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醫療保健

關係萬千家庭 帶量採購藥價又降了 這些公司是最大贏家

中国财富网
2019-09-26 10:18

已收藏


原標題:關係萬千家庭,帶量採購藥價又降了!降幅最大藥品比試點中標價再降近8成,這些公司是最大贏家

藥品帶量採購試點全國擴圍的擬中選結果正式出爐!

9月25日,上海陽光採購平臺公示了“4+7”帶量採購擴面擬中選結果。結果顯示,25個“4+7”試點藥品擴圍採購全部成功,價格都降低到不高於“4+7”試點中選價格的水準。

 

關係萬千家庭 帶量採購藥價又降了 這些公司是最大贏家

 

2018年底,“4+7”個城市進行了藥品帶量採購試點。

在前次試點中選藥品價格50%-96%降幅的基礎上,本次帶量採購擴面中選價又有平均25%的降幅。在具體的品種上,降幅最大的為阿托伐他汀,齊魯製藥在“4+7”中標價的基礎上降價78.18%,氨氯地平相對於去年“4+7”帶量採購中標價降價60%。

降價幅度再次超預期

本次聯盟採購共有77家企業參與,擬中選企業45家,擬中選產品60個。與聯盟地區2018年最低採購價相比,擬中選價平均降幅59%;與“4+7”試點中選價格水準相比,平均降幅25%。

相對於首輪“4+7”帶量採購,此輪集采擴面部分品種的降價幅度超出預期。主要體現在,如果某個品種有3家以上藥企通過一致性評價,則價格多數再“腰斬”。如果通過一致性評價的藥企在3家以內,降價幅度相對較小。

關係萬千家庭 帶量採購藥價又降了 這些公司是最大贏家

以恩替卡韋為例,“4+7”試點採購時,正大天晴(0.5mg)中標價為0.62元,較原來價格降價幅度達96%。而此輪擴面採購,東瑞製藥、百奧藥業、廣生堂三家藥企的中標價在此基礎上又出現大幅下降,中標價分別為0.18元/片、0.2元/片以及0.27元/片。其中,東瑞製藥相較首輪的中標價降幅達71%。

瑞舒伐他汀是京新藥業的核心產品,“4+7”試點集采時由京新藥業獨家中標,公司當時的中標價為0.78元/片(規格:10mg*28片),較原來價格降價幅度達81.55%。此輪由瀚暉製藥、山德士以及正大天晴中標,其中,瀚暉製藥中標價最低,為0.2元/片。

獨家中標的藥品價格相對首輪的“4+7”集采試點則沒有變化,賴諾普利、右美托咪定、依那普利、氯沙坦等價格不變。由兩個企業中標的藥品有福辛普利、厄貝沙坦氫氯噻嗪、孟魯司特等,降價幅度在0-3%。

幾家歡喜幾家愁

此次採購擴面結果,可謂幾家歡喜幾家愁。個別上市公司的主營品種直接出局。

華海藥業無疑是最大的贏家。華海藥業旗下的7個品種全部中選。分別是厄貝沙坦、厄貝沙坦氫氯噻嗪、賴諾普利、利培酮、氯沙坦鉀、鹽酸帕羅西汀、福辛普利鈉,擬中標價格分別5.46元/盒、14.67元/盒、6.45元/盒、7.2元/盒、14.7元/盒、31.187元/盒和17.4元/盒。相對於此前的“4+7”集采試點中標6個品種來說,此次華海藥業多中標1個品種。

華海藥業24日晚間發佈公告稱,公司上述擬中標的7個產品,2018年度國內銷售收入合計約為7.19億元,約占公司2018年度銷售收入合計的14.10%。

以上多數品種中,華海的市占率低於20%,通過此次“4+7”及擴面的帶量採購,有望快速佈局到全國,節省大量在“進院”中花費的時間、人員和經費。根據“4+7”的執行情況來看,華海能夠享受由於降價帶來的巨大市場擴容機會。

齊魯製藥是一匹黑馬,中標5個品種,分別為阿托伐他汀鈣、奧氮平、利培酮、吉非替尼以及富馬酸替諾福韋二吡呋酯,中標價分別為0.12元/片、2.48元/片、0.05元/片、25.7元/片以及0.29元/片。

有哪些企業未中標而出局呢?

與“4+7”集采試點時瑞舒伐他汀鈣、苯磺酸氨氯地平和左乙拉西坦三個品種中標相比,京新藥業此次集采擴面參與投標的左乙拉西坦片、頭孢呋辛酯片兩個藥品中標,瑞舒伐他汀鈣、苯磺酸氨氯地平兩個藥品未中標而出局。

京新藥業2019年半年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8.58億、淨利潤3.26億,同比分別增長31.92%和52.89%。具體來看, 占比較重的中成品藥實現銷售收入10.89億元,同比增長32%。中成品藥中京諾(瑞舒伐他汀鈣片)銷售3.95億元、同比增長16%。瑞舒伐他汀鈣片的收入占總營收的21.26%,是公司核心產品之一。

面臨同樣遭遇的還有信立泰。首輪“4+7”帶量採購上,規格為75mg*的硫酸氫氯吡格雷由信立泰以3.18元/片獨家中標,而此次公示表裡已無法找到信立泰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賽諾菲2.54元/片獨家中標。

“華海藥業們”是怎樣煉成的

浙江的藥企,在上輪“4+7”試點時,已經是贏家,本輪全國集采時,他們又占多席。

這些中選企業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對原料藥價格的把控能力強,甚至有自己的原料藥生產線。無懼市場規模擴張後,原料藥漲價帶來的風險

浙江中選企業都是掌握原料藥的企業,原料藥製劑一體化企業在“最低價”通吃的遊戲規則中全盤勝出。仿製藥的成本主要有原料藥、輔料、包材的成本。而擁有技術門檻的原料藥,並且生產成本和管理成本遠低於行業水準的企業,將更有可能贏得“最低價”競爭之戰。

中選後,龐大的採購量需要有充裕的原料來支撐,一旦原料買不到,或者是原料漲價,對於中選企業來說,不買的話,量上不去;買的話,價格又上不去。如何保證供應是第二輪帶量採購給企業的真正考驗。

專利藥也將面臨價格戰

美國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藥物經濟學研究者周吉芳認為,隨著仿製藥市場重新回到薄利多銷的跑量模式,更多的藥廠會向專利藥轉型。專利藥的研發模式不同於仿製藥,而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高回報高風險模式。

專利藥物大多針對的是腫瘤、 慢性免疫疾病等治療需求尚未被滿足的領域,有很大的市場增長空間。藥企能否佔據生物製藥和靶向藥物的制高點,甚至走出國門與西方同行同台競爭,直接影響到我國未來幾十年的用藥安全和醫藥產業健康發展等問題。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