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資訊

中國資本市場最神秘的九大派系:操控萬億金融帝國

中国证券网
2015-12-24 11:03

已收藏

1、複星系

靈魂人物:郭廣昌


母公司:上海複星高科技(集團)有限公司

控股上市公司:複星醫藥(600196)、南鋼股份(600282)、豫園商城(600655)

參股上市公司:天藥股份(600488)、友誼股份(600827)、羚銳股份(600285)、聯華超市(00980.hk)、上海複地(02337.HK)

郭廣昌及其創業夥伴在1992年成立廣信科技,並在1994年成立複星集團。“複星系”直接和間接控股的公司已超過了100家,投資範圍涉及生物製藥、房地產、資訊產業、商貿流通、金融、鋼鐵、證券、銀行、汽車等領域。

不誇大地說,“複星系”急劇膨脹的財富,大半來自於所並購的企業。郭廣昌給自己的定位就是要做產業整合者,他說:“中國的經濟發展現狀使整合成為一種需要,其次,競爭壁壘在降低,中國社會在走向工業化、城市化、民營化,這個過程使整合成為一種可能。”

由於複星集團在保險業等多領域投資經驗,紐約時報將其比作迷你版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而英國金融時報更將郭廣昌先生稱作“中國自己的巴菲特”。

2、萬向系

靈魂人物:魯冠球


母公司:萬向集團公司

控股上市公司:萬向錢潮( 000559)、承德露露(000848)、萬向德農(600371)、順發恒業(000631)

參股公司:中色建設(000758)、兔寶寶(002043)、航太動力(600343)、航民股份(600987)等。

魯冠球於70年代末期創建了萬向,他把當時的一個生產農業機械的小作坊,發展成為了中國第一個為美國通用汽車公司提供零部件的OEM。如今,萬向集團已經成為一家綜合的企業集團。到2011年,萬向系已擁有11張金融牌照,參股銀行6家、上市公司11家,金融實力一點也不比實業差。

魯冠球毫不猶豫地對媒體表示自己最想做的就是銀行。不過,魯冠球不那麼在乎國有經濟、民營經濟的此消彼長。他一說,民營經濟、國有經濟、外資經濟,都應該有一個平衡的發展,他們都有自己的優勢,關鍵是要找准自己的位置,根據自己的特長做自己的工作,“很多人總看著別人好,最後種了別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

今年3月的消息稱,萬向控股將與阿裡巴巴會作為發起人共同申請民營銀行牌照。

3、明天系

靈魂人物:肖建華


母公司:明天控股有限公司

控股上市公司:明天科技( 600091)、西水股份(600291)、愛使股份(600652)、華資實業(600191)

參股上市公司:北方創業(600967)、農產品(000061)、魯銀投資(600784)、新黃浦(600638)、東陵糧油(000893)、建新礦業(000688)、金地集團(600388)、哈爾濱銀行(06138.HK)

根據媒體報導,從1998年染指第一家上市公司華資實業至今,明天系已經形成龐大產業,一度控股、參股6家上市公司、6家商業銀行、6家證券公司以及浙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等多家金融機構,旗下關聯公司達數十家。有業內人士估計,如果這些公司都成功上市,肖建華的資產,將達上千億元之巨。更讓業界震驚的是,在山東魯能私有化、太平洋上市等引發公眾廣泛質疑的事件中,明天系亦深度參與。

據悉,明天系內部彙集了大量來自北京大學等名校的人才,明天系的人才策略是“與聰明人同行;廣覓、慎用、勤教、嚴繩”。還設有青年幹部培養計畫、人才儲備庫等,通過內部培訓等方法使人才高度統一思想。

4、中植系

靈魂人物:解直錕


母公司:中植集團

介入上市公司:

南洋股份(002212)、上海電氣(601727)、江西長運(600561)、TCL集團(000100)、貴繩股份(600992)、吉恩鎳業(600432)、福田汽車(600166)、三安光電(600703.SH)、經緯紡機(000666)、*ST聖方(000620)、瀋陽機床(000410)、ST華新(000010)、興業礦業(000426)

在中南重工跨界並購案中的出色運作,使得長袖善舞的“中植系”顯山露水。

然而,以股權架構及法律關係論,“中植系”並非一家控股型集團,它甚至並不存在,但資本江湖人盡皆知。

更準確的表述應是——一個最初由中植集團創始人解直錕設立,現均為解直錕“舊將親友”們台前持股,幕後由解直錕遙控的涉足金融、礦產、投資等產業的龐大企業群。

這一龐大的企業群,在股權關係上勾稽複雜,空殼公司且用且棄,資本運作眼花繚亂。“中植系”成員間合作密切,但在規避法律意義上的控制關係、隔斷資金鏈危機等環節精妙設計、手法老到,使其在規則邊緣遊刃有餘,遠勝昔日德隆。

媒體報導稱,異於其他資本系,“中植系”資本運作縝密而激進,利用中融信託平臺,構築混業經營的金融生態。在持股關係上,極為分散與隱蔽,通過高杠杆、迴圈式運作放大規模,呈現“金字塔”式的資本圖譜,而解直錕本人隱身幕後。短短數年,一個遊走在規則邊緣、龐大而又神秘的金融帝國已然成型。

5、華立系

靈魂人物:汪力成


母公司:華立集團

控股上市公司:華立控股(000607)、昆明製藥(600422)、武漢健生(600976)、華智控股(000607)

參股上市公司:南天資訊(000948)、開創國際(600097)

汪力成最早以做竹器、雨傘起家。之後華立集團成為國內最大的電能表生產商,其生產的電能表各項經濟指標已連續8年名列國內同行首位。

不過,華立系最有名的當然是其在資本市場的“洗殼”操作。對重慶川儀、 ST恒泰等的重組為汪力成贏來“洗殼高手”之稱。華立系在資本市場上操作手法的嫺熟程度,並不亞於那些“老江湖”,江浙財團那種獨有的戰略眼光和八面玲瓏的特質在它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2010年底,汪力成辭去總裁及公司法定代表人職務,這兩項職務均由原分管能源與國際產業的副總裁肖琪經擔任。

6、新湖系

靈魂人物:黃偉


母公司:新湖控股、新湖集團

控股上市公司:新湖中寶(600208)、哈高科(600095)

參股上市公司:金河生物(002688)、貝因美(002570)、金洲管道(002443)、大智慧(601519)

說起新湖,很多人並不陌生,但是這個集團的締造者黃偉卻像謎一樣神秘。2010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榜單上,黃偉、李萍夫婦以137億元的個人財富,列第34位。而《胡潤百富2010年排行榜》顯示,黃偉、李萍夫婦以220億元資產位列第29位。

地產+金融,這是新湖系的戰略方向。而其通過投資擬上市公司的方式,也斬獲了巨額收益。

新湖系的高管們,有些是跟黃偉同一時代出生的激流勇退型溫州官員。譬如,曾任浙江溫州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的新湖集團董事長鄒麗華和曾任溫州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兼副秘書長的新湖集團總經理葉正猛,他們正是黃偉的左膀右臂。

去年,媒體爆出新湖系資金鏈恐將斷裂,新湖中寶資產已大舉質押。

7、隕落的泰躍系

靈魂人物:劉軍(被刑拘)


曾控股上市公司:湖北金環(000615)、景谷林業(600265)、三峽水利(600116)、華源凱馬(凱馬B)、茂化實華(000637)

泰躍系泰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北京房地產業

湖北金環( 000615)、S茂實華(000637)、景谷林業(600265)

劉軍是由房地產發家。泰躍系曾經是資本市場赫赫有名的黑馬,在其歷史檔案裡,曾控制過5家上市公司並成為世人關注的焦點。2006年7月,泰躍系掌門人劉軍,在“配合有關部門的調查工作”後,至今也沒有再出現。泰躍系隕落。據稱,劉軍“被刑拘”不僅僅因地產而起,還與其泰躍系麾下數家上市公司的收購過程有關。

3月28日,北京市海澱區原區長周良洛受賄案一審判決。周良洛被控受賄1670萬元,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北京泰躍房地產公司董事長劉軍,正是周案中最大的行賄者。他先後兩次向周良洛“進貢”約合人民幣800萬元,亦與北京市前副市長劉志華案有牽連。

8、式微的“湧金系”

靈魂人物:魏東


母公司:湧金實業(集團)有限公司

曾涉及上市公司:銀河動力( 000519)、九芝堂(000989)、青島軟控(002073)、成都建投(600109)、中寶股份(600208)、千金藥業(600479)等。

“湧金系”為魏東創建的“系列家族企業”。初期湧金系和其他剛剛成立的私募機構類似,採取私募機構最原始的投資風格。

年僅27歲的他就創辦了湧金集團,並在1995年與中經開合作,憑藉內部資訊優勢共同在“327國債期貨”一戰中大獲全勝,最終導致萬國證券與申銀證券合併,原總裁管金生鋃鐺入獄。據傳魏東此役獲利2-3億元。

魏東及其湧金系早在2006年9月就已佈局碧水源上市了。短短三年時間,魏東及其掌控的湧金系在碧水源中的投資收益最高已暴增近70倍。

2008年4月29日魏東從北京家中跳樓身亡,這個一向低調的資本大佬和其神秘的人生軌跡以及一個龐大的資本帝國才逐漸浮出水面。

2013年1月,隨著國金證券副董事長王晉勇宣佈辭職,湧金系落寞謝幕。

9、消失的“德隆系”

靈魂人物:唐萬新(入獄後複出)


母公司:德隆國際投資控股

曾控股上市公司:新疆屯河(現名為“中糧屯河)、湘火炬(現名為”濰柴動力“)、合金投資(現名為”SST合金“)、S*ST重實、北京中燕(現名為”通策醫療)、天山股份。

唐萬新創始的德隆系由地處西北邊陲的小公司發展成為一個一度控制資產超過1200億的金融和產業帝國。2003年唐氏兄弟位列富豪榜第25位。最終唐萬新因涉嫌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和操縱證券交易價格非法獲利,2004年底被警方逮捕。

據媒體報導,德隆內外兼修全面控制“老三股”的手法,是一套集各種違規手法——內部交易、市場操縱等——于一身的模式,唐萬新做到了極致。

唐萬新在兩個世界跳舞:其一是通過金新信託繼續委託理財以獲取資金,同時在股市上通吃流通籌碼、炒股獲利;其二是通過上市公司完成產業整合,成為所謂的“成功實業家”。而這是危險的舞步,1997年以後德隆規模膨脹,金新信託的賬外債務持續擴大,這仍然是一個“以一個更大的黑洞來填補前一個黑洞”的飲鴆止渴的遊戲。

如今,唐萬新複出, “德隆系復活”的猜測撩撥著很多人敏感的神經。媒體稱唐染指多隻牛股翻番。
相關新聞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新華財金周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