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公用事業

我國核產業潛在產值達萬億級 核電出海將加速

中国证券网
2017-04-17 13:48

已收藏

位於遼寧省大連市的紅沿河核電站5號機組日前完成穹頂吊裝,標誌著這一東北最大能源專案二期開始進入設備安裝。紅沿河核電站是國家“十一五”期間首個批准建設的核電專案,也是東北地區第一個核電站。

隨著電力需求急劇增長,作為一種新能源,核電將成為我國電力建設今後優先發展的方向之一。國務院日前批復的《核安全與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三五”規劃及2025年遠景目標》指出,持續提升安全水準,保障我國核能與核技術利用事業安全高效發展。這表明,安全發展核產業不僅社會效益顯著,還將帶來萬億級產值,可有力支援實體經濟。

自主核電技術利澤國內5400多家企業

我國是核能核技術利用大國,現有36台運行核電機組、20台在建核電機組,在建核電機組數量世界第一。另有研究堆19座,核燃料迴圈設施近百座。全國共有核技術利用單位6.7萬家,在用放射源12.7萬枚,射線裝置15.1萬台(套),已收貯廢舊放射源19.2萬枚。

按照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到“十三五”末,我國在運核電裝機容量將達到5800萬千瓦,在建機組達到3000萬千瓦以上,機組總數達到世界第二,2020年,我國在運在建核電達到8800萬千瓦。

在核能技術創新發麵,不久前全球首台“華龍一號”水壓的試驗成功,標誌著我國完全具備了自主設計、製造三代核電裝備的能力,自行研製的百萬千瓦級壓水堆核電裝備,其安全和性能指標達到國際三代核電技術的先進水準。同時,“華龍一號”落地肯雅顯示我國核電正式佈局非洲,也充分證明中國一重的核電裝備製造技術和水準已進入世界領先行列。

自主核電技術究竟能帶動國內裝備製造業乃至實體經濟幾何?中國核工業領域龍頭企業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董事長王壽君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根據核電設備國產化比例整體費用計算,以“華龍一號”示範工程福建福清5、6號兩台機組為例,其設備費用合計約168億元,國產化比例達86.42%,直接拉動經濟總量達380億元,將有5400多家製造企業參與其中而獲益。如果從核電站60年全壽期的燃料、備件、技術服務等測算,將帶動超過1200億元的產值。

王壽君表示,中核集團一直以來大力支持核電設備的自主化、國產化。未來在滿足工程品質的前提下,將繼續為設備國產化創造條件,提供研發技術支援,創造產研合作平臺,推進我國裝備製造業能力水準。

據中國廣核集團董事長賀禹介紹,到2030年,全國風電4.4億千瓦,水電4.4億千瓦,光伏3.5億千瓦,核電至少要1.5億千瓦在運。核電建設週期是5年至6年,也就是說,要在2025年前具備1.5億千瓦的開工空間。2020年至2025年之間至少要6200萬千瓦的開工,2020年之後平均每年至少要開工10台機組。

核產業走出國門走向世界

經過多年的耕耘,目前我國核產業在滿足國內市場需要的同時,已走出國門,走向世界。“華龍一號”是我國核電出口的主打品牌。隨著自主核電技術不斷突破,如今,在英國、羅馬尼亞、巴基斯坦等國都有中國核電人的足跡。

“我國核電事業可以用‘厚積薄發’四個字來總結。”賀禹說,相對歐美國家,我國核電事業起步較晚,但經過30多年發展,不管是生產規模還是自主創新能力都大幅提升。

據賀禹介紹,我國自主研發的三代核電技術“華龍一號”已出口到英國;海上小型堆已啟動實驗堆建設,陸上小型堆研發也在推進中,且已在四代及其他先進核電技術路線方面積極佈局。

“核電站數位化儀控系統相當於核電站的中樞神經,其中的核級數位化儀控系統全世界僅有4個國家可以生產,我國就是其中之一。”賀禹說。“這些自主創新成果和佈局是我國核電發展的堅實基礎,也是我國核電走向世界的技術優勢。”

據王壽君介紹,中核集團已成功向7個國家出口過6台核電機組、8台反應堆或核動力裝置,並與全球4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科技經貿關係,正在商談核電及鈾資源、核燃料、核技術應用等核工業全產業鏈合作。

從國際核電市場需求看,全球共有72個國家已經或正在計畫發展核電,其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41個,“一帶一路”周邊還有11個國家正在發展核電。在核技術應用方面,美國核技術應用的年產值約為3500億美元,其中核能部分約占20%,非核能部分約占80%;日本約為1500億美元,核能和非核能各占一半。

“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多數國家在這些領域仍處於起步階段,據我們此前測算,如果這一區域核技術應用發展可以達到美、日的水準,將是一個約4萬億的巨大市場。”王壽君說。

核與輻射安全風險可控

據環境保護部(國家核安全局)有關負責人介紹,2016年8月至9月,國際原子能機構對我國開展核與輻射安全監管綜合跟蹤評估後認為,我國發佈並有效實施核安全規劃,加強核與輻射安全監管部門人力財力資源投入,核與輻射安全監管與國際接軌,監管工作有效可靠。

該負責人表示,30多年來,我國核能與核技術利用事業始終保持良好安全業績,未發生2級及以上事件和事故,核電安全達到國際先進水準,放射源輻射事故發生率不斷降低,研究堆和核燃料迴圈設施保持良好安全記錄。總體而言,當前我國核與輻射安全風險可控,全國輻射環境水準保持在天然本底漲落範圍,未發生放射性污染環境事件,基本形成了綜合配套的事故防禦、污染治理、科技創新、應急回應和安全監管能力。

該負責人強調,核電廠運行產生的乏燃料和放射性廢物處理處置是影響我國核電發展的重要問題。目前我國核電廠乏燃料貯存安全、穩定,但是部分核電廠乏燃料存在在堆貯存能力緊張、外運需求急迫的問題。

此外,由於多方面原因,目前我國仍有部分放射性廢物尚未得到最終處置,主要原因是處理處置能力不足,與核工業發展速度不相適應。針對這些問題,規劃要求,加快乏燃料離堆貯存能力建設,積極推動大型商用後處理廠選址和建設,緩解核電廠乏燃料在堆貯存壓力。

規劃提出,加快放射性廢物處理能力建設,基本完成歷史遺留中低水準放射性廢液固化處理,開展5座中低水準放射性固體廢物處置場選址、建設,形成合理佈局,推進核電廢物外運處置。開工建設高水準放射性廢物地質處置地下實驗室。推進高水準放射性廢物地質處置場選址與場址調查,加快高水準放射性廢物處置研究。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