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資訊

“蘿蔔章”拖累 它會是A股第二隻“面值退市”股嗎

中国财富网
2019-06-21 11:09

已收藏

時隔10個月,A股有可能迎來第二例“面值退市”股。

*ST華業昨晚公告,公司股票已連續10個交易日(2019年6月6日-6月20日)收盤價格均低於股票面值(即1元)。一旦連續20個交易日(不包含公司股票停牌日)的收盤價均低於1元,上交所有權終止公司股票上市。

“蘿蔔章”拖累 它會是A股第二隻“面值退市”股嗎

若*ST華業觸發退市條件,那麼滬深兩市將各有一家“面值退市”股——深市的中弘股份,滬市的*ST華業。

“非標”年報 股價腰斬

自4月30日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覆牌交易以後,*ST華業一度上演“跌停潮”(如下圖),公司股價從複牌前的2.78元/股直接跌到昨日收盤時的0.87元/股,累計跌幅達到68.71%。目前,*ST華業總市值僅有12.39億元。

“蘿蔔章”拖累 它會是A股第二隻“面值退市”股嗎

之所以被ST,源于*ST華業2018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被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據中證君梳理,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非標準審計意見內容包括四個部分:

第一:*ST華業子公司重慶捷爾達涉及未經董事會及股東大會審批的擔保訴訟,訴訟本金達17.13億元。

第二:*ST華業及子公司應收賬款債權投資涉嫌被合同詐騙。截至2018年底,應收賬款債權投資業務期末餘額為71.13億元。

第三:*ST華業子公司重慶捷爾達和海宸醫藥銷售收入有關事項。兩家公司原實控人、*ST華業第二大股東李仕林失聯及應收賬款債權投資詐騙案件事項尚處於警方偵查階段的影響,儘管公司多方協調,但審計條件仍受限制,不能對兩家公司的銷售收入涉及的客戶實施必要的函證、走訪等審計程式,也無法實施其他的替代程式。

第四:持續經營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因資金短缺,無法償還到期債務,涉及眾多訴訟,且由於訴訟事項導致公司及子公司多個銀行帳戶被凍結,所持多個子公司股權、多處房產被凍結。

百億“蘿蔔章” 深陷困境

實際上,去年爆出百億“蘿蔔章”應收賬款債權騙局後,*ST華業已經深陷困境。

*ST華業去年9月27日晚公告,子公司投資的應收賬款出現逾期,追償小組在現場走訪時向債務人出示恒韻醫藥與公司方面簽署的協議,債務人方面否認存在協議中列示的債務,檔上公章系偽造,確認債務並不真實。彼時*ST華業應收賬款存量規模為101.89億元,全部從恒韻醫藥受讓。

這一“黑天鵝”事件,讓*ST華業在短短12個交易日(2018年9月27日-2018年10月19日)累計下跌58%,換手率達到77%。

“蘿蔔章”拖累 它會是A股第二隻“面值退市”股嗎

此後,*ST華業不斷曝出債務違約、實控人暫無法回國、控股股東質押股遭強平、董事涉嫌詐騙被刑拘等一系列問題。

公司業績也慘不忍睹——2018年公司營收48.87億元,虧損額高達64.38億元。

債務連續違約——2018年涉及本息5.36億元的“17華業資本CP001”違約後,今年6月4日又公告“16華業02”無法按期兌付兌息。此外,6月3日起,控股股東持有的公司股份2.92億股被法院輪候凍結,子公司持有的2億元私募基金也被司法凍結。

在基本面短期無法有效改善的情況下,*ST華業的股價恐繼續承壓。

時間不多了

此前,中弘股份是第一家因連續跌破1元面值而被強制退市的公司。

為避免退市,原中弘股份在最後時刻相繼拉來加多寶、安徽國厚資產“救火”,但於事無補。2018年8月29日,原中弘股份發佈第一次連續1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於股票面值(即1元)可能將被終止上市的風險提示。儘管在去年9月5日收盤時股價重回1元,但9月13日複牌後到10月18日,股價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低於1元,最終被判“死刑”。2018年11月8日,深交所決定公司股票終止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彼時中證君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中弘股份在11月6日赴深交所參加了聽證會,想嘗試最後機會。

從第一次提示終止上市風險到靴子落地,中弘股份共經歷了70天。

因此,留給*ST華業的時間還有,但不多了。按目前股價0.87元計算,要重回1元,至少需要3個漲停。更為關鍵的是,*ST華業的資產負債率高達100%,流動負債58億元(截至一季報),追回百億應收賬款看起來遙遙無期,這如何給市場信心?

需要提醒的是,中弘股份進入退市整理交易階段,30個交易日內股價再跌70.27%,退市時股價只有0.22元。

“蘿蔔章”拖累 它會是A股第二隻“面值退市”股嗎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