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精選】幼教業困局:“蓋學校易,招老師難”!100萬幼教缺口拿什麼填補?

新华网
2019-04-12 15:30

已收藏


導讀

  “幼有所育”是民心所向,也是施政目標。2018年底發佈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到2020年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普惠性幼稚園入園率達到80%,基本建成廣覆蓋、保基本、有品質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

  目標已經定下,時間十分緊迫,但不少地方面臨“蓋學校易,招老師難”的局面。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去年兩會上透露,按照幼兒教師與學生1:15的比例推算,2017年我國缺幼兒教師71萬,隨著“全面二孩”政策實施,預計到2020年缺口將達100萬。

  “編制不足,名校畢業後還是“臨時工”

  全國政協委員胡衛今年提交了關於創新機制解決幼教師資緊缺的提案。他認為,師資薄弱面臨的一大瓶頸是編制,目前幼稚園缺編現象十分突出。“都說要加大師資建設投入,但如果老師沒有編制,就意味著不納入財政預算,靠什麼來投入?”

  胡衛長期在上海工作,也以全國政協委員身份去過東西部多省份調研。他說:“教師崗位缺編,將造成隊伍不穩定、流動性大。”

  華東師範大學教育學部副主任黃瑾也感同身受。她在西部地區一縣級中心幼稚園調研中發現,園內17位老師只有1位在編。

  “所有的老師都非常努力,也很熱愛學前教育事業,但沒有編制,就有後顧之憂。”

  華東師範大學學前教育專業每年招收140名本科生,是其他同類專業的3倍。根據有關免費師範生的要求,畢業生一般回生源地從事教育事業。但近年來,總有畢業生懷著熱情回到家鄉,但地方上沒有編制,只能“先幹起來再說”。“人培養出來了,但編制沒有,就像合同工、臨時工。”黃瑾說。

  目前,全國層面尚未出臺公辦幼稚園編制標準。一些省份根據本地實際出臺了地方標準,其中有的按照幼稚園教職工配備標準,以幼兒數與專任教師數大體15:1的比例核定編制;有的按照班額,每個班配備兩名教師。

  “有了標準就要確保按標準核編。”胡衛說,目前有些地方還是標準一套,操作又一套。比如,將幼教老師入編到小學,擠佔小學教師編制,或者“編外聘用”“有編不補”。

  人才不足,滿足數量還要確保品質

  半月談記者發現,編制緊缺往往跟人才培養不足相關,有時形成惡性循環——招不到專業的老師,地方不願拿出編制,沒有編制意味著沒有待遇和穩定性,專業人才更不願意從教。

  教育部近期召開的2018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基本情況年度發佈會透露,全國幼稚園共有專任教師258.14萬人,比上年增長6.14%。其中,學前教育專業畢業的專任教師的比例為70.94%。這意味著還有近三成的幼教老師未接受過專業教育。

  上海師範大學教務處處長高湘萍表示,“數量不足”“素質不高”“待遇偏低”多年來相互作用,成為環環相扣的因果迴圈鏈。

  以上海為例,華東師範大學和上海師範大學兩所本科院校按照最新擴招後的規模,每年學前教育專業畢業生約400人,而未來3年上海需新增專任幼兒教師8000人左右。雖然部分非學前教育專業畢業生進入幼師隊伍,但每年缺口仍有1500至2500人。

  高湘萍說,全國各地相繼開展專業技能培訓,讓更多非師範生或中等學歷人群填補師資缺口,但滿足數量的同時還要確保品質。“專業能力的養成、情感的認同都需要經過一個階段,幼兒教師是一份既講能力也講情懷的工作。”

  胡衛說,近年來有些地方的學前教育毛入學率從不足20%提高至近90%,但師資的專業性非常不足,有的老師從小學轉崗而來,有的甚至只是初中畢業,只能帶著孩子“排排坐吃果果”,長遠來看仍要提高品質。

  突破瓶頸,須創新培養和投入機制

  業內人士建議,各省區市應儘快完成公辦幼稚園的核編工作,做到“手中有帳本,心中有規劃”。

  2018年,山東省按照編制標準全面完成公辦園的教師核編,預計將有1700多所公辦園新納入機構編制管理,保障公辦園的教師需求。貴州省制定了1:6—1:8的幼稚園教職工編制標準,省政府還明確要求每年全省新增公辦幼兒教師不少於5000人。近7年來,貴州省新增公辦幼稚園專任教師36650人,較2010年增加了6倍。

  在上海,幼稚園教職工人數從2010年的4.1萬名增加到2017年的6.7萬名,增幅為63%,高於在園幼兒數43%的增幅。半月談記者從楊浦區教育局瞭解到,為進一步增加幼教入編的吸引力,原先35周歲的教師入編年齡上限被放寬到40周歲。

  胡衛建議,編制總量暫時無法滿足的地區,可以探索實行人員總量備案管理,並讓非編教師同工同酬,保障收入。此外,政府加大投入不意味著政府“一攬子全包”,社會力量應繼續發揮作用。“民辦幼稚園同樣可以是普惠的,民辦幼稚園教師也可以是專業且體面的。”

  在人才培養方面,針對即將到來的入園高峰,需通過貫通培養、在職教育、專業技能培訓等方式,拓寬人才培養管道。

  目前,上海以師範院校為主體,中高職院校和本科高校參與,鼓勵學校通過中高貫通、中本貫通、高本貫通等方式,建立“中高職—應用型本科—專業學位碩士”相銜接的貫通培養體系,加強學前教育各類專業人才的培養培訓。

  此外,上海鼓勵引導相關高校開展學前教育專業高一層次學歷繼續教育和職業能力培訓,提高幼稚園在職人員的專業教學能力和學歷層次,促進學歷教育與職業培訓相融通,力爭到2020年,每年學前教育專業招生規模達3000人以上。

  華東師範大學和上海師範大學除學前教育專業本科生外,還承擔著職後學歷教育工作,打通了中等師範生到高職及本科的學歷通道。上海師範大學今年上半年還將在全校範圍內吸引其他專業學生進入學前教育“第二專業”,以進一步擴大學前教育專業畢業生規模。(記者:潘旭 吳振東)

原標題:“蓋學校易,招老師難 ”100萬幼教缺口拿什麼填補?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