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美國拉攏全球排擠華為,這個國家表示不站隊

华尔街日报
2019-02-22 14:43

已收藏


美國在全球極力排擠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卻遇到一塊意想不到的絆腳石: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

美國警告印度,使用華為設備升級電信網路會帶來嚴重的網路安全威脅,但十多位政府官員和行業高管透露,目前看來印度的政策制定者和電信公司基本上沒有被美國說動。不少人指出,即便這種風險存在,也被華為的價格優勢和技術實力所抵消。

印度手機運營商協會(Cellular Operators Association of India)負責人Rajan Mathews表示:“這裡的看法是,美國的行動更多是出於外交政策的考慮。”

多年來,美國一直在努力阻止華為主導下一代移動技術5G,而對美國動機的普遍懷疑正把印度變成華盛頓這場行動的一個意想不到的戰場。分析人士稱,雖然印度的5G發展剛剛起步,但印度市場舉足輕重,這個南亞國家所選擇的方向,可能關乎美國能否阻止中國對其他尚未選邊的國家施加影響。由於印度與中國長期存在競爭關係,多年來許多官員一直認為印度會站在美國這邊。

曾在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Intelligence Committee)工作的Andy Keiser表示,印度和日本的市場規模都很大,如果這兩個國家選擇了華為,將給全球電信基礎設施版圖帶來巨大影響。

知情人士稱,美國及其盟國官員正在向印度和其他一些國家傳達這樣一個資訊:在中國的威權統治制度下,華為別無選擇,只能屈從於中國政府及中共的要求,成為從事間諜或破壞活動的潛在工具。

但這項遊說工作在本周遭受挫折。德國官員表示,德國政府傾向于允許華為參與德國高速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德國網路安全機構高級官員及其他政府官員稱,在美國和其他盟友的幫助下,該機構最近進行了一次調查,沒有發現華為可能使用其設備暗中竊取資料的證據。

據一位瞭解內情的高級政府官員透露,負責國家安全的印度內政部本月早些時候在給總理辦公室、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負責人及其他人的一份備忘錄中稱,美國官員向他們傳達了對華為在印度發展情況的擔憂。

這份備忘錄稱,美國對這一問題感到擔憂。《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記者聆聽了關於備忘錄部分內容的描述。

美國駐新德里大使館一名發言人未回應置評請求。

華為一直否認牽涉企業間諜活動,並多次要求美國提供公開證據,證明該公司設備被用作監控工具。華為創始人上個月表示,該公司從未替中國政府開展過間諜活動,未來也不會。

華為三位輪值董事長之一徐直軍上周在深圳總部向國際媒體稱,美國是在對華為發起一次有組織、有策劃的地緣政治行動。

菲律賓是美國在亞洲的重要盟國,本月早些時候,菲律賓國會以安全擔憂為由在通過的年度預算中加入了一項條款,阻止為一個總值4億美元、將使用華為設備的視頻監控專案提供資金。該專案的相關協議是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11月訪問菲律賓時簽署的,這也是中國領導人13年來首次出訪菲律賓。

但印度並沒有採取類似的行動打擊這家中國企業。印度約有13億人口,近年來國內互聯網經濟出現爆炸式發展。數以億計的消費者首次通過可接入2G、3G和4G移動網路的廉價手機接觸到互聯網。

在2G網路時代,人們可以通過移動設備進行語音通話,3G時代各種應用程式開始盛行,4G時代的網路連線速度大大提高。但5G移動網路可能更具革命性,可以驅動自動駕駛汽車,創造出即時虛擬實境,讓心臟監視器等設備接入互聯網。

近年來,印度電信企業已將資料費削減多達90%,在某些套餐中,4G網路上網費用還不到每月兩美元。

據印度政府去年的一份報告顯示,預計未來五到七年,移動運營商將斥資約1,000億美元打造5G基礎設施,儘管印度的每用戶平均收入在全球墊底。

研究機構New Street Research駐紐約的分析師Spencer Kurn表示,在這期間,印度的相關投入可能接近300億美元。

但即將到來的花銷意味著電信公司需要節省每一個盧比,預計今年夏天印度將進行新的5G頻譜拍賣,最早可能于明年推出5G服務。

華為對5G領導權的極力爭奪在去年3月份印度南部港口城市金奈的一家五星級酒店中上演。這家中資公司派遣了40位代表參加在那裡舉行的5G標準設定會議,代表人數僅次於三星電子,超過競爭對手高通公司的30人,是愛立信和諾基亞代表數量的兩倍。各家公司通過召開標準設定會議來敲定5G技術的性能規範。

會議間隙,在這家酒店的會議室裡,背著雙肩包的華為員工聚集在封閉的吸煙室中,也有人與競爭對手公司的工程師用英語交談,不時會停下來用普通話討論會上的活動。

印度仍對中國保持警惕,但身處競爭激烈的印度電信行業的企業卻需要華為提供的具有吸引力的交易,它們認為美國的安全擔憂過頭了。

據一位知情的印度政府高級官員表示,印度希望迅速行動起來享受5G成果,並將“根據我們的條件,而不是迫於美國的壓力”選擇供應商。

設備供應商必須獲得政府正式批准才能參與移動運營商試驗。華為正等待印度批准這類試驗。

這位官員表示:“華為如今走在5G技術的前沿,不容忽視。”“所有技術都有安全隱患和漏洞,單單針對華為是不對的。”

這位官員稱,美國官員一直在推動印度決策者與美國公司接觸,比如華為的主要競爭對手高通公司。

與此同時,一名高級政府官員表示,印度電信設備與服務出口促進委員會(Telecom Equipment and Services Export Promotion Council)最近幾周致信印度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人,以國家安全為由要求禁用華為設備。印度電信設備與服務出口促進委員會是由國內外電信設備和服務公司組成的一個行業團體。

這個行業團體由印度政府在2008年成立,成員包括芬蘭諾基亞和瑞典愛立信在印度當地的關聯公司。該團體的官員表示,華為和中興通訊(ZTE Corp.)並非該團體成員,因為這兩家公司只將設備進口到印度。中興通訊是一家規模相對較小的中國公司,也生產5G設備。

印度電信行業非常依賴進口設備,90%的設備都為進口。這為華為的技術提供了沃土。未來幾年對設備的投資料將達到數千億美元,從而打造一個連接智慧手機、汽車、工廠元元件和其他機器的網路。

美國施加壓力要求各國站隊,這讓印度等發展中國家陷入困境。這些國家剛剛著手升級本國的互聯網基礎設施。對它們而言,華為是一個潛在的至關重要的硬體供應商,能提供極具競爭力的價格,如果按照美國的要求遠離華為,要麼可能在技術上落後,要麼可能需要花更多錢購買非中國設備。

印度目前仍有數億人沒有上網,亞馬遜公司和沃爾瑪等美國企業巨頭正投資數十億美元押注于印度的未來。

曾在奧巴馬主政時期擔任美國國務院網路問題協調員的Chris Painter說,奧巴馬政府上臺之初便把與印度的合作列為網路安全戰略的重中之重,通過國務院、國土安全部及白宮與之對話,以便就網路安全威脅資訊共用以及一個概述雙方共同的網路安全優先事項的整體框架達成協議。

Painter說,華為當時並不是相關對話所關注的重點,但印度官員像美方一樣,也對中國從私營企業竊取智慧財產權的網路盜竊問題頗為警惕。

Painter表示,雖然擔心的問題一致,但“印度是獨立的,不會只因為美國希望他們這樣做就去做。他們顯然有很多不同的優先安排和不同的歷史。”

當被問到印度是否會聽從這些請求時,一位西方官員回應稱:“他們聽不聽是一回事。他們有沒有聽到是另一回事。”

一位曾在中印邊境工作的官員表示,印度軍隊甚至在某些與中國接壤的敏感邊境地區也使用中國的通訊設備,不過政府試圖確保中國設備被禁止訪問軍方的內部網路。

印度前內政部長G.K Pillai稱:“多年來印度一直非常明顯地親美,但我不會說它反中。”

來源:華爾街日報  譯者: Coral Zhong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