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非洲怎麼搞非正規經濟?

新華絲路奈洛比
2020-06-16 11:05

已收藏


新華絲路奈洛比6月13日電(記者丁蕾)在東非國家肯雅的首都奈洛比的街頭,隨處可見推著小推車賣Mandazi(一種油炸麵團,是肯雅及東非地區的傳統點心)的攤販,穿梭在車流中兜售花生米的流動攤主,用樹枝和木板簡易搭建起來的街邊小餐館,在兩顆樹之間拉根繩便開張營業的服飾店,地上鋪塊布的臨時雜貨鋪,現場製作竹藤傢俱的路邊作坊,以及幾桶水一塊布的路邊“洗車店”……在非洲大陸,地攤等非正規市場是不少家庭購物去處的第一選擇,也是許多人謀生的唯一出路。

龐大的非正規經濟

最近這幾天,在中非國家尚比亞的首都路沙卡,年輕的小夥子埃内斯特·奇布韋會在市中心繁忙路段向行人兜售布制口罩。“我每天賣口罩至少能賺50克瓦查(約合人民幣19元),現在這種情況下,起碼讓我有些基本收入。” 奇布韋說,生意好的時候,一天能賣十幾個口罩。

為抑制新冠病毒擴散,尚比亞政府自4月16日起要求民眾在公共場合必須佩戴口罩。疫情爆發之前,奇布韋主要在街邊售賣手機配件和電子產品,眼瞅著口罩銷路越來越好,他就改做起了口罩生意。

像奇布韋這樣的游商攤販和其他正規生產單位以外的行業都屬於非正規部門,在很多非洲國家和城鎮的經濟發展中佔據著重要位置,在創造就業崗位和收入機會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

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4月公佈的資料顯示,非洲非正規部門就業人數占就業總量的比重高達71%;其中婦女是主力軍,75%以上的女性都是非正規勞工。

非洲非正規經濟規模龐大,但稅收征管卻是難以覆蓋。為防止稅款流失,間接稅成為非洲地區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2019年3月的一份報告顯示,以消費稅為代表的間接稅占非洲總稅收比重達60%以上。報告認為,如果非洲地區能加強對非正規部門的徵稅,未來五年內每年將新增高達990億美元的稅收來源。

肯雅作為東非主要經濟體之一,非正規經濟十分發達。肯雅統計局資料顯示,肯雅就業人口中有八成以上都在非正規部門從事勞動;截至2019年6月底,肯雅批發零售和酒店餐飲業非正規勞工人數高達900.56萬人,占全部非正規勞工總數的60%左右。

南非作為非洲最大的經濟體之一,非正規經濟同樣充滿活力。據悉,路邊攤對南非國內生產總值的貢獻率約為7%,游商攤販占就業總人數的比重達22%。此外,地攤貨因方便便宜深受當地民眾歡迎。據南非民間組織C19聯盟,南非約有70%的貧困家庭主要從路邊攤購買食物。

疫情對街頭攤販的衝擊巨大。在南非第一大城市約翰尼斯堡,水果攤主塔利·達拉訥最近一直愁眉苦臉。今年55歲的她是三個孩子的媽媽,此前因為“封城”措施一直待家裡,也沒收入。她說:“不是我們不願意儲蓄,是我們無論賺多少錢都花在家裡和一些必需品上了。”

為抑制疫情擴散,南非政府自3月下旬以來在全國範圍內實施了“封城”措施,導致經濟活動大面積停擺。6月1日,南非將“封城”等級降為3級,八成商業活動恢復正常,預計有800萬人重返工作崗位。

複雜的管理難題

城市化的推行,低收入流動人口的大量存在,使得小商小販成為非洲城市的流動風景。總體來看,非洲擁有龐大的非正規經濟,具有顯著的增就業、創收入的效果。但不可否認的是,非正規經濟也會給城市管理、環境衛生、交通出行等方面帶來壓力,十分考驗城市的精細化治理水準。因此,在實際監管過程中,非正規經濟面臨諸多挑戰。

在肯雅擺攤做生意之前需從相關部門拿到許可證方可營業。例如,在奈洛比賣食品的小販需要取得經營許可證、食品安全許可證和衛生許可證等。2019年5月,奈洛比正式頒佈了《經營許可法(2019)》。根據該法案,所有游商攤販必須取得經營許可證方可入場經營;無證經營者一經查處,最高將面臨10萬肯先令(約合人民幣6638元)罰款和6個月拘役。

此外,法案規定,經營許可證將載明售賣商品的種類、兜售區域以及經營時間。普通游商執照費用為每月500肯先令(約合人民幣33元),而在奈洛比市中心獨立公園(一處深受當地人歡迎的休憩之地)經營的攤販每年需支付5000肯先令(約合人民幣332元)的牌照費。

肯雅雖以立法形式允許擺路邊攤,將非正規市場合法化,但由於擺攤群體過於龐大,絕大多數又是底層民眾,加上監管機制不夠完善,城市管理與商販之間的矛盾十分尖銳,法律的疏導意義遠大於實際效力,根本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種種問題。

2016年6月,在非洲第一大原油出口國尼日利亞經濟中心城市拉各斯,一名小販在躲避城管的過程中被汽車撞死。部分攤販憤怒之下,燒毀了14輛公共汽車等車輛。但事實上,尼日利亞早在2003年就頒發了法令禁止路邊兜售。

除了攤販與城管之際的積怨,許多正規店鋪對游商攤販的存在意見也很大。在奈洛比市中心經營一家電器店的商人約翰·瓦集拉認為,攤販擾亂了市場競爭秩序,傷害了路邊門店的生態系統。瓦集拉說:“許多顧客寧願從小販那裡購買低價劣質的商品,也不願從我們這裡買有保障的,我們有些店鋪甚至因此倒閉了。”

據統計,目前奈洛比全市約有5萬至10萬人依靠攤販就業。他們中的很大一部分並沒有在政府部門備案註冊,而是藏身於非正規部門,成為一種普遍存在。因為無證經營,他們常常遭遇城管打壓、驅趕和勒索。為解決這一問題,肯雅早在2018年就提出了《游商攤販(保護民生和規範街頭販賣)草案》,但立法機關遲遲還沒有通過該法案。
非正規經濟下的新機遇

非正規經濟在非洲的發展與該地區城市化進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肯雅統計局資料顯示,2019年肯雅城市化率(城鎮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比重)為31.2%,而2009年這一比例是24.1%。城鎮化過程中,非正規經濟是城鎮底層收入者在城市立足的重要方式。一些人看到了這股經濟力量,意識到路邊攤背後的機遇。

2008年,在牛津大學攻讀碩士學位的格蘭特·布魯克隻身來到肯雅研究課題。課題快要完成時,20歲剛出頭的布魯克決定留在肯雅繼續生活一段時間。他在給一家迪拜公司做香蕉出口調查時,發現從離奈洛比兩三百公里外的農場運送到奈洛比的香蕉竟然和從中美洲國家瓜地馬拉進口到倫敦的香蕉價格差不多。這一發現讓他相當震驚,深入研究發現供應鏈效率低下是造成農產品售價過高的根本原因。

農業是肯雅國民經濟支柱產業,占國內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以上。農業以小型農業生產為主,占農業總產值的75%左右。在肯雅,95%左右的新鮮農產品是通過非正規部門管道到達普通民眾的餐桌。但由於資訊不對稱,水果蔬菜從農場到小攤販手中往往要經過好幾道中間環節,抬高了最終市場價格。

2014年,布魯克聯合另一位合夥人在奈洛比創立了B2B農產品公司Twiga,通過旗下電子平臺,為供應商和農民打通資訊壁壘。目前,在Twiga上註冊的肯雅農民超1.7萬名,在奈洛比全市發展了超18萬非正規供應商。2019年10月,Twiga在由高盛領投的B輪融資中獲得了2375萬美元的融資,是當年非洲初創公司規模最大的交易之一。

當前,非洲非正規部門發展十分鬆散,而數字經濟發展潛力巨大,有望給其提供一個創造價值的良好平臺。

全球移動通信系統協會發佈的報告顯示,2019年到202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預計新增1.65億移動設備使用者,占全球新增用戶的23%。

報告說,到2025年,撒南非洲地區移動互聯網使用者總數將占該地區全部人口總數的40%;智慧手機使用率將從2018年的36%攀升至2025年的66%,增長率居全球首位。

報告預測,2019年到2025年,4%的移動設備新使用者來自尼日利亞,占比位列全球第四。報告預測,到2025年,尼日利亞將成為全球十大智慧手機大國之一,智慧手機連接數將達1.43億。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