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金融

披上“洋外殼”繞開監管,扮作區塊鏈“割韭菜”——ICO死灰復燃亂象調查

中国财富网
2018-09-26 11:24

已收藏

近日,人民銀行上海總部在官網發文,稱將持續防範ICO(首次代幣發行)和虛擬貨幣交易風險。在過去一年裡,央行等多部門聯手,嚴厲打擊ICO非法公開融資炒作,虛擬貨幣價格大幅下跌,監管成效顯著。不過記者近期調查發現,目前仍有一些ICO項目打著國外基金會的旗號,披上“洋外殼”繞開監管,或換上區塊鏈等“馬甲”欺騙投資者,圈錢融資“割韭菜”。

場外交易開口子,自媒體“推波助瀾”

去年9月以來,監管部門持續打擊ICO非法融資行為的成效顯著。一方面,國內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發幣平臺基本被關停、遮罩,主要虛擬貨幣價格距最高點普遍跌去70%以上;另一方面,人民幣與虛擬貨幣直接兌換被叫停,ICO炒作的資金主要來源被切斷。

儘管如此,近期記者調查發現,用人民幣購買ICO代幣依然不算困難。

當前,主流虛擬貨幣的購買依靠場外交易。登錄OTCBTC、CoinCola等多個平臺可見,平臺設有場外交易專區,通過支付寶、微信或銀行轉帳,就能便捷地購買比特幣、泰達幣等主流虛擬貨幣。然後再進入幣幣交易專區,可購買任意ICO代幣。

一位業內人士透露,所謂場外交易類似於淘寶購物,撮合買賣雙方完成人民幣與虛擬貨幣之間的交易。“看上去整個過程平臺不違反相關政策,但場外交易事實上變相給ICO代幣交易開了一個口子。”該人士稱。

除了場外交易,打著區塊鏈旗號的炒幣自媒體也異常活躍,較去年9月4日央行聯合七部委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它們甚至與交易平臺、ICO專案方聯手,扮演了“聯合收割機”的角色。

據業內人士透露,這些自媒體公號除了刊登項目方的廣告外,還承接軟文撰寫、專案專訪、線下沙龍等,起到了對ICO推波助瀾的作用。有的自媒體軟文,張口就開價10萬元或者至少1個比特幣,有的視頻專訪1分鐘收費1000元。

平臺轉戰海外,發幣過程更隱匿

記者調查發現,在監管趨嚴後,一些國內原有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看似關停,實則紛紛“出海”,轉戰境外註冊,並繼續向境內使用者提供交易服務。

例如,有的平臺跑到馬爾他註冊;有的平臺首頁為全英文,但其實還提供中文頁面;有的為逃避監管,在即時通訊工具電報(Telegram)上建群,方便籠絡“信徒”。

儘管監管部門對“出海”的交易平臺採取了網路遮罩措施,但通過購買VPN(虛擬私人網路)“翻牆”,登錄並不困難。

除了交易平臺,專案方也開始“出海”謀求“迂回發展”,發幣過程更為隱匿。記者曾在北京市海澱區一處創業孵化基地見到一位元ICO專案方負責人,他描繪了ICO發幣的“新生態”:

為逃避監管,首先在國外設立一家基金會,專門發行ICO代幣,募資仍主要面向國內投資人。項目白皮書可以在“淘寶”上購買,價格在4萬元上下。對外宣傳時,白皮書中的核心團隊基本為外國面孔,通常是花錢雇來“充門面”的,而站在背後的負責人極少露面。

“出海”的專案方會與交易平臺聯手炒作。行業研究機構區塊律動統計了今年上半年在幣安、OKEx等5家國內投資者最常使用的交易平臺上的專案發現,5家交易平臺共上幣337個,刨除重複共有264個幣種。這大致等同于國內外發行的264個ICO可供交易的代幣。

但事實是,今年3、4月份開始,ICO代幣大面積破發。截至8月21日市價計算,這264個上幣項目破發率為98.8%。

實施精准打擊,防止誤傷區塊鏈

記者採訪瞭解到,ICO項目破發,使得一些投資者血本無歸。天津的投資者劉鵬告訴記者,他從最初在聚幣網上投資虛擬貨幣開始,到去年9月4日後轉投伺服器在海外但主要面向國內的交易平臺,最初投入的8萬元如今只剩不到2萬元。

據他所知,有些人甚至貸款、借錢炒幣,經歷兩次“腰斬”算是虧得少的,虧損在九成以上的也大有人在。

面對虛擬貨幣炒作死灰復燃,業界呼籲監管需繼續深化。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研究員李虹含認為,一些自媒體公號存在虛假宣傳,誤導投資者,甚至與項目方聯手,利用股市操作手法“坐莊”謀取暴利。北京市金融工作局相關負責人表示,要對這些參與ICO炒作的自媒體及時採取關停等措施。

針對交易平臺及專案方“出海”逃避監管,專家指出,ICO監管必須堅持國際合作,形成監管合力。

當前,不少ICO發幣打著區塊鏈技術的旗號,但兩者之間並不能簡單畫等號。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黨委書記許澤瑋說,在我國明令禁止ICO的背景下,的確存在一些自稱做區塊鏈應用的公司採取“掛羊頭賣狗肉”的做法,將原本毫無價值的代幣經過概念包裝後圈錢融資“割韭菜”。

中國區塊鏈應用研究中心理事長郭宇航說,要把區塊鏈技術與虛擬貨幣炒作區分開,推動它向著解決實際問題的方向發展,“發展無幣區塊鏈項目,無疑是合規且有潛力的。”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