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金融

各地加速落地PPP基金 社會資本擔憂欲解還難

中国证券网
2015-09-24 09:29

已收藏

各地啟動PPP融資基金熱情高漲。9月18日,湖南省財政廳宣佈,為解決專案資金缺口,降低專案融資成本,省財政將積極支援設立PPP融資基金。9月17日,四川省政府也明確提出將與社會資本共同發起設立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投資引導基金。在此之前,河南、山東和江蘇等省也連發多個PPP基金。

專家認為,PPP基金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讓社會資本參與的增信作用,有利於項目的落地。但這不能只是政府態度的一個體現,根本問題還是要降低社會資本的擔憂,激發投資活力。

PPP融資基金接連落地

5月19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關於在公共服務領域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指導意見》,明確提出,“中央財政出資引導設立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融資支援基金,作為社會資本方參與專案,提高項目融資的可獲得性。探索通過以獎代補等措施,引導和鼓勵地方融資平臺存量專案轉型為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

檔發佈後,各地絡繹出臺政策支持PPP融資基金的設立。

6月,河南省財政廳發佈《河南省PPP開發性基金設立方案》,宣佈設立50億元基金投資PPP專案,以撬動更大規模的社會資本參與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領域專案建設。

7月20日,山東省政府確定設立總規模800億元的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發展基金。

9月16日,江蘇省總額為100億元的PPP融資支持基金正式落地運作。

9月17日,四川省印發《四川省人民政府關於在公共服務領域推廣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模式的實施意見》,明確提出四川省政府部門將與社會資本共同發起設立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投資引導基金,通過債權投資、股權投資、融資擔保等多種方式參與PPP專案建設。

9月18日,湖南省財政廳發文稱,為解決項目資金缺口,降低專案融資成本,積極支持設立PPP融資基金,初步確定基金總規模為100億元。

從各省基金的成立形式來看,主要是政府與金融機構的協同合作。河南、山東和江蘇省的情況類似,政府的注資比例都在基金規模的1/10,基本可以實現10倍的杠杆效果。河南省財政廳委託省豫資公司出資10億元,金融機構及其他出資人採取認繳制,出資比例以合同形式約定。

山東省政府引導基金出資80億元,爭取撬動銀行、保險、信託等金融和社會資本720億元,共同參股設立投資基金。江蘇省地方財政發起出資10億元,金融機構認購90億元。

湖南擬設立的PPP融資基金中,初步確定基金總規模為100億元,分三年到位。每期基金由省財政出資一部分,向銀行、保險等社會資本募集一部分,同時調動市州、縣市區的積極性。

對此,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表示,現在地方實行的是政府和金融機構合作,通過這種方式把資金引向需要的地方,這是值得肯定的事情。

社會資金擔憂尚難解除

民生證券固定收益研究院李雲霏對上證報記者說,各地PPP融資基金加速落地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個是隨著地方政府債務置換的進行,地方政府的資金壓力減少了不少,可以騰出更多資金用於基建投資;另外一個是中央層面將設立融資支持基金起到了引導和增強信心的作用。政府實打實的財政資金投入,帶動金融機構配置90%的資金,表明地方政府對專案的支援,同時加入了金融機構的支援,對於社會資本來說,不僅減少了資本金的投入,而且降低了項目的風險。

但這些制度安排及落地的PPP基金,並沒有真正解決社會資本的擔憂。

民生證券固定收益研究報告通過梳理2014年9月以來財政部、國務院以及央行對於PPP一系列政策指導、制度安排後發現,這些政策在收益保障方面的設計要優於風險分配的安排。風險如何在合作雙方分配以及地方政府行為對社會資本帶來的風險如何解決,還沒有妥善的解決方案。

記者發現地方PPP融資基金方案同樣也存在這個問題。比如河南省的方案,大部分篇幅描繪了基金設立原則、基金的投資與收益等,而風險措施幾乎被忽略。江蘇省的方案關於風險控制措施方案放在文末,寫得相當簡單,很多細節都沒有明確。

李雲霏認為,其實PPP專案中不缺乏盈利前景好的專案,但是進度慢,主要還是過去的由於政府失信或者風險分配機制設計不合理、不全面,導致專案失敗的例子在先,社會資本擔憂比較重。

“通過PPP資金的投入,主要是降低社會資本的資金投入,繼而提高收益率,但是風險不控制好,收益率提高也枉然。”李雲霏說。

在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看來,PPP融資基金的出臺有引導支持的良好願望,要想PPP專案真正落地,如何避免地方政府決策變化給社會資本可能造成的風險,以及如何在風險發生時保證社會資本的權益,這是社會資本最需要解決的疑問。
相關新聞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