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彭博:2019年中國債務違約量將創新高

Bloomberg
2019-05-08 11:11

已收藏



2019年將成為中國債市違約規模最大的一年,凸顯出政府去杠杆運動的影響正在擴大。

 
據彭博的資料顯示,今年前4個月,中國企業國內債券違約量達到392億元,是去年同期違約總量的3.4倍。2019年目前的違約量也是2016年同期違約量的3倍還多。與2018年不同的是,2016年的債務違約主要集中在上半年。趨勢已經很明顯:除非事態有所轉變,否則2019年的債務違約量將創新高。
 
 
中國不斷向銀行施壓,要求它們向私營部門提供信貸,尤其是中小企業。本週一,央行宣佈降准。但與此同時,政府也在收縮影子銀行體系。在影子銀行體系中,信貸決策受到的監管較少,也更容易建立不可持續的杠杆。

 
正是這種資金短缺導致了自2017年年末至今的違約激增。相比之下,2016年的情況更像是中國去產能過剩在信貸市場的反應。

 
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駐香港分析師Nino Siu等上月在報告中寫道,債券期限較短意味著企業需要頻繁地再融資,實力較弱的公司可能會遇到困難。“銀行不願意貸款給實力較弱的公司。此外,隨著政府收緊監管,實力較弱的中國企業所依賴的影子銀行業務將繼續萎縮。”

 
以下是今年為止債券違約量最多的五家公司:

 
新光控股
新光控股集團業務涵蓋房地產投資和零售。其董事長周曉光被部分媒體冠以“飾品女皇”稱號。據財新傳媒報導,周曉光與丈夫從街頭小販起家,一起創辦了這家公司。

 
新光曾是浙江三大私營企業之一,而據彭博的資料顯示,2019年該公司未能按時償付70億元債券。

 
雖然部分地方和國家機構已經介入,為陷入困境的企業提供支援,比如山東省今年初向中國萬達集團伸出援手,但新光並未得到這樣的援助。4月29日,上海清算所發佈申明稱,在杠杆推動下,新光這些年來得以擴張。如今這家控股公司及其三家子公司已進入破產重組程式。

 
山東勝通集團
山東勝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是近幾個月山東省少數幾個陷入破產的民營企業中規模最大的一家。這家鐵絲製造商的一個突出特點是它參與交叉擔保(即公司承諾支持其他公司的債務)的程度。這導致山東當局通過援助中國萬達來應對蔓延風險。

 
山東勝通今年已有46.5億元債券違約。此前,該公司曾提供了價值約860億元的債務擔保,這相當於是其截止2018年6月淨資產的35%。

 
中國民生投資集團
被譽為中國“民營金融教父”的董文標曾將中國民生投資集團比作中國版摩根大通。中國民生投資集團的投資覆蓋醫療和航空,該公司的投資資金部分來源於影子銀行,而影子銀行卻意外成為中國去杠杆化進程的犧牲品。

 
中國民生投資集團1月底發生債務違約時震驚了債券持有人。雖然2月14日它通過出售土地權益籌集到足夠現金償還了債務,但到4月份,由於一家子公司未能按時付款,它發行的美元債券出現了違約。該公司還於4月底發生一筆國內債券違約,不過兩天后還是償還了債務。自2018年初以來,該公司已經削減了430億元的有息債務,並試圖通過債務重組和業務重組來解決流動性危機。

 
中信國安集團
與榜單上其他公司不同的是,中信國安集團與政府有著重要聯繫,這通常意味著債券持有人可以放心了。問題在於,它沒有控股股東,導致國有企業中信集團提供支援的權力有限。中信國安的投資範圍覆蓋金融投資到房地產。

 
在一系列資產沒收損害了該公司的流動性之後,該公司上個月發生了30億元債務違約。這表明,中國去杠杆化的痛苦不僅局限於私營部門。最新財務業績顯示,截至9月底,中信國安累計負債超過1780億元,在岸債券餘額至少為150億元。

 
該公司在其官網上宣稱“國安永遠爭第一”,力爭成為世界500強跨國企業集團。目前,該公司是2019年中國債務違約量前五大公司之一。

 
國購投資集團
國購投資集團位於安徽,是安徽省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之一,業務涵蓋住宅和商業地產。隨著投資者對該公司的杠杆率越來越擔憂,它面臨著一連串的麻煩,投資者行使了提前償還債務的權利,使得該公司財務狀況更為緊張。

 
國購和中信國安並未就違約事件迅速予以置評。打給新光和勝通的電話無人接聽。

 
東方金誠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首席經濟分析師王青認為,“‘實力較弱’公司的巨大再融資壓力”是今年大量債務違約背後的原因。“投資者對私企發行的長期債券仍持謹慎態度,因為私企可能出現更多債務違約”。

來源:Bloomberg
譯者:Jennifer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