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黃益平:外資進入不是"狼來了"

新華財金 中国财富网
2018-05-06 18:03

已收藏

  放開銀行、證券、保險等行業外資持股比例,擴大外資機構業務範圍,一系列政策的出臺顯示我國金融領域的擴大開放措施正在加速落地。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博鼇亞洲論壇上表示,下一步推進金融業對外開放的原則包括:准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原則;金融業對外開放與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和資本項目可兌換進行相互配合,共同推進;在開放的同時重要防範金融風險。

  關於中國金融業對外開放下一步應該怎麼做,中國財富網對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黃益平進行了專訪。

  黃益平在5月6日舉辦的北京大學全球金融論壇上發言。中國財富網/李林攝

  金融服務業開放與資本項目開放共同推進

  中國財富網:中國的金融開放進入了新階段,目前已經有相關檔出臺放寬外資持股比例限制,例如瑞士銀行已經申請將其對瑞銀證券的持股比例提升到51%。您認為我國的金融開放還需要做哪些努力?

  黃益平:我們的金融開放大概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金融服務業的開放,比如說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這些服務業的開放;另外一個是資本項目的開放。從目前來看,政府推動力度較大的是金融服務業的開放。去年年底國務院對外資可以投資多少、持股比例都做了大的放開步驟,現在已經開始在各個行業落地,我覺得可能會進一步加快推進。

  資本項目開放方面,對於短期跨境資本流動是不是要達到完全自由,其實我們的看法是有一個轉變過程。過去我們認為,資本專案開放就是全部都要放開,這是我們最終的目標;現在看來,最終的目標當然還是要實現資本項目的基本可兌換,但是可能面臨的一個問題,也是全球危機以來我們碰到的問題,就是短期資本跨境流動太頻繁、太激烈的話可能會影響金融穩定。

  我們要應對這個問題,第一,在開放的過程當中,要考慮國內的金融體系、金融市場是不是足夠穩健,能夠承受資本的大進大出。也就是說,在時間、秩序上需要有一個新的安排。

  二.要建立宏觀審慎的監管框架作為一個長期的持續性機制,資本的進出應該都能得到鼓勵。尤其是我們下一步要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資本的進出其實是必要條件,與此同時怎樣去防範金融風險的大幅度上升甚至引發金融危機的可能性,這就需要對資本的進出有一些宏觀審慎監管的框架。

  國際上可借鑒的方式,例如可以用一些外在的負債率監管,或者是用所謂的托賓稅,也就是資本進來或出去都會收一個微小的稅收,對於長期投資來說成本是可以忽略不計的,但對於短期資本來說累計起來成本比較高,目的就是在一定意義上遏制短期資本的大進大出。

  外資進入不是“狼來了”

  中國財富網:外資引入之後,是否會對國內的金融業造成一定影響?我國如何形成一個外資進入的良性模式?

  黃益平:其實這個問題我們在2001年就已經討論過了,2001年中國加入WTO的時候,大家都說“狼來了”,把國內的企業都給衝垮了。我們當時分析外資銀行進入中國最後可能會變成什麼樣的情形,得出的結論是,我們需要擔心的不是外資銀行會把中國的銀行衝垮,而是外資銀行在國內開展業務會面臨各種困難。

  實際上這是很多新興市場都碰到的問題,可能有兩個方面的原因,第一是市場開放以後,外資都可以進來從事業務。但金融是一個受到高度監管的行業,並不是你開一個門就什麼都可以做了,很多業務都是受到監管的,所以在很多新興市場國家其實外資進入最後發現開展業務都比較難。第二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金融業是需要網路來支撐的,尤其是商業銀行,如果沒有深入地方的分行,開展業務是很困難的。我們說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蛋糕上面的奶油舔一層,但你要把蛋糕吃掉是不可能的。

  因此,外資金融機構進來之後是否會對國內的金融機構造成衝擊,目前來看我覺得可能性不太大。中國的很多公司在世界上已經是系統重要性機構了,他們已經有一定競爭力了,當然還可以進一步提高。引進外資本身就是促進競爭、提高效率的一個很重要的標準。

  對於我們國內的金融機構,其實不用太擔心。所有的金融機構到中國來辦機構做業務,它就變成了中國的公司,只是外資持有股份。對於這類機構來說,中國的金融系統穩定是它能夠持續盈利的一個重要條件,所以有人擔心外資進來把我們市場搞壞了就走了,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應該是很低的,外資機構是看好中國的長期發展,希望到中國的市場來賺錢,因此中國的金融市場穩定也是他們所期望的。

  而且,外資金融公司進入中國之後,在中國註冊,都要受到中國金融監管部門的監管,即使是有風險,也是處於中國的監管之下。我覺得這也對我國的監管部門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