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加息還是降准?國內貨幣政策面臨抉擇

新華財金 中国财富网
2018-05-11 13:51

已收藏


中國CPI統計的不同調,使得國內宏觀調控面臨全新抉擇。因為美聯儲的加息,將推動美元上漲,對於新興市場而言,意味著融資成本上升。對於中國而言,外部加息,而內部在CPI下滑之下要求降准,兩者如何平衡,是一個問題。

全球貨幣政策即將迎來6月這一關鍵月份,美聯儲6月議息會議的利率決議對全球貨幣政策和資本市場都非常關鍵。從近期美國的經濟資料來看,美國一季度實際年化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速再創新高達到2.86%,經濟增長強勁,而作為貨幣政策目標的就業和通脹形勢也較為強勁,4月失業率下降至3.9%,創17年來新低,接近充分就業水準;核心CPI、PCE均破2,通脹快速上升。

顯然,在各方面資料支撐下,美聯儲6月加息概率進一步抬升。據CME美聯儲觀察顯示,美聯儲議息會議結束後,6月加息概率從94.3%躍升至95.3%。目前看來,美聯儲於6月再次提高聯邦基金目標利率是極大概率事件,若美聯儲再往上一步加息25BP(基點),中國在CPI連續下滑的情況下,是跟進加息還是降息?中美兩國貨幣政策面臨重大分歧。

鄧海清認為,現在國內不存在通脹壓力導致央行貨幣政策收緊的可能性,不僅不應該跟隨美國加息,反而應當根據適當的頻率連續降准。原因在於,在貿易順差面臨持續下降、外匯占款投放基礎貨幣不足的情況下,中國央行進行持續性的降准是必要的對沖措施。儘管2018年美聯儲仍然處於“加息週期”,但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貨幣政策具有高度的獨立性,應當從國內經濟金融環境出發,制定本國的貨幣政策。考慮到今年社融增速下降、“緊信用”的趨勢難以改變,需要“寬貨幣”進行對沖。此前,央行曾在今年4月份降准。

但是,一旦繼續降准,則在中美利差接近歷史低位元的情況下,人民幣匯率面臨考驗。自2018年初以來,中美利差開始收窄,目前下行到60BP左右,且隨著美聯儲6月加息,中美利差有進一步收窄的可能,人民幣存在一定貶值壓力。

中信證券分析師明明認為,中美利差和人民幣匯率是外部因素,對國內央行加息有一定影響。但核心因素還是國內改革和擴內需,一旦美聯儲繼續加息,則預計概率最大的政策組合還是延續2017年底以來的政策,即加息5BP並結合MLF等公開市場操作進行流動性對沖,根據國內經濟形勢亦步亦趨地加息。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