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醫療保健

【精選】結算單裡藏“貓膩” “醫保卡”竟成“購物卡”?

新华网
2019-04-08 15:12

已收藏


醫保基金是全體參保人員的共同財富,也是參保人員的生命保障,一般只能用於治病、吃藥等醫療消費。而醫保卡則是基層群眾看病報銷、享受醫保待遇的重要工具。不過,在一些地方,藥店變身超市,存在刷醫保卡購買洗髮水、按摩儀、氣床墊等非醫保用品現象。《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多地採訪瞭解到,近兩年,多省市人社部門大力整治醫保卡套刷現象,但由於各地對可納入醫保卡購買的非藥品缺乏統一規範,再加上缺乏執法依據、處罰過輕等因素,欺詐騙保、套刷等行為成為屢治難愈的痼疾,給醫保基金安全埋下隱患。

對違規藥店亮“紅牌” 整治風暴成效顯現

近年來,一些藥店變為超市,用醫保卡買洗髮水、衛生紙甚至零食等情況被曝光後,多省市人社部門開展了一系列“整治風暴”,取得一定成績。

社會醫療保險卡簡稱“醫保卡”,用於支付藥店購藥和門診醫療費用,是我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重要一環,被稱為群眾的“救命卡”。市民持醫保卡消費,只能購買相應的規定藥品。醫保定點藥店和醫院,都不允許擅自擴大醫保卡的使用範圍。

從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下旬,黑龍江省各級醫保部門暫停了367所違規定點醫藥機構醫保服務協定,與21所違規定點醫藥機構解除了醫保服務協定。自2018年9月底,陝西省開展打擊欺詐騙取醫療保障基金專項行動以來,截至2018年12月底,956家醫藥機構被約談限期整改、381家醫藥機構被通報批評、363家醫藥機構被暫停醫保結算、47家醫藥機構被解除定點協定,其中包括30家藥店。

武漢市人社部門規定,一經發現醫保定點藥店有此類行為,直接亮“紅牌”取消定點醫保藥店資格,兩年內不得再申報。記者近日走訪一些醫保定點藥店,除正常藥品外的消費已經無法實現,一些藥店的營業員對記者強調,現在醫保卡只能買藥。

“能刷醫保卡買蜂蜜、牙膏嗎?”在武漢市一家藥店,記者指著櫃檯上的商品詢問店員。一位店員十分警惕地回復說:“這些日用品不能刷醫保卡,但像蛋白粉這類保健品可以。”

記者在青海省、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等地採訪發現,以前,一些藥店可通過刷醫保卡的方式購買化妝品、洗髮水,現在只能購買阿膠漿、針灸器械、深海魚油等保健品。

結算單藏“貓膩” 套刷“由明轉暗”

儘管多地嚴厲打擊套刷醫保卡行為,但違規行為仍屢見不鮮。在一些地區,除了日用品,保健品同樣可以使用醫保卡購買。

在中部某省一個地級市的幾家藥店,如果有熟人,或者是辦了會員卡的消費者,老闆會讓店員從後面倉庫把洗髮水、牙膏這些日用品拿出來,刷醫保卡沒有正式發票,只有一個列印的白條收據。

在不少地方,使用醫保卡購買日用品很容易。記者在西部一家連鎖藥店購買了一種38元的日用品,銷售人員一直強調可刷醫保,但最後機器列印的社會醫療保險藥店結算單的收費專案一欄卻顯示為“蒲地藍消炎膠囊”。

記者在西部一家大型連鎖藥店購買某品牌益生菌產品時,產品推銷員主動告知可在這裡購買該品牌奶粉。“我悄悄告訴你,你可以刷醫保卡的。因為怕相關部門查,我們平時不會擺出來,但是你若有需要就可以直接刷醫保卡購買。”一位銷售人員說。

在雲南昆明市,一些連鎖藥店的店員熱情地向記者推銷標注為“保健食品”的“力度伸維C加鋅泡騰片”和一款名為“昆中藥三七”的牙膏,稱這些都支持醫保刷卡。記者看到,一位元顧客順利使用醫保卡購買了一款牙膏。

記者在西部某縣隨機走訪的七八家藥店中,絕大多數都可以刷醫保卡購買保健品。在該縣中學路的某家藥店,位於最後面的展櫃卻“大有文章”。記者看到展櫃雖不顯眼,但藥店工作人員表示這裡擺放的空氣霧化器、氣床墊、陶瓷壺都可以刷醫保卡。

除了日用品,保健品同樣可以使用醫保卡購買。在西部某縣的一家藥店,當記者表示家裡老人失眠想買保健品時,店家極力推薦氨基酸保健品和一種蛋白粉。“可以刷醫保,單據上我都給你開成其他藥品,不讓你花自己的錢。”在該縣其他幾家藥店,蜂王漿和各種蛋白粉等保健品均擺放在門口的顯眼位置,價格均不便宜。銷售人員表示都可以用醫保卡購買,只要是擺出來的都可以,不限數量和金額。

在昆明市、蘭州市等地一些藥店,店員表示店裡陳列的禮盒裝西洋參等保健品都可刷醫保卡。結算時,則換成另一款同等價格的產品。對此,店員解釋說:“購買的是他們的新產品,由於沒能及時被省醫保系統維護(錄入)進去,所以只能借同等價格產品結算。”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許多藥店都會推出會員積分換禮品的活動吸引消費者。按照刷卡或現金消費金額兌換相應積分,憑積分兌換壺、鍋等非醫療用品。在昆明一家藥店,其滿額贈品中包括手帕紙、洗衣粉、被套、不銹鋼鍋具等非醫療物品。

堵住制度漏洞 加大查處力度

業內人士表示,醫保卡“套現”屢禁不止暴露不少制度漏洞,也帶來多重隱患,建議有針對性地加強和完善監管工作,剷除醫保卡“套現”的土壤。

醫保卡套刷現象層出不窮的背後,是各地對於中藥飲品、保健品納入醫保支付目錄範圍的不統一,造成一些藥店超目錄範圍刷卡。一些地方允許群眾在定點零售藥店購買“國食健字型大小”和“衛食健字型大小”保健食品。但與此同時,記者查詢了2018年10月23日公佈的《雲南省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2018 年版)》發現, “枸杞子”“棗” “三七”以及“維C泡騰片”“三七牙膏”等均不在目錄中。雲南省醫療保障局工作人員表示,定點零售藥店用醫保卡買營養保健品、化妝品、生活用品等非醫療物品的行為屬於欺詐騙保。在西部一些縣城,雖然藥店工作人員聲稱“使用醫保卡購買保健品是允許的”,但記者向主管部門核實發現,按照當地相關規定,目前並不能以刷醫保卡的形式購買保健品,部分藥店的說法純屬忽悠,旨在提升價格不菲的保健品銷售額。

同時應該看到,醫保監管缺少專業執法隊伍,面臨“取證難”困擾。黑龍江省醫保基金監管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的醫保監管部門沒有專業執法隊伍,全省各級醫療保障部門中涉及醫療服務行業監督相關工作人員約四五百人,面對的是1萬多家藥店、3000多家醫療機構。查處時需核對進賬和出貨單,工作量相當大。西部某市人社局有關負責人表示,當前騙保的一個新特點是醫療機構和參保的患者預先串通好,通過給參保患者一定優惠,事先告訴患者應該回答醫保部門的調查,致使在打擊時取證難度比以前大了很多。“我們接到舉報有騙保交易的時候第一時間過去,往往還是面臨執法難題,因為調查取證的時候人家往往說辭一致,患者和醫院都說住院了,藥物也都用了,所以這時候取證不容易。”

業內人士建議,從國家頂層設計上,應儘快建立健全全國層面的醫保基金監管配套法律或條例,使各地醫保監管部門減少自由裁量權,避免各地標準不一。同時,應建立起醫保基金監管的專業執法隊伍,改變目前監管人員不足、執法威懾力較弱的問題。同時,對於各地納入目錄的專案進行規範和細化,避免模糊地帶給濫刷醫保卡留下操作空間。

與此同時,在各地的處罰案例中,往往也是高舉輕放,存在失之於寬、失之於軟的問題。建議有關部門會同公安部門,對參與醫保卡套刷的個人、藥店等予以重點打擊,加大查處和處罰力度,增強打擊的威懾力。

此外,多位受訪人士建議,疏堵結合,用好用活醫保個人帳戶。一些個人帳戶餘額較多,其帳戶資金很多時候處於閒置狀態,不少身體素質好、患病概率低的參保者認為“幾萬元錢放在那裡不划算”。對此,建議修改部分限制性條款,盡可能避免對參保者權益的不必要限制,如放開只能個人使用的限制,允許個人將帳戶餘額與家庭成員共用,彌補家庭支出的不足。“賦予職工對醫保個人帳戶支配更大的權利,規範其嚴格用於看病等用途即可,從而用好用活醫保資金,護佑群眾健康。這不會影響醫保資金的使用安全,反而提高了資金的使用效率,還有助於從根本上杜絕一些套刷亂象。”西部某市人社局負責人說。(記者廖君、覃星星、王建威、閆睿、劉宇琪、藺娟、王大千)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