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解決股市"黑嘴"需下對藥方

新華財金 中国财富网
2018-05-10 17:39

已收藏

  

近日,證監會對知名證券節目主持人廖英強的一紙1.29億元的罰單,將股市“黑嘴”這個群體又放在了熱鍋之上。

  廖英強被認為利用其影響力,通過公開評價、薦股並提前買入而後擇機賣出的方式(俗稱“搶帽子”),操作39檔股票非法獲益。按照《證券法》第77條規定,上述做法構成了操縱市場的違法行為。

  從2011年A股“搶帽子”第一判的汪建中,到去年同樣因操縱市場而被處罰的股市“黑嘴”朱煒明、吳定昌,再到如今的廖英強,後繼者絡繹不絕。就像股市中的瘟疫,只要條件合適,股市“黑嘴們”就會潛滋暗長。

  眾多投資者把他們當成“佈道者”,在投機心態的作祟下,對所謂的“股海名師”、“股神”盲目崇拜,希望能從他們對市場的精准把握中分得一杯羹。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投資者不清楚或者因僥倖心理而漠視的是,他們往往暗中已被信賴的股評家們所收割。

  根治股市“黑嘴”並不容易,因為要付出的成本過於高昂。一是判定他們的行為是否涉嫌違法較為困難,專業人士分享投資經驗和借機操縱市場之間的界限,往往不是十分清晰;二是即便趁機獲利,形形色色“黑嘴們”的技術手段和利益分配都較為隱蔽,調查取證的難度可想而知。

  不當使用自身影響力而在市場牟利的行為遠非一日,無論是PC時代的知名博主,還是電視媒體的高人氣主持人,亦或是移動互聯網時代更為多元的股評家們,其中都不乏如“廖英強”者。而得以曝光並被處罰的,可能只是極少數。

  按照經濟學中的需求定律,在一定條件下,需求量的多少會隨著價格高低而變化。市場上之所以有對股市“黑嘴”旺盛的灰色需求,是因為“消費者”們經過評估發現,他們可以以較低的價格(如繳納會員費)從股市中獲取不菲的收益。對股市黑嘴而言,他們之所以願意幹這件事,也是受巨大經濟利益的驅動。因此,如果沒有解決好“成本-收益”的問題,股市黑嘴的現象是難以最大化減少的。 

  筆者看到一些建議,例如,呼籲媒體平臺嚴格監管,從而減少股市“黑嘴”的供給,但這並不會影響市場上對他們的需求,反而會衍生出更多新的管道;再如去勸說普通投資者,讓他們樹立價值投資的理念。顯然,這種空洞的道德說教,效果就更加不確定。

  某種程度上,股市“黑嘴”和跟風買入的投資者構成了一種合謀,都希望通過不正當的手段賺到錢,這對沒有收看節目的投資者而言,就是一種不公平的競爭。

  市場會對此進行很好的教育。當跟風買入的投資者發現所謂薦股並不能上漲,甚至會產生巨大損失——正如被“廖英強們”收割那樣,他們再次這麼做的動機就會大大降低。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說,聽從股市“黑嘴”建議而希望一夜暴富的投資者,不是虧損的太多,而是還不夠。對這些投資者進行“奶媽式”的呵護,往往並不真正解決問題,反而會扭曲市場在其中的作用。從情感上來說,這一點難以讓人接受,但事實確實如此。

  同理,要解決股市“黑嘴”橫行的狀況,辦法在於減少套利空間和提高交易成本,以減少其最終非法獲利,從而達到最大限度瓦解這個群體的目的。

  減少套利空間,取決於股市制度的一些安排。如“廖英強們”通常的做法是,提前買入建倉,利用“T+1”的機制待股票上漲後高拋退出。交易制度上是否需要調整,這點有待商榷。而在提高成本方面,使用重典或是當前情況下的可行做法。

  目前,針對此類案件多是行政處罰,民事賠償制度相對不夠完善,如針對內幕交易與操縱市場的民事賠償司法解釋尚未出臺。而追究刑事責任的比例則更小,儘管刑法第182條規定,通過操縱證券交易價格獲益,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但從過往案例來看,真正入刑的並不多見。

  證監會的執法力度正在不斷增強。從今年的稽查執法重點看,充當股市“黑嘴”,引誘不明真相投資者參與交易,將受到嚴格監管。這是十分必要的。但與此同時,擺在“藥方”上的,能做的也許還有更多。

相關新聞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