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紐約向科技中心轉型受重創

中国财富网
2019-03-08 09:19

已收藏


電商巨頭亞馬遜2月中旬突然宣佈放棄在紐約長島市建立第二總部。該計畫原可為紐約帶來25億美元投資,2.5萬個平均年薪在15萬美元以上的高薪就業崗位。作為回報,紐約將為亞馬遜提高近30億美元的政府優惠和補貼。計畫泡湯對正努力從美國東部城市科技中心之爭中脫穎而出,完成城市轉型的紐約來說,無疑是一記重擊。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紐約開始了向科技中心轉型的道路。當時的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認定科技將成為未來經濟的增長引擎。他和團隊致力於提升本地勞動力的素質。在政府號召下,康奈爾大學與合作夥伴以色列理工大學在羅斯福島上開設了應用科學與工程學院。哥倫比亞大學、紐約大學和紐約城市大學也紛紛新增課程和開設研究機構回應政府倡議。十年的科技人才建設頗有成效。

谷歌首席財務官魯特·波拉特(RuthPorat)在公司宣佈在紐約投資10億美元興建谷歌哈德遜廣場並在10年內將員工人數增加至1.4萬人後說:“紐約市擁有世界級的多元化人才,這是穀歌在20年前來到紐約的原因,也是我們一直留在這裡的原因。”

據長期觀察科技企業的紐約大學教授阿裡·金斯伯格(AriGinsberg)介紹,亞馬遜在第一總部西雅圖已沒有增長空間,因此需要向外拓展。但是增長不僅僅要有足夠大的辦公設施,更需要足夠的人才。紐約目前科技生態環境正進入良性迴圈。高等院校、科技巨頭和初創企業集群互相支援,形成合力,創造越來越多的機會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不過遺憾的是,由於一些地方政界人士的強烈反對,亞馬遜認為公司看不到建設如此大規模專案所需的正面合作關係。

顯然,亞馬遜的退出給紐約帶來兩方面的巨大損失。一方面,本將隨著亞馬遜的落戶而準備定居紐約的科技人才和初創公司如今將另擇合適的生活城市和發展環境,使得紐約本可以飛速發展的科技生態環境進步緩慢。另一方面,其他大公司為大型項目選擇城市時或許會避開紐約,因為亞馬遜的失敗證明了和紐約市及紐約州政府討論稅收優惠政策阻力很大。

紐約州長安德魯·庫默正是看到了紐約的潛在損失,在一個聲明中指責一部分政客為了自己狹隘的政治利益置紐約的經濟發展前景與人民的根本利益於不顧。

與此同時,亞馬遜退出紐約再次給其他東部城市帶去曙光。專家指出,美國東部一些二線城市如果能先通過稅收優惠和低廉的房租水電等費用吸引如穀歌、蘋果、微軟這類科技巨頭開設辦公室,勢必帶動人才引進,打造出科技園區,形成集群效應。一段時間後,極具事業野心的大公司員工會離職創辦初創企業。初創企業不斷增多,這些企業的創始人也可以成為天使投資人,孵化其他科技初創公司。假以時日,科技生態環境發展就會形成良性迴圈,吸引更多科技企業和人才到該地發展。

此外,擁有頂尖大學的地區吸引科技公司的機會最大,因為人才是制約一家科技公司的發展規模的關鍵因素。比如擁有卡內基梅隆大學的匹茲堡就已成為美國人工智慧研究的一個中心。而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所在地波士頓也因為深厚的人才儲備,良好的商業環境,相對較低的城市生活成本等原因越來越受科技公司的青睞。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