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 > 消費品

燃油附加費三年後恢復徵收 客座率高的航空公司將受益!

中金在线
2018-06-06 09:32

已收藏


6月4日,包括國航、東航、南航、海航、上海航空、春秋航空、深圳航空、昆明航空、西部航空、奧凱航空等多家航空公司集體宣佈恢復徵收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

具體標準為:自2018年6月5日起(以出票日期為准),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每航段由人民幣0元上調為人民幣10元;國際航線依然保持不變。

三年前,由於當時國內航空油料的綜合採購成本下滑,航空公司集體在2015年2月取消燃油附加費。由於航油是航空公司最大的成本,此次重新徵收也跟近期國際原油價格走高有關。

時隔三年恢復徵收

2015年3月,國家發改委和民航局聯合發佈《關於調整民航國內航線旅客運輸燃油附加與航空煤油價格聯動機制基礎油價的通知》,將收取燃油附加費依據的航空煤油基礎價格提高到每噸5000元,即國內航空煤油綜合採購成本超過每噸5000元時,航空公司可按照聯動規定收取一定的燃油附加費。

不過三年前,國際油價整體走低,導致航空公司從2015年2月起便停止徵收燃油附加費,但是從去年開始,國際油價逐漸走高,並且在今年6月突破了每噸5000元的燃油附加費起征點。

天風證券指出,燃油附加費獨立於機票額外徵收,旅客心理接受度更高,需求擠出效應小,不易導致航空公司裸票價下降,且對於票價仍受管制及剛剛放開市場化的公商務幹線而言,其徵收將突破定價公式票價上限,打開盈利空間。

國航董事會秘書周峰曾在年初表示,燃油附加費是基於突發性油價上調後,對航空公司成本增加的一種對沖補償措施,但是否繼續保留燃油附加費,應當由供求關係決定。另外,對於年內國內燃油附加費是否會繼續走高,春秋航空對外表示這將取決於航油價格和行業政策。

利好客座率高的航空公司

東方證券認為,燃油附加費有望覆蓋航空公司46~65%的額外燃油成本。燃油是航空公司最大的經營成本,約占航司營業成本的25~40%。徵收燃油附加費是國內航司目前主要的對沖高油價的措施。我們根據上市航司2017年年報資料測算,針對高於5000元起征點的燃油成本,南航、國航、東航、吉祥和春秋航空在目前油價情況下通過燃油附加費有望分別對沖46%、47%、56%、57%和65%的成本。在行業整體供小於求的情況下,燃油附加費增加部分將大部分轉嫁給消費者,對航空公司業績呈積極效應。

國金證券認為,燃油成本快速增長,國際油價需等待OPEC減產協議:根據航空煤油出廠價的定價公式,主要影響航空煤油採購價格的因素是國際油價。2016年以來,國際油價快速上漲,對於未來油價走勢,在6月22日OPEC會議結果塵埃落定之前,油價大概率以震盪為主,之後伴隨基本面改善和沙特阿美意圖上市的推動,全年布倫特油價火災72-75美元/桶區間內。

同時,國金證券也認為,燃油附加費減輕了燃油成本壓力,更加利好客座率高的航空公司。在附加費不影響裸票價格的假設下,由於某一航班班次燃油成本相對固定,對於客座率較高的航空,例如春秋、吉祥等,徵收燃油附加費將更多的覆蓋燃油成本增加。

旺季漸行漸近,去年三季度因准點率低迷,旅客大量流失至替代出行方式,民航票價及客座率同比資料均處於較低水準,考慮到近期民航強調真情服務,嚴抓准點率,預計旺季航司、機場、空管等多方面均會全力保障航班正常性,屆時供需向好、票價改革、低基數等因素將產生共振,有望促使旺季票價及客座率升幅超市場預期,天風證券繼續看好三大航(A+H)、春秋、吉祥等。

全球航空需求不減

油價上漲將對全球的航空公司產生影響。國外媒體報導,由於原油價格上漲,預計海外航空公司的航油成本將提高近30% 。隨著航油價格的上漲和勞動力成本的提高,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對今年全球航空業的利潤目標進行了修訂,從去年12月預計的384億美元下調了12%,至338億美元。

利潤下調的同時,未來的航空需求卻不減。國際航空運輸協會宣稱,北美航空公司將在2018年獲利150億美元,占全球總利潤的44%。並且除非洲以外的其他地區都將保持盈利,而亞太地區甚至將成為乘客數量增長最快的地區,其獲利將達到82億美元,僅次於歐洲航空公司的86億美元。

據海外報導,為滿足亞洲航空公司不斷飆升的需求,中國飛機租賃集團控股有限公司(CALC)正與空客公司和波音公司就訂購200架飛機一事進行談判,預計這些訂單市值約200億美元。

波音公司也表示,到2036年,亞洲地區將需要16050架商業飛機。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預測,中國或將在2022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航空市場。
相關新聞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