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 投資

​2018年版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出爐,歐盟商會怎麼看?

新華財金 新华丝路网
2018-10-12 11:55

已收藏


近期,中國與歐盟之間的交流頻繁。繼中歐經貿高層對話後,7月12日,第十八輪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在比利時舉行。中國商務部稱,雙方將在為期兩天的談判中力爭取得盡可能多的進展。

7月10日,中國歐盟商會發佈了《後達沃斯時代的中國——改革勢在必行》報告,從不同行業的歐洲在華企業角度,分析了18個月以來中國改革開放進程的成就。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何墨池在會後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專訪時說:“我們看到,自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在過去18個月的改革步伐,確實是大大快於以往。總體來說,中國政府在改革開放是非常認真的,但是也要加快速度。”

何墨池同時也指出,中國需要加快改革的步伐。他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他期待下次中歐經貿高層對話上,雙方交換的中歐投資協定談判中關於市場准入的出價。

經濟觀察報:自達沃斯論壇以來,中國已經承諾做出改變,並且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您感受到了哪些領域的切實變化?

何墨池:我們看到,自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在過去18個月的改革步伐,確實是大大快於以往。一共有四個領域進展得尤其突出,包括環保、消費品、地方營商環境和研發環境。

首先是環保政策的執行力度。這一點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如果能夠繼續下去,拓展到其他的經濟領域,這將表明一個清晰的經濟信號,那就是中國確實要致力於營造一個非常公平的營商環境。如果沒有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市場就沒有辦法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當然環保執法力度加強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中國的中產階級現在日益需要一個更高品質和更好的生活。

改革推進的第二大重要領域就是消費品領域,這也和消費者需要更加安全、更好、更低關稅的消費品有關。中國的中產階級有5億人口,每天的收入是十到二十美元。一個定義中產階級更好的標準是,他們選擇消費品的時候不僅僅是依據價格,他們可能更加看重的是品味、品質、自我表達和安全。我們看到中國中產階級的消費在不斷發展,比如上海,上海帶頭制定了食品安全標準並與國際接軌;另外在深圳,也採取了類似方式加強了對消費者的保護。

其次,針對一些地方營商環境的變化,我們讓各個分會與各個地方進行交流,比如說在國務院的5號文和39號文發佈之後,地方的政府採取了什麼措施來執行有關的政策,在報告中也有評估。其中,華南地區是最為領先的。

最後,在研發領域我們也看到了非常積極的進展,主要是在日常經營的領域。我們看到,中國的簽證政策對外資企業有所放鬆,使得外資企業能夠招募各國不同年齡、階段、經歷的人到外企工作。此外,在研發投入方面,稅收方面也不斷有優惠的政策。

經濟觀察報:中國的改革和開放是否足以給歐盟企業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

何墨池:這個問題要分行業來看。在過去的十八個月裡,醫藥行業可能是發生變化最大的行業。改革和開放體現在程式上的簡化,從藥品的註冊、進口程式到降稅,實實在在在發生變化,使得外企的藥品註冊審批時間大大縮短。在國家基本醫療保險藥品目錄中,也加入了更多的創新藥。現在外企在做藥品通關的時候,也可以使用自己的測試方法,而不像從前必須要國家強制的一些檢測機構來完成。另外,中國的癌症發病率在不斷上升,但現在這些癌症藥物的進口關稅也被取消了,而且這些優質藥品的增值稅從17%降到了3%。還有很多中產階級喜歡的產品的進口關稅也在不斷下降,比如說葡萄酒和其他酒精飲料,牛油果和乳酪等。

經濟觀察報:對於中國在金融等領域的市場准入的開放,您有什麼看法?

何墨池:市場准入的放寬不僅僅是取消股比限制。中國有很多大型的銀行,總體來說,在中國這個市場上,銀行的數量並不是特別多。中國的銀行僅僅是在中國的市場內發展,它的規模就已經超越了世界上絕大多數銀行。如果在中國銀行買百分之幾的股份,這個金額也已經非常驚人了。另外我們也聽到中國金融業的領導也說,希望外資金融機構能夠更加深度地參與中國的市場競爭,這樣才能夠提高中國金融機構的競爭力和管理水準。我們希望,外國的金融企業能夠在一些合理的領域做出貢獻。包括一些跨境服務、境外服務、全球市場等領域。在這些領域我們確實希望可以控股或者占較大股份,同時需要市場許可才能實現。銀行業的開放在當時宣佈的時候是非常高調的,但是如果需要銀行業更加開放,還需要取消更多的監管障礙、減少企業報告方面的負擔、跟上許可方面的配套措施等。

中國的市場准入開放我們非常歡迎,但是如果沒有一些配套監管措施的話,具體的成效可能非常有限。我們希望中國政府能非常迅速地解決這些監管障礙。

經濟觀察報:6月28日,2018版全國負面清單出爐,清單條目從63條減少到了48條,您對此有什麼看法?是否有更多企業願意進入中國?

何墨池:上一次評論負面清單的時候,我們對國際石油公司只能在中國建30個加油站的規定是不滿的,現在最終全部放開了,我們表示非常歡迎。目前已經有大型石油公司在瞭解進駐中國的可能性。

經濟觀察報:您如何看待貿易爭端?您認為是否會有轉機?

何墨池:關稅是施加給消費者的,最直接的影響是消費者承受了代價。很多企業認為全球是一個開放的體系,因此他們在佈局生產體系的時候都是佈局全球價值鏈和各個大陸的分銷體系。有了關稅之後,企業的盈利水準會被直接影響,所以他們需要在各個地區之間做生產佈局的一些調整。比如說,一些企業需要重新調整全球供應鏈,來把關稅影響降到最低。還有一些會員企業,經常召開危機工作會議,來減緩這些措施給他們帶來的負面影響。還有一些企業說,他們在中國獲得了一些新的合作企業,這些中國企業沒有和美國企業合作,而是和歐洲企業合作。當然,我們也不是希望這種方式獲得合同。我們希望通過開放公平的競爭來獲得合同。

中國從全球的經濟體制中受益,中國來維持全球經濟體系也是符合中國的利益,作為企業來說,我們也希望全球經濟環境繼續完好無損地運行下去。現在我們面臨的挑戰是,一方面是要做好心理的建設,另一方面是中國要進一步改革並且發出明確的信號,即進一步化解矛盾,深化改革開放的議程。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