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 宏觀

全球化持續深入 中國經濟應轉向消費驅動

新華財金 中国财富网
2018-05-17 09:51

已收藏


編者按


今年以來,全球經濟發展面臨的不確定因素增多,挑戰與機遇並存。近日,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九位專家,就經濟全球化趨勢、中美兩國經濟增長潛力、中美兩國金融科技差異化發展路徑等熱點話題,在北京接受了中國證券報記者的專訪。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多位資深專家日前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經濟全球化勢不可擋,各經濟體唯有合作才能共贏,而多邊機制應隨著新科技發展而不斷更新,以發揮更大作用。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下稱“PIIE”)所長亞當·珀森(Adam Posen)不贊同金融危機會週期性爆發的觀點,但他認為美聯儲進入加息週期的確會使一些新興經濟體遭受衝擊。PIIE高級研究員查德·伯恩(Chad Bown)則指出,國際貿易重要的是能達成總體平衡,中美兩個經濟體能從與彼此貿易中獲得極大利好。PIIE非常駐高級研究員、雪城大學麥克斯韋公民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瑪麗·羅夫利(Mary Lovely)表示,全球的知識密集型產業迅速發展,多邊組織需要推出新的、更有針對性的條款。

在PIIE高級研究員雅各·柯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看來,擴大消費對中國十分重要,加強技能教育是中國走向消費型經濟的關鍵。PIIE高級研究員尼古拉斯·維昂(Nicolas Veron)認為,信用風險在中國沒有得到準確的定價,需要建立更透明的市場,未來中國的金融系統必須更加成熟。PIIE高級研究員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強調,深化國企改革對於中國下一步的發展至關重要。此外,PIIE高級研究員約瑟夫·加農(Joseph Gagnon)指出,美國當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財政赤字,而中國應適當降低儲蓄率。

國際金融危機不會週期性爆發

中國證券報:如何看待當前的世界經濟形勢?有人擔憂金融危機可能會週期性爆發,你認同這樣的觀點嗎?

亞當·珀森:我不認為金融危機會週期性爆發。一個國家能否保持經濟正常運行,本國經濟的健康狀況或抗壓能力才是決定因素。雖然每一次美聯儲進入加息週期,一些新興經濟體就會受到衝擊,但這並不意味著世界市場會爆發全面危機。

尼古拉斯·維昂:未來世界各主要經濟體發展重心會有所不同。英國會受到退歐的影響,但歐洲總體發展健康。對於歐洲領導人來說,讓金融體系在面對下一次經濟危機時有足夠“回彈力”是他們需要優先考慮的。中國的決策者對宏觀經濟政策和供給側改革都有很好的把握,但在(資金)價格等方面仍有提高空間,在公司治理等方面也還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

中國證券報:貿易不平衡是否必然存在?新興市場應當如何促進貿易發展?如何看待WTO等多邊組織在當下全球經濟和貿易中發揮的作用?

查德·伯恩:雙邊貿易不平衡是很正常的,世界貿易真正重要的是要達到總體上的平衡。促進貿易發展需要考慮多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營造良好的宏觀經濟環境,另一方面是保護產權、良好治理等。此外,要建立相對寬鬆的市場環境,鼓勵競爭,降低貿易壁壘,以及建立更富彈性的就業市場。過去20年,國際組織的角色是助力解決爭端。世貿組織在解決國家間小的貿易爭端方面很有效,但現在令人擔憂的是很多國家開始不再依靠世貿組織了。

瑪麗·羅夫利:現在全球的知識密集型產業迅速發展,與之相關的電腦、手機等產品貿易量也迅速攀升,隨之而來的就是跨境資料傳輸、資料存儲隱私權等問題。這些問題都可以通過多邊機制來解決,但需要新的、更有針對性的條款。比如,判定網上購物個人資訊的歸屬權,我們需結合隱私權、資訊保護的權利等不同的體系。

中國證券報:如何看待“一帶一路”倡議對解決區域經濟發展不均衡方面的貢獻?對於發揮“一帶一路”在助力區域經濟發展方面的作用,有何建議?

尼古拉斯·維昂:“一帶一路”倡議很有建設性,尤其是“絲綢之路經濟帶”針對西歐與中國之間那些需要大量基礎設施投入的地區。未來更好發揮其作用仍需關注兩方面:一是許多基礎設施建設是通過借款達成的,對於某些借貸過度的國家,中國相關機構應當注意其信用和償還能力。二是“一帶一路”旨在改善世界、改善各國關注的共同問題,那麼對作為承包商的非中國企業,也應當像對待中國企業一樣公平開放。

瑪麗·羅夫利:造成區域發展不均衡的一個重要原因,可能是有些地區更靠近國際市場。偏遠地區的收入增長與沿海區域存在差距,說明了連接農村地區的重要性。中國政府顯然意識到了這一點,於是大力修建機場、公路、橋樑等基礎設施。聯通中亞、非洲與全球市場是幫助“一帶一路”地區擺脫貧困、增長收入的重要方面。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一帶一路”倡議還比較新,很多項目是面向未來的。未來需要關注“一帶一路”倡議涉及的基礎設施項目、負債、社會狀況改善等。此外,推進“一帶一路”倡議發展需要許多國際合作。以中亞農貿市場為例,一方面要確保這些中亞國家生產出中國消費者接受的高品質產品,另一方面也要確保他們及時把握市場規律。與此同時,中國市場也要確保對這些國家的出口保持開放。總而言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發展過程中需要很多説明。這些都是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可以關注的。

美國經濟能保持較好增長

中國證券報:資料顯示,美國2018年一季度GDP增長為2.3%,而2017年第二、三季度GDP增長率一度超過3%。美國未來能否保持3%左右的GDP增長率?

尼古拉斯·拉迪:美國可以很好地維持2%或2.5%的增長率,短期內可能達到3%,但3%的增長對美國來說是不可持續的,除非它在生產率方面有重大突破。

查德·伯恩:目前美國經濟增長情況良好,有些方面還可以改善。目前美國的失業率很低,但生產率增長速度、勞動力參與率等都沒有達到預期。

約瑟夫·加農:相較於雷根時期,目前的美國經濟更好一些。當下美國失業率為3.9%,而雷根時期的失業率則接近10%。未來形勢也可能很快發生變化,也許會導致貿易逆差加速擴大,美元加速升值等。但目前來看,美國經濟還沒有出現問題,是否會向這樣的趨勢發展仍需要觀察。

中國證券報:美國經濟增長當下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約瑟夫·加農:美國經濟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財政赤字和貿易赤字。而與貿易赤字相比,財政赤字的問題更大。美國一直從中國和其他國家借貸,這樣的情況可以持續一時,但長期來看肯定是不可持續的。最近美國政府通過了針對額外消費的減稅法案,我認為這反而會增加借貸。貸款增加會拉升(市場)利率,從而增加美國債券的吸引力,使逆差進一步擴大。為了避免形成這樣的迴圈,當前美國應扭轉財政政策,應當加稅而非減稅。

目前美元走勢略強,但漲幅不及上世紀80年代末,現在還處於美元升值的“初期階段”。當然也有可能舊景重現,出現美元升值、貿易逆差惡化等,但現在斷言還為時過早。我認為美元匯率上下略微浮動有助於保持貿易平衡,在努力追求貿易平衡的同時,美國可以對匯率進行適當管理。

全球化步伐將持續邁進

中國證券報:未來全球化將會向什麼樣的方向發展?

亞當·珀森:在短期的2-5年內,全球化會面臨挑戰。但長期來看,全球化的步伐仍將持續。中國在加大對外投資,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在美國退出的情況下繼續推進TPP,歐盟也在與墨西哥、加拿大等國加強往來。如果特朗普政府繼續以現在的方式行事,其他國家將會開始商討建立一個新的不以美國為首的全球體系。

查德·伯恩:對於中國和美國而言,這兩大經濟體能夠從彼此的貿易中獲得極大利好。美國經濟和中國經濟處在完全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中國是新興經濟體,可能快速增長,增速遠超美國。美國是發達經濟體,更加成熟,在提供不同種類的商品和服務上比中國更先進。過去一段時間裡,中國經濟已經在一些領域取得了成功,現在中國的發展變得更側重消費,更側重高品質,更側重擁有更大比例的服務業。

中國經濟轉型成績引人矚目

中國證券報:如何評價中國後續的經濟增長趨勢?中國經濟發展面臨的主要挑戰和風險是什麼?

尼古拉斯·拉迪:中國的CPI水準一直控制在較優的範圍內,低於2%;和幾年前通貨緊縮時期的資料相比,PPI一直控制在合理範圍內;M2增長可能略低於預期,但也反映出中央銀行和政府有計劃地逐步減緩增長,與幾年前相比也取得了一定成功。在貿易方面,今年第一季度的資料也是非常好的徵兆。

雅各·柯克加德:中國的經濟轉型非常引人矚目,經濟增速放緩是符合經濟學理論的。目前來看,中國經濟主要面臨三大挑戰:一是需要向環境可持續的發展模式轉變,這種轉變會伴隨一定的代價。比如,某些行業可能要被關停或轉為對環境更有利的增長方式。

二是債務水準,中國不應該再回到依靠借錢投資以拉動經濟增長的“老路”。一方面這樣的投資不再能提供豐厚的利潤回報,另一方面這些債務最終會變成不良貸款。我認為,想要遏制不斷攀升的債務水準,應繼續推進國企改革。中國應當削減對業績不佳的國有企業的信貸支持。

三是財政體制。中國需要一個使各級政府財權與事權相匹配的財政體制,才能避免強制性的土地出售、依賴表外融資工具、影子銀行以及其他權力濫用問題。中國幅員遼闊,各地在地理環境、經濟結構上存在較大差異。建議中國政府賦予地方政府更多財權。這樣地方政府才會“有多少需求造多少開支”,以滿足在養老、教育和基礎設施等方面的需求。

尼古拉斯·拉迪:從企業部門的角度講,過去幾年中,中國的金融風險急劇拉升,這主要是債務占GDP比率上升過快造成的。這種情況主要集中在國有企業,私企的杠杆率實際上已經在下降。中國政府經濟部門的高層官員近日重提去杠杆,這對過度負債的國有企業來講尤其必要。通常這些過度負債的公司利潤率很低,甚至處於虧損狀態,之所以借債就是為了使公司能夠持續運轉。

從居民部門的角度而言,中國已經發展到了債券違約時而發生的階段,這是過去不曾出現過的。當社會上出現債券違約後,有些公司可能會破產。但它也會迫使投資者、尤其是普通居民,意識到投資時應考慮風險,而不是僅僅考慮潛在回報,這是金融市場非常健康的發展方向。

尼古拉斯·維昂:信用風險在中國沒有得到準確的定價。換言之,有一些債券應該更便宜,一些債券應該更貴。這需要建立更透明的市場,一方面為投資者提供借款人的財務資訊和財務前景,另一方面也讓投資者對自己的收益和潛在虧損有所預期。未來中國的金融系統必須更加成熟,對違約要有更多經驗。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