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 > 債券

制度安排將優化 債市開放再加碼———債券通開通周年側記

新華財金 中国财富网
2018-07-04 09:53

已收藏


2017年7月3日,債券通“北向通”正式開閘,內地與香港資本市場互聯互通揭開新篇章。

一年來,境外資金活水流入,持債規模穩步增長。債券通顯著提升了內地和香港金融市場互聯互通效率,擴大了香港金融市場的容量與規模,也為全球投資者參與境內金融市場提供了更加便利的通道。為更好地接納境外投資者進入,債券通相關制度安排正進一步優化。

開通一年平穩運行 優於市場預期

“債券通的發展情況比預期要好得多。”中國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紀志宏7月3日在債券通周年論壇上表示。

香港金管局副總裁余偉文也對債券通機制表示高度認可,認為它為全球投資者參與內地金融市場提供了更加便利的通道。

具備高效的境內外銜接、快捷便利的申請和操作流程等優勢,使得債券通自開通以來一直吸引著廣大境外投資者。

一組數據可為佐證。債券通網站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6月末,共有356個境外主體通過債券通管道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非法人產品帳戶數量占56%。

交易規模方面,據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透露,自2017年7月至2018年5月末,債券通日均交易量達25億元,借道債券通的債券投資餘額為1292億元。另據債券通網站最新披露的資料,2018年6月份債券通債券交易量達1309.21億元,環比增長97%,日均交易量提升至65.5億元。

隨著境外投資者的積極入市,境外機構持有銀行間債券市場的總額也持續上升。截至今年5月底,境外機構持債總量超過人民幣1.4萬億元,較債券通啟動前增加70%。

“債券通推出一年來,通過債券通進入銀行間市場的機構數量增長明顯,債券通項下的成交量也在穩步提高,顯示債券通在便利境外機構投資者進入境內債券市場、擴大債券市場開放方面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滙豐銀行(中國)有限公司環球資本市場聯席總監張勁秋告訴上證報記者。

配套措施正進一步優化

為更好地接納境外投資者進入,債券通相關制度安排正進一步優化。

在債券通周年論壇上,潘功勝具體介紹了七個方面的優化措施,且推進速度快於市場預期。最快兌現的是報價商隊伍擴容,潘功勝昨日上午宣佈了在現有24家報價商基礎上新增10家的消息。當天中午,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即公佈了最新版的34家債券通報價商名單。

對於實現交易分倉問題,潘功勝表示,外匯交易中心前期做了大量工作,系統開發也已經完成,預計7月中旬可以正式上線。

能否實現券款對付結算(DVP)是當前境外投資者關注的重點之一。為避免交易對手違約、本金無法收回的法律風險,部分境外投資者所在機構或國家有強制採用DVP的要求。對此,潘功勝表示,直接入市的管道以及在上海清算所託管的債券都實現了DVP結算,中央結算公司託管的相關債券DVP結算初步計畫在8月份完成。

在交易平臺方面,潘功勝透露,人民銀行正在積極推進與其他國際主流電子交易平臺的合作準備工作,前期已經做了大量技術準備,希望早日實施。

記者瞭解到,接下來有望接入的是彭博交易平臺。彭博方面表示,過去一段時間已經為連接債券通做了大量準備工作,並期盼儘快啟動。

此外,潘功勝還明確了稅收、衍生品交易和手續費等方面的下一步進展。據悉,有關境外投資者投資境內債券市場的稅收安排將很快明確;人民銀行將開放債券通下境外投資者開展回購和衍生品交易;債券通相關交易平臺費用將大幅度下調,手續費降幅達50%左右。

外資進入熱情才剛點燃

外資進入境內債市的熱情才剛剛點燃。

“隨著中國經濟持續增長,越來越多境外投資者把目光聚焦到了中國各種債券資產。”張勁秋表示,境外投資者進入中國債市的熱情未來還將持續。

債券通有望成為承載這一投資需求的主管道。在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洪灝看來,在境內債券市場規模不斷壯大、收益率相對其他市場更具吸引力以及債券通機制不斷優化的環境下,債券通有著非常好的發展前景。借道債券通參與境內債券市場交易的境外投資者會越來越多。

天風國際證券行政總裁孟小甯預計,一年後債券通入市機構將達500家,日均交易量達100億元左右,託管資產達到5000億元。IHS Markit亞洲新興市場業務主管周波預計,一年後債券通的日均交易額將達50億元至75億元,投資餘額將達3000億元以上。

今年3月,彭博宣佈將從2019年4月開始,把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逐步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港交所主席史美倫預計,這一舉措會帶動全球配置中國債券以及對債券通的需求。另據透露,盧森堡監管當局已經在今年3月批准了第一批參與債券通計畫的可轉換債券集體投資計畫,未來會有更多來自歐洲的資金參與債券通。

同時,相關開放措施有望進一步深化。目前,境外投資者經由香港投資於內地債市的“北向通”已經貫通,對於市場期待的“南向通”,紀志宏表示,“南向通”的開通或將取決於兩個因素:一是轉換的成本,這個成本要足夠低;二是兩地金融市場設施的協同效能。“從目前‘北向通’的實踐經驗來看,技術上反向(南向)安排是非常有基礎的,同時監管機構也希望充分收集市場投資者的訴求。”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