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日本經濟溫和復蘇 超寬鬆政策仍將持續

中国财富网
2018-12-27 11:28

已收藏


2018年下半年,日本國內投資需求不振,增長壓力有所加大。目前日本國內失業率維持在低位,物價水準有所回升,但距離央行2%的通脹目標仍有距離。總體來說,2018年,日本國內經濟保持溫和復蘇態勢,寬鬆貨幣政策將繼續維持。

經濟增長動能乏力

日本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出現負增長。內閣府11月14日公佈的統計資料顯示,三季度經季節調整後實際GDP環比下降0.3%,按年率換算為下降1.2%。而跟民眾生活實際感受更為接近的三季度名義GDP增長率,即未扣除物價變動因素的增長率為負0.3%,按年率換算為下降1.1%。

資料顯示,日本三季度GDP負增長主要原因是今夏酷暑、暴雨、颱風、地震等自然災害造成的內外需雙雙下降。其中,酷暑、暴雨等惡劣天氣令消費者減少外出遊玩和用餐的次數,災害造成蔬菜減產,進而推高生鮮食品價格。同時,颱風“飛燕”造成關西機場一度陷入癱瘓,影響了電子零部件等的出口。此外,北海道地震等因素導致訪日遊客數量和消費急劇減少。

分析指出,雖然自然災害等一次性因素的影響四季度會消退,但出口下滑表明全球貿易局勢也是阻礙日本經濟復蘇的又一大障礙。全球貿易局勢的不明朗,讓日本這個出口導向型的經濟體增長前景面臨著很大壓力。

另外,日本居民消費同樣疲弱,缺乏明顯走強信號。日本內閣府日前公佈的最新家庭消費支出資料顯示,10月日本家庭消費支出連續兩個月下降,實際工資已經出現連續3個月的負增長。三菱日聯摩根士丹利證券高級市場經濟學家Shuji Tonouchi稱,工資即使出現輕微增長,也不足以覆蓋生活成本的升高,這讓家庭消費支出增長受到了限制。而消費的疲弱,反過來讓企業不敢輕易提高商品售價。此前長期的低增長和通貨緊縮,讓日本的消費者對價格十分敏感,妨礙了日本央行2%的通脹目標的實現。

勞動力短缺拖累經濟發展

日本經濟持續低迷,最主要的原因是嚴重缺乏“勞動力”。不僅如此,人口老齡化導致日本政府養老支出不斷增加,同時財政稅收在相應的減少,這些都使本已乏力的日本經濟雪上加霜。

日本厚生勞動省12月21日公佈的人口動態統計預測顯示,2018年日本國內出生的嬰兒為92.1萬人,比去年減少2.5萬人,連續3年低於100萬人,是自1899年開始這項統計以來的最低紀錄。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統計,2012年-2017年,五年間日本的人口數量減少了100多萬,而下一個五年(2017-2022)內,日本人口的減少數量將會超過200萬。目前,日本15歲到64歲的人口有6600萬人,預測這個勞動年齡層到了2040年將減少約1500萬。如果日本不解決“勞動力”問題,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濟將會長期持續低迷。

民間機構東京商工研究所今年9月份發佈的調查顯示,8月,日本由於沒有後繼者、人手招聘困難等原因,經營陷入困境,難以為繼、宣告破產的企業達45家,刷新歷史紀錄。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上個月發佈報告表示,據資料類比估計,基於日本當前政策下的人口情況,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水準將在大約40年內降低25%。

12月8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所屬的執政聯盟強行通過將允許更多藍領外國勞動者進入日本的立法。日本政府12月25日舉行內閣會議,正式批准有關擴大引進外國勞動者的“基本運用方針”等文件。分析認為,安倍政府此次急於通過發出外勞准證的正規辦法,反映出日本的勞動人口銳減已對國家經濟發展構成威脅。

日本PERSOL綜合研究所與中央大學10月份公佈的研究報告顯示,到2030年,日本勞動力缺口將達644萬人。按行業來看,服務業缺400萬人,醫療領域缺187萬人,批發與零售業缺60萬人。按地區來看,東京缺口最大,為133萬人。

政府為了填補巨大的勞動力缺口多管齊下,除了不斷推進技術革新、提高勞動生產率,還鼓勵老年人繼續就業、鼓勵女性重返職場等。解決了“勞動力”短缺的問題,日本經濟才有可能出現持續的增長。雖然日本政府通過了《出入境管理法》,但是治標不治本。要想促使日本的經濟持續增長,鼓勵生育才是解決日本經濟持續低迷的根本辦法。

超寬鬆政策仍將持續

投資、出口和消費的放緩甚至萎縮,讓日本經濟增長的動力不足。為了刺激經濟,日本的貨幣政策將繼續維持寬鬆狀態。

日本央行12月20日召開金融政策決策會議,決定繼續維持目前超寬鬆貨幣政策不變。日本央行在會後發佈的聲明中說,考慮到經濟、物價面臨各種不確定性,包括明年10月調高消費稅稅率的影響,央行決定維持目前的超低利率。短期利率繼續保持在負0.1%的水準,長期利率維持在零左右。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近日指出,由於通脹目標還未實現,繼續當前的寬鬆政策仍是日後貨幣政策的重點。他認為,美國貿易保護主義舉措直接或間接傷及包括日本在內的全球產業鏈,讓日本經濟復蘇在今年下半年面臨了較大的外部風險。

日本央行在2016年9月引進了“定量和定性貨幣寬鬆(QQE)與收益率曲線控制”的貨幣政策框架,試圖通過拋長買短拉高長債收益率,引導短期利率在負0.1%,長期利率於零左右,以實現2%通脹目標。如今政策已經實施了超過兩年,日本央行總資產也膨脹至歷史新高。日本央行資料顯示,截至9月底,該行總資產約為545.6615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3萬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6.3%。

日本央行副行長田部昌澄也強調,維持日本央行大規模刺激計畫以確保經濟仍強勁到足以推升物價和薪資,這點至關重要。“日本距離實現2%通脹率只走了一半的路。如果經濟再度承受壓力,日本可能會重新陷入通縮。日本央行將通過持續的大規模貨幣寬鬆措施,設法讓通脹加速到與經濟相稱的水準。”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