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資訊

高位連續減持 低價股權激勵 容大感光攜高管變相“割韭菜”?

中國證券網
2021-01-11 09:53

已收藏



□自2016年12月20日上市至今,容大感光實控人和董監高以及其他股東等以“缺錢”為由,相繼發佈了多份減持計畫。

  □蔡啟上、陳武等人作為公司股權激勵的重要對象,為何在獲授限制性股票後不足半個月,便因缺錢要減持?

  □“自家人”一路減持至今,到底是真缺錢,還是認為公司當下估值過高,甚至對公司未來發展沒有信心?

  在監管部門追問公司股權激勵“是否存在刻意降低業績考核指標向相關人員輸送利益情形”的背景下,之前剛剛低價獲授限制性股票的高管,如今就快速拋出減持計畫,容大感光及公司相關高管的如此操作,引發中小投資者的強烈不滿。

  1月8日下午收盤後,容大感光公告稱,因個人資金需要,公司控股股東及一致行動人黃勇、劉啟升,以及董事蔡啟上、監事魏志均、副總經理陳武、特定股東上海言旭貿易有限公司(下稱“言旭貿易”)擬合計減持公司股份,減持規模占公司總股本的4.05%。

  對比可見,蔡啟上、陳武作為容大感光的高管,均為公司2020年股權激勵的重要物件,而公司在2020年12月下旬,已經對蔡啟上、陳武等人進行了首次限制性股票的授予。

  容大感光主要由經營管理層持股,但是從2016年12月20日上市至今,其實控人和董監高等人以“缺錢”為由,相繼發佈了多份減持計畫。從估值角度來看,截至2021年1月8日,容大感光的動態市盈率為126.02倍,靜態市盈率為182.89倍。“自家人”一路減持至今,到底是真缺錢,還是認為公司當下估值過高,甚至對公司未來發展沒有信心?

  上市以來減持動作不停

  容大感光股東的減持之路,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12月。彼時,言旭貿易以自身資金需要為由,計畫在公告之日起3個交易日後的6個月內,減持容大感光股份比例不超過0.51%。

  作為容大感光的特定股東,言旭貿易的實控人董建華,曾在容大感光任職董事,目前為容大感光監事會主席。

  細究可見,言旭貿易可謂“踩點”減持。容大感光招股書介紹,言旭貿易承諾自公司股票上市之日起12個月內,不轉讓或者委託他人管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也不由公司回購其持有的公司股份。若言旭貿易違反承諾,由此所獲收益為公司所有。

  容大感光2016年12月20日在創業板上市,到2017年12月21日發佈言旭貿易減持計畫,剛好達到此前承諾12個月內不減持等要求。

  記者統計發現,言旭貿易自2017年底發佈減持計畫至今,已累計發佈了5次減持計畫。目前,言旭貿易已完成了4次減持,準備實施最新預披露的第5次減持。而言旭貿易持有容大感光股份比例,也已從容大感光上市前的2.04%降至當前的0.98%。

  不止是言旭貿易。從2018年1月5日起,容大感光的股東魏志均、蔡啟上、陳武、童佳,黃勇、劉群英、劉啟升等人,也以“本人資金需要”為由,多次發佈減持計畫。

  尤其是在2020年3月5日,容大感光控股股東之一、總經理黃勇計畫減持容大感光3.23%股權,到2020年9月23日減持計畫實施完畢。

  彼時的容大感光,因為“蹭”上了光刻膠概念,股價從2020年3月5日收盤的24.87元一路上行,至2020年9月23日收盤價為64.88元,其間股價經歷了大幅上漲。

  據容大感光介紹,林海望、黃勇、劉啟升、楊遇春、劉群英為公司的控股股東、實控人和一致行動人。而在2020年12月25日完成董事會、監事會換屆後,林海望、黃勇、劉啟升、楊遇春、蔡啟上、牛國春成為容大感光新一屆非獨立董事,董建華、魏志均、顏秀峰成為容大感光新一屆監事會成員。

  核心股東多為公司高管,容大感光管理層的上述一系列減持行為,令中小投資者頗為不滿。有投資者在容大感光2018年度業績說明會上曾提問黃勇:公司業績一直增長,為何有股東“不願意與公司榮辱與共呢”?

  真缺錢還是對未來沒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容大感光在2021年1月8日發佈減持計畫前,在2020年12月25日剛剛發佈了向激勵對象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的公告。蔡啟上、陳武均為本次股權激勵的重要物件,而二人至今已發佈了4次減持計畫,之前3次減持已經完成。

  公開資料顯示,蔡啟上自2007年起進入容大感光至今,任職董秘,目前為容大感光的董事、副總經理、董秘。陳武自2005年起進入容大感光,歷任公司的銷售主管、銷售總監,現任容大感光副總經理。

  2020年12月25日,容大感光向蔡啟、陳武上等人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156萬股,授予價格為29.04元/股,蔡啟上、陳武均獲得了8萬股限制性股票,占總股本的比例為0.05%。而截至2021年1月8日收盤,容大感光股價為44.36元。

  根據此前披露的限制性股票激勵計畫,容大感光擬向63名對象授予176萬股限制性股票,在激勵物件滿足相應歸屬條件後按約定比例分次歸屬,並根據考核年度的淨利潤對比以2019年淨利潤為基數的增長率完成情況,核算公司層面歸屬比例。

  而上述業績考核安排也引起了監管關注。深交所隨後下發關注函要求容大感光說明,公司在2020年11月24日披露股權激勵計畫時,2020年淨利潤是否已經基本確定?將2020年淨利潤作為第一個歸屬期考核指標,是否客觀公正、清晰透明,能否發揮激勵作用?深交所同時要求公司進一步充分論證相關業績考核指標設置的科學性、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刻意降低業績考核指標向相關人員輸送利益的情形,是否損害上市公司股東利益。

  容大感光自1996年6月25日設立以來,一直從事PCB感光油墨、光刻膠及配套化學品、特種油墨等電子化學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下稱“淨利潤”)4118.51萬元,同比上漲56.7%。

  容大感光在關注函回復中否認了降低考核指標的情形,並指出2020年業績考核目標的達成,需要完成2020年第四季度淨利潤同比增長51.14%,具有一定的挑戰性。完成本次激勵計畫業績指標,需要核心管理團隊在2020年第四季度開拓進取新訂單,在協調衝刺生產和成本管控上做出進一步努力。

  相較於公司的一面之詞,中小投資者更關心的是:此次低門檻股權激勵,是否是公司在向高管變相給予低價購股的“福利”?蔡啟上、陳武等人作為本次股權激勵的重要對象,為何在獲授限制性股票後不足半個月,便因缺錢要減持?為何從2018年至今,蔡啟上等股東會一直以缺錢為由要減持?如果容大感光未來3年經營持續向好,蔡啟上等人的減持豈不是錯失了一大筆潛在收益?

  真相究竟為何?記者先後致電容大感光董秘蔡啟上、證代羅誠穎,但截至發稿仍未獲答覆。

相關新聞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