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 > 股票

證監會主席助理落馬,金融反腐進入深水區

中国证券网
2015-09-17 09:05

已收藏

 股市動盪後,大家都說得很少。也許在有意無意間,人人都在等一個結果。

千股漲停之後三個小時,下午18:50,中紀委官網發出消息,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不出預料地,這條新聞瞬間刷爆朋友圈。

內行

這條消息堪稱意外。

就在八月,還有報導不斷明示暗示,張育軍正欲赴央行就任副行長職位,其時,張育軍已經在證監會系統內部走諸如離職審計等流程了,並把這種調動稱為“正常人事交流”。這樣的消息,已經傳了兩個月。

就像有些人國考筆試面試都過了最終卻倒在體檢一關一樣,張育軍也沒有等到調任的那一刻。

他是深耕細作的典型內行+專家。

在被調查前,52歲的張育軍,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助理、黨委委員。其職業生涯,均在證券系統內度過。他曾執掌深交所8年時間,在任上籌建起創業板,隨後轉任上交所總經理。對證券業的各個業務條線,張育軍都很熟悉,是迄今為止國內唯一執掌過上海+深圳兩大證交所帥印的官員。

同時,他還有北大經濟學博士、人大法學博士的學位,著作等身,被券商圈內人士加以“學者風範”等標籤。在證監會主席助理任上,他曾不斷督促券商關注創新業務,推動基金業務創新,多次召集券商高管學習互聯網企業。在其引導下,互聯網證券專業委員會在2015年3月成立,被外界目為“創新型官員”。

同時,在巨幅震盪的A股救市行動中,張育軍也是主導。他多次召集券商、基金等業內高管研究救市策略,做事雷厲風行。

就在張育軍落馬前一天,證監會還發生了人事更迭。周小川的秘書、原國家外管局副局長李超調任證監會副主席,接替到年齡的原證監會排名第一的副主席莊心一。

內鬼

就在昨天,中信證券(600030)總經理程博明、運營管理部負責人于新力、資訊技術中心副經理汪錦嶺等人因涉嫌內幕交易、洩露內幕資訊被公安機關依法要求接受調查;而僅半個月前,還有包括中信證券董事總經理徐剛、金融市場管委會主任劉威等在內的4名中信證券高管,因涉嫌內幕交易被採取強制措施,並已交代相關犯罪事實。

張育軍和程博明曾是師兄弟,二人都在五道口金融學院學習過。這個現在隸屬于清華的學院,以前是央行的研究生部,裡面群星璀璨。

作為國內券商的“一哥”,中信證券也是此次救市“國家隊”的主力。7月16日,程博明接受《財經》記者王曉璐採訪。王曉璐稱,作為沖在救市前線的證券高管,程博明始終態度堅定地支持採取救市行動。8月30日,王曉璐因涉嫌編造並傳播虛假資訊,和中信上述的4名高管一起被調查。

在一同被帶走調查的人當中,有個人叫做劉書帆,他是證監會發行處的一個處長。

如果再往前數,去年12月,還有證監會投資者保護局局長李量涉嫌違法違紀被查。

假設

我們來做一個可怕的假設。

如果有一個證券公司,頂著“國企”的名號,打出堅決救市的大旗,可是心裡想的卻是悶聲發大財的戲份——畢竟,這真的是個絕好的機會。

怎麼做呢?它想控制市場,就要控制輿論,所以有個數一數二的媒體幫它出聲非常重要。一方面說“要漲啦”“要跌啦”,假裝表達中立的、專業的意見。一方面說“它很棒”“很忠誠”,為公司唱讚歌。

這當然還不夠。它想掌握收益,就要掌握市場,所以有背景好深背景好強的監管部門內線替它遞送消息非常重要。

一邊說“萬眾一心”“堅持到底”,熱忱義勇;一邊說“小心謹慎”“大家發財”,暗度陳倉。

如果,注意,是如果有這種情況的存在。也就是說,政府監管部門、操作機構、專家輿論,如果這其中的一些人,形成了一個利益捆綁體,形成了一個內部的尋租、交易的小團隊,那就很不難解釋,為什麼市場這麼混亂,救市這麼艱難。

水深

張育軍會否是一個標誌性的開始?畢竟,在迭起的反腐風暴中,金融系統一直沒有太大的“動靜”。

但事實上,今年春節之前,中紀委就已提出,今年完成對中管國有重要骨幹企業和金融企業巡視全覆蓋,要“猛擊一掌”。還有報導稱,中紀委組建了一個重點針對金融的反腐部門。要記得,王岐山本人,可是有過豐富的金融從業經歷的。

而這一次,從“國家隊”查到“監管方”,我們至少可以認為金融領域的反腐已經開始進入深水區。其間利益糾葛波詭雲譎,更多的還是藏在水下的暗礁。

金融腐敗一向被視為“技術含量”比較高的“專業”領域。在新股上市前進駐,暴力拉升股價,在添加多重杠杆之後抽身退出,來錢速度極快又體量極大。因此,在業內人士看來,金融領域也是官商勾結的多發領域,“水很深”。

確實,你可以和人談政治,談歷史,談藝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懂,都有權利發表自己的見解;但是如果和人談金融?一語不合,對方立刻掏出紙筆,給你寫出一個數理模型,然後和你對視,分分鐘將你秒成渣。

但在情節吊詭的背後,金融腐敗和其他領域的腐敗,其脈絡和本質並無二致——都是因為貪圖私利,模糊監管規則,打亂法規程式,以各種“為國為民”的藉口,不願意真正市場化、公開化、透明化,姑息市場黑暗,表面上是為了“穩定”和“繁榮”市場,實則為自身渾水摸魚,從中牟利。

而所謂的不好查,不過是因為彎彎繞更多,藏得更深,而且因為其杠杆作用,所獲更豐厚,吸引的人員更為眾多,社會影響更為惡劣。從這一次股市震盪,更可以看出,金融市場因其在國民生活中的滲透力強,而在國際間的競爭關係激烈,已經成為會影響到國民信心、國家興亡的新戰場。


 
相關新聞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