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 > 貨幣

人民幣連番大漲 央行今起下調外匯風險準備金率

中國證券網
2020-10-12 09:59

已收藏

時隔兩年,央行再次出手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率。

  10月10日晚間,央行官網資訊顯示,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以市場供求為基礎雙向浮動,彈性增強,市場預期平穩,跨境資本流動有序,外匯市場運行保持穩定,市場供求平衡。央行決定,自2020年10月12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為0。

  央行表示,下一步,將繼續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穩定市場預期,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多位元專家向上海證券報記者表示,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作為一種逆週期調節工具,通過影響匯率遠期價格,調節遠期購匯行為。下調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可以視為平衡當前人民幣升值壓力的信號。在近期人民幣匯率大漲的背景下,央行此舉並不意外。

  人民幣匯率升值勢頭強勁

  回顧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表現,波動加大、彈性增強、對美元升值明顯是其主要特徵。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波動加大,總體呈現由貶轉升的走勢,特別是隨著中國經濟基本面持續向好,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升值顯著。

  國慶長假後首個交易日,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強勢補漲近1100點。截至10月11日記者發稿,在岸、離岸人民幣雙雙升破6.70關口,創下去年4月以來新高。

  向前追溯,今年第三季度,在岸人民幣升幅達3.8%,實現了自2008年初以來的最大季度漲幅,同期離岸人民幣漲幅逾4%。而自5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展開一波淩厲漲勢,漲幅逾6%。

  調整目的在於保持人民幣匯率合理均衡

  歷史上看,外匯風險準備金率歷經四輪調整。離本次調整最近的一次,發生在2018年8月,央行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彼時,人民幣正面臨較大貶值壓力。

  數次調整暗藏市場規律——當人民幣貶值預期較強時,上調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當人民幣升值預期較強時,下調外匯風險準備金率。

  “當收取20%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時,可以理解為,人民幣外匯市場存在貶值的羊群效應,央行有意平滑外匯市場波動;當取消時,可以理解為,外匯市場相對平穩,不存在貶值預期或貶值壓力較小。”某外資銀行合規負責人對記者解釋道。

  本次調整也不例外。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認為,這一舉動意味著,央行不追求趨勢升值,人民幣匯率合理均衡仍然是主要目標。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表示,調低外匯風險準備金率是為了減少對遠期外匯行為的約束,或者說是增加外匯市場的需求。

  “在人民幣快速上升的情況下,放鬆對遠期購匯行為的限制,目的是希望由外匯市場來決定人民幣匯率。”謝亞軒表示,此中要義在於,讓匯率真實反映供求水準,讓供求雙方由市場主體自由決定。

  有助於釋放遠期購匯需求

  此次下調遠期售匯業務的風險準備金率,將如何作用於外匯市場?對於外匯市場的參與者,又影響幾何?

  遠期售匯業務是銀行對企業提供的一種匯率避險衍生產品。企業通過遠期購匯能在一定程度上規避未來匯率風險。“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率降至0,有助於釋放遠期購匯需求,進一步促進外匯供需平衡。”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稱。

  結合資料來看,2018年8月至2020年8月,銀行代客未到期遠期售匯餘額減少1137億美元,未到期遠期結匯增加163億美元。而自2019年8月起,銀行代客未到期遠期結售匯差額已由淨購匯轉為淨結匯。

  這一政策會否改變人民幣匯率的升值勢頭?在業內人士看來,此次調整,更可能的是改變人民幣升值的節奏和步伐,其信號效應大於實質影響。

  “短期內,市場做多人民幣的情緒可能會受到影響。”管濤稱,但從更長時間來看,由於匯率受到多種因素影響,這一舉措對於匯率波動的影響是中性的,人民幣不會因此升值或貶值,匯率波動將是常態。

  對於外匯市場的參與主體來說,這一調整堪稱“利好”:企業辦理遠期售匯業務的財務成本將明顯下降。

  上述外資銀行合規負責人表示,對於銀行來說,由於遠期售匯業務交易成本降低,將有望吸引到更多相關業務。而對於有實際貿易需求的企業來說,將能以更低的成本,換取遠期美元用於支付進口費用。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