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資訊

哈羅單車再獲阿裡19億元增資

中国财富网
2018-06-03 16:31

已收藏


5 月30 日,哈羅單車杭州公眾帳號發表了一篇題為《黃某!我忍你很久了!》的文章,文中指出哈羅單車遭到競爭對手ofo不正當的破壞,並舉出了兩個個例子包括:惡意破壞哈羅單車秩序以及盜取100 多輛哈羅單車。

5月31日晚,永安行發佈《永安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關於放棄參股公司優先認購權及優先購買權暨關聯交易的公告》。公告稱,上海雲鑫(螞蟻金服全資控股子公司)及上市公司(永安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外的其他部分投資人,共同對江蘇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低碳科技”)增資人民幣20.6億元,其中上海雲鑫對低碳科技增資人民幣18.94億元,上市公司擬放棄對本次增資的優先認購權。

公告還指出,本次是以不低於14.68億美元的估值進行增資,增資後,上海雲鑫持有低碳科技36%的股份,為第一大單一股東;而上市公司永安行持股比例下降為8.8%。

去年12月,螞蟻金服等就參與了哈羅3.5億美元的D1輪投資,這是自兩家公司合併後的首輪融資。今年4月,螞蟻金服再次參與哈羅單車近7億美金的投資,這也是目前哈羅單車獲得的最大一筆單輪融資。

自家兄弟也出現惡意競爭?

雖然有共同的投資方阿裡,但哈羅單車和ofo也並沒有很愉快的相處。

5 月30 日,哈羅單車杭州公眾帳號發表了一篇題為《黃某!我忍你很久了!》的文章,文中指出哈羅單車遭到競爭對手ofo不正當的破壞,並舉出了兩個個例子包括:惡意破壞哈羅單車秩序以及盜取100 多輛哈羅單車。

哈羅單車稱,5 月25 日,哈羅單車工作人員發現有一名男子一邊整理路邊的ofo單車,一邊惡意破壞哈羅單車秩序。經共用單車主管部門確認,該名男子為ofo小黃車的工作人員鄭某星。發現此情況後,哈羅單車的城市經理及其他相關工作人員趕到現場處理,並在11 點報警。警方出動後已經將現場破壞單車擺放秩序的嫌疑人及哈羅單車相關工作人員帶往派出所做筆錄。

3 月28 日,山東煙臺一夜之間丟失100 多輛哈羅單車。報警處理之後,民警通過天網監控發現,100 多輛不翼而飛的哈羅單車為該片區小黃負責人郭某和其合作物流公司李某所為。為了使市區都以小黃車為主,他們將100 多輛哈羅單車運輸到了偏遠的鄉村地區,行為極其惡劣。煙臺市民警以盜竊罪 ,將犯罪嫌疑人進行刑事拘留。

ofo方面表示,涉事的人員是一名外包人員,因為其擺車時受到了阻礙,個人不理智才作出了不友好的舉動。隨後對此回應,“此事發生後,我司對該員工做出退回外包公司處理。我司一直秉持“共用、信任、開放”理念,堅持做好產品、服務市民、公平競爭的原則,絕不會、也沒有必要指使人員惡意破壞友商的共用單車。今後,我司將進一步加強管理,嚴格杜絕此類個人行為,歡迎各界繼續監督”。

親疏有別,哈羅單車初生就帶著阿裡的基因

顯然,哈羅單車是阿裡更為青睞的對象。

哈羅單車一位高管曾表示,螞蟻金服與哈羅單車的合作起源于希望對方在單車車尾貼一個支付寶掃碼,為支付寶的共用單車頻道導流。但合作下來之後,螞蟻金服對哈羅單車團隊的執行能力“刮目相看”。螞蟻金服希望擲下重金和哈羅單車在戰略上形成互補,據說,在雙方接觸的一次飯局上,螞蟻金服CEO井賢棟甚至把馬雲送給他的120萬一瓶的茅臺都開了,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但實際上不光是出於對團隊能力的欣賞,哈羅單車從出生伊始就和阿裡頗有淵源。

哈羅單車隸屬於上海鈞正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最初成立於2016年3月,但到11月份才開始陸續投放車輛,算是共用單車大戰中入局較晚的“後輩”。據悉,哈羅單車的聯合創始人兼COO韓美曾在阿裡工作10多年,負責支付寶國際部外卡業務;其CTO江偉也曾在淘寶任職。

此外,與哈羅單車“合併”的永安行共用單車本身也是阿裡陣營的一員。2017年9 月,永安行共用單車獲得8.1 億元融資,由深創投、上海雲鑫等領投,其中的投資方之一上海雲鑫,是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控股公司。

相比之下,阿裡和ofo最初的接觸是在2017年4月,隨即戰略投資ofo;7月,阿裡巴巴領投ofo的E輪融資。但一位業內人士曾表示“阿裡在ofo上出手晚了”,由於這兩次投資偏後期,而且總金額不高,因此阿裡在ofo的話語權並不大。

因此,對於阿裡,哈羅單車和ofo的親疏立判。
相關新聞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