億千瓦時,棄光率12.62%,全部集中在西北地方的甘肅、青海、新疆和寧夏四省區。其中甘肅棄光率達到30.7%,新疆為22%。

“兩年限電20%的情況下,一類資源地區電價需上升4分/度,二類資源區電價需上升2毛/度。新能源與化石能源的利益博弈、可再生能源全額收購沒能有效落實、電網建設不配套是限電重要因素。”王勃華稱,經濟下行壓力下限電問題嚴峻,短期內無解。

此外,土地性質及土地稅費的問題也顯在化,由於相關部門評定標準不一,耕地佔用稅、土地使用稅等影響提升光伏發電造價成本,而且地方性的贊助和產業投資比比皆是,一些地方甚至把專案分配給關係戶。

王勃華算了筆賬,地方性贊助和產業配套投資造成電站投資成本增加0.2—0.3元/瓦,耕地佔用稅如按10—20元/平方米一次性繳納計算,二類和三類資源區電站建設成本增加2-3毛/瓦,電價成本平均增加3分/度。此外,電站的彙集站、升壓站、線路及間隔等由電網公司大部分採用無償回購的形式,造成電站建設成本增加;以100MW電站項目為例,可造成成本提升2毛/瓦,電價成本增加2分/度。

多部門醞釀“降成本”組合拳

國家能源局發展規劃司副司長何勇健在日前召開的“2016中國能源發展與創新論壇”上表示,當前需要一個相對合理的能源價格和電力價格來支撐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光伏發電要保持適當的發展速度,而且降電價是必然趨勢,必須倒逼成本下降,優勝劣汰,這才是新能源能夠可持續發展的基本條件,

“目前十三五趨勢,隨著發展形勢和光伏發電成本下降,電價水準將降低,力爭2020年實現用戶側平價上網。”時璟麗也認為,達到預期目標需要解決限電問題,並且推動產業進步,此外全額保障收購目前正在徵求意見,將緩解和解決非技術性限電問題,向市場化過渡打基礎。而分散式光伏需要儘快探索出答案的關鍵問題商業模式和投融資模式,下一步發展結合電改在售電環節機制創新,啟動民用建築分散式光伏市場。

據她測算,土地費用在初始投資中不高於0.5元/千瓦時,運行期不超過1元/平方米,體現在發電成本上是0.04-0.05/千瓦時。而金融環境利好可期,如果融資成本利率再降一個百分點,電價需求降低約0.03元/千瓦時。此外,稅收政策也需要爭取,稅收增值稅即征即退50%,電價需求降低約0.04元/千瓦時。

《經濟參考報》記者瞭解到,今年國家發改委、能源局將通過實施領跑者計畫、競爭電價政策引導企業降低光伏成本,正和財政部、國土部、稅務總局、國開行等部門協調出臺補貼、土地利用、稅收、走出去、光伏扶貧等方面的新政。

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處長邢翼德表示,今年將積極推動提高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當前正和財政部有關部門協商,建議將居民、農業、自備電廠等納入徵收目錄,並進一步簡化補貼手續。與此同時,將鼓勵就地消納,規模上向中東部傾斜,同時鼓勵各種光伏發電形式的業態。

據透露,包頭、陽泉、大同、濟寧等一批GW級“領跑者”基地建設專案,將繼續進一步拉動高效電池市場需求。針對用地問題,國家能源局和國土部等有關部門將進一步溝通出臺差別化用地操作性的檔,同時屋頂光伏是戰略重點,要結合電力體制改革的售電側改革來做,同時將新能源和微電網結合起來。此外,還將放管結合,通過競爭配置專案資源,目前相關檔正在徵求意見。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