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金融

同業存單發行套上“箍” 中小銀行或遇縮表壓力

中国证券网
2018-01-05 09:32

已收藏


4日,17家銀行公佈了2018年同業存單發行計畫。截至目前,已有逾60家銀行披露了2018年發行額度,較2017年實際發行量大幅縮減。

記者從銀行內部人士處瞭解到,去年底央行設定了2018年同業存單備案額度測算公式,將同業存單納入了同業負債占總負債的比例予以限定,壓制了各家銀行的發行上限。截至發稿,部分中小銀行已經收到該額度通知,但一些規模較大的銀行尚未收到相關通知。

業內預期,2018年同業存單總發行量或將顯著下降,同業存單市場將結束狂飆突進的野蠻增長時代。對於銀行而言,從負債端“戒掉”對同業存單的依賴後,需要重新調整結構,尋找新的負債路徑。部分中小銀行甚至面臨縮表壓力。

今年發行額度銳減

一家股份制銀行金融市場部總經理告訴上證報記者,今年該行的存單額度減少了四分之一,以往這個額度是通過協商得來,沒有太確定的標準。

記者梳理中國貨幣網公告瞭解到,目前已經披露發行額度的60多家銀行以股份行、城商行和農商行為主,且全面開始收縮。以寧夏銀行為例,截至2017年12月14日,該行去年共計發行692.3億元同業存單,而2018年計畫發行額度為260億元,不到去年發行量的四成。

同樣遭遇大刀闊斧削減的還有青島銀行、重慶銀行、蘇州銀行、九江銀行、廣州銀行等,削減幅度在30%至60%不等。

近年來,同業存單因其便利性成為銀行擴張負債端的“利器”,經歷了一波爆發式增長。去年發行額度高達20.18萬億元,創下歷史新高,占全年債券發行量的一半左右。

其中,城商行和股份行是最大發行主體,去年發行規模分別約為8.8萬億元和8.4萬億元,占總發行量比例分別為44%和42%,農商行發行量超過2.4萬億元。相比之下,國有行對同業存單的依賴度最輕,去年全年發行量僅為3655.1億元。

其實,從去年開始,對同業存單的監管已經明顯收緊,多道政策劍指同業存單亂象。銀監會46號文要求自查是否存在同業存單空轉現象。央行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提出,從2018年一季度評估起,將資產規模5000億元以上的銀行發行的一年以內同業存單納入同業負債占比指標進行考核,對其他銀行繼續進行監測,適時再提出適當要求。與此同時,央行還取消了期限超過1年同業存單的發行,意在縮短同業負債期限,防止銀行借新還舊、期限錯配。

縮表壓力增加

不僅是來自監管的壓力,其實銀行從自身經營層面也越來越缺乏發行同業存單的動力。“原來銀行發存單做委外、投理財賺錢,但現在同業存單的價格波動這麼大,成本和收益很容易出現倒掛。”上述金融市場部總經理表示,再加上資產端需要扣除風險資產佔用,刨除流動性風險和信用風險的成本、金融管理費用等,剩下的空間幾乎很難賺錢。

跨年前,AAA評級的1個月期同業存單利率高達5.5%,昨日已經跌至3.9%左右。一周之內波動利差超過160個基點。

記者瞭解到,目前各家銀行都在收縮同業存單戰線,調整負債端結構。“收縮過程中還有一定慣性,銀行發行同業存單所對應的資產期限並不一定完全匹配,但隨著資產陸續成批到期之後,資金回收,不再通過存單融資,杠杆就下降了。”上述金融市場部總經理表示。

去年,同業存單淨融資額首次出現下降也印證了這一趨勢。2017年同業存單淨融資額為1.72萬億元,僅為2016年的一半。

不過,從當前發行結構不難看出,中小銀行的存單瘦身壓力依然較大。過去每到季度末,中小銀行迫于業績和流動性壓力,會通過同業存單來融資。

機構統計資料顯示,以股份行、城商行為主的部分中小銀行,其廣義同業負債占總負債比例仍整體較高,最高者超過一半。而國有大型銀行在負債端的主動性較強,對存單依賴並不高,該占比整體在10%甚至更低。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趙亞蕊認為,嚴監管環境下,銀行或者壓縮資產端規模或者尋求新的負債路徑。除了同業存單以外,正常的存款是最好的負債來源,這也是近期各家銀行都在攬儲爭奪存量的主因之一。

負債端管道受限,縮表壓力隨之而來。一位元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中小銀行的傳統負債來源爭不過大行,同業負債又受限,未來負債端擴張速度必然要放緩,甚至是一些存量到期的負債都面臨滾動的壓力。如果負債端續不上,只能被動拋售資產或者高成本融資維持負債端,但支撐時日有限,最終可能還是要縮表。

趙亞蕊預計,2018年中小銀行依賴同業存單來進行加杠杆和擴張資產規模的將會受到明顯限制,同業存單發行規模也會出現一定程度下降。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