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 產業

​太平洋地區礦業工程市場形勢分析及對策

Xinhua Financein 新华丝路网
2018-07-12 16:27

Already collect


環太平洋地帶是全球最重要的金屬成礦帶。其中東南亞錫礦帶北起緬甸的撣邦高原,沿緬泰邊境向南經馬來半島西部延伸到印尼的邦加島和勿裡洞島,伴生有鎢,故有“錫鎢地帶”之稱。加拿大銦、鉀鹽儲量居世界第一;鈾、鈮、鎢、硫儲量居世界第二位;鎘、硒儲量居世界第三位;鎳、鉬、鉭、重晶石儲量居世界第四位;鋅儲量居世界第五位;金、銀儲量居世界第六位。澳大利亞的鈾、鉛鋅、鎘的儲量居世界第一。美國是太平洋地區礦產資源大國,其鉬、硼、天然鹼、煤等儲量居世界第一位;銅、鉛、鋅、金、銀、鉑族金屬、稀土、硫、磷酸鹽、重晶石等的儲量居世界前三位;鐵礦石、鎢、釩、鋰、鋯等居前五位。拉丁美洲有世界47%的銅礦、43%的銀礦、26%的鋁土礦。南美洲西部的安第斯多金屬成礦帶上有智利、秘魯、玻利維亞等國家。其中,智利和秘魯現為世界最大的斑岩型銅礦床富集區,基礎儲量分別為19億噸和7.6億噸,分別占全球基礎儲量的28%和11%。玻利維亞東科迪勒拉地區蘊藏著鐵、錫、鉛、鋅、鋰、銀等,秘魯釩的儲量、智利硝石的儲量均居世界第一。太平洋地區鐵礦主要集中在巴西和澳大利亞,太平洋地區錳礦集中在澳大利亞、巴西。澳大利亞、印尼也是太平洋地區重要的煤炭生產國。

中國與太平洋地區礦業工程合作發展趨勢

目前,我國鐵礦石對外依存度為86.3%,煤炭對外依存度為10%,鉻礦對外依存度接近100%,此外,我國每年需大量進口錳礦石用於鋼鐵生產。中國國內礦業面臨資源不足的挑戰,走出國門尋找利用更多礦產資源、借鑒先進的採礦操作方式及融資與管理理念,成為中國礦業企業的共識。

中國投資太平洋地區礦產資源國,有三方面的優勢:第一,中國是全球礦產資源消耗大國,如鐵、鋅、銅等,而太平洋地區礦產資源國需要穩定的銷售合作夥伴;第二,資金優勢。中國有大量的外匯儲備,有助於中資企業在太平洋地區礦業專案競標中勝出;第三,中國冶金工業實力非常強,既可從太平洋地區其它國家運回礦石在中國冶煉,也可在太平洋地區礦產資源國當地建冶煉廠。

一、與東南亞地區礦業合作現狀

東南亞地區礦產資源極為豐富,特別是銅、鎳、鋁、鈦,鉀鹽等,與中國有較強的互補性。東南亞國家大多制定了礦業法,都已經建立起關於礦業權的許可證制度,通常是根據各階段活動的內容授予相應的許可證。東南亞地區大多數國家的礦業權管理主要由中央政府部門負責,有的國家正在由中央政府管理為主向由地方政府轉移,如印尼。中國有色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有色集團”)在泰國投資建設的有色金屬資源再生利用項目——泰中鉛銻合金廠,是泰國最大的鉛生產企業,其產品占泰國市場份額的30%以上。

緬甸達貢山鎳礦項目年產鎳鐵含鎳金屬量約2.5萬噸,是中國有色集團在海外投資的大專案。2012年10月3日緬甸達貢山鎳礦項目1號電爐首爐產品成功產出,緬甸達貢山鎳礦專案的投產,擴大了當地勞動就業,同時中方充分考慮了對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氣、廢水、廢渣的治理,廢氣通過精心設計的除塵系統達到排放標準,工業廢水重複利用率達到100%,實現了工業污水的“零排放”;礦山的200萬噸固體廢物,通過回填採空區後複土植被,實現恢復生態環境的效果。

在拓展東南亞礦業市場過程中,中方承擔“老撾占巴色省巴松縣礦區鋁土礦祥查”地質勘察項目期間,在野外工作中鑽探4653米,施工鑽孔2400多個,勘察結果認為:礦床類型為紅土型,規模為大型,該鋁土礦未來開採將為我國鋁工業發展提供了良好的鋁土礦供應基地。

二、與加拿大礦業合作現狀

加拿大豐富的礦產資源吸引了不少中資企業進行礦產資源的開發與合作。2008年1月,中國五礦集團(以下簡稱“中國五礦”)和江銅集團投資4.55億加元,聯合收購了總部在加拿大的北秘魯銅業公司100%的股權;同年7月,陝西有色集團下屬金鉬公司與西色國際投資公司共同出資,在加拿大註冊成立了金堆城西色有限公司,並以1億加元收購了育空鋅礦公司;同年11月,吉林吉恩鎳業股份有限公司與加拿大金溪創業投資公司簽署了在加拿大育空省合資合作開發鎳礦的協議。

三、與澳大利亞礦業合作現狀

中國和澳大利亞在礦業產業方面有很強的互補性。在中澳礦產資源合作進程中,華菱鋼鐵集團收購了世界第四大鐵礦石供應商FMG17.34%的股權,寶鋼、首鋼、武鋼、鞍鋼等也相繼與澳大利亞礦產企業簽署股權投資或戰略合作協定。

中國中鋼集團與力拓有限公司合作開發恰那鐵礦,是中澳合作的成功典範。力拓與中鋼集團於1987年簽署恰那專案協定,恰那鐵礦1988年初開始動工建設,1990年初正式投產,是當時中國在海外最大的礦業投資專案,也是自上世紀70年代初期以來澳大利亞最重要的鐵礦專案開發。
恰那鐵礦項目力拓持股60%,中鋼集團持股40%,共同擁有的礦山位於力拓旗下的湯姆普賴斯鐵礦(Tom Price)以南60公里。協議規定中鋼集團對皮爾巴拉混合粉礦產品擁有100%承購權。

2010-2016年,中鋼與力拓先後三次簽署恰那合營鐵礦專案的再延期協定。根據2016年協定,未來五年內,力拓將向中鋼集團供應7000萬噸高品質低成本的鐵礦石。截止目前,恰那鐵礦項目累計生產鐵礦石2.5億多噸,全部產品通過中鋼集團銷往中國市場,而代表中鋼集團經營恰那鐵礦的中鋼澳大利亞公司,已為澳大利亞當地累計貢獻各類稅收兩億多澳元。

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爆發以後,我國金屬礦業企業依靠多年工作基礎,抓住有利時機,加快境外礦產資源開發步伐,推進低成本擴張,取得重要進展。2008年12月,中國五礦集團向OZ Minerals公司(澳大利亞奧茲礦業公司,以下簡稱“OZ公司”)發出收購興趣表達函,提出了一系列OZ公司面臨問題的解決方案。經過一系列磋商,2009年4月雙方簽訂了《資產收購實施總協定》,中方提出收購OZ公司除Prominent Hill銅金礦和Martabe金銀礦以外的所有資產,OZ公司保留在柬埔寨、泰國等地的部分礦產。該方案得到了澳大利亞外商投資審查委員會的認可,2009年4月底,澳大利亞政府首次批准中國國有投資者對當地在產礦業企業的控股收購。2009年6月,中國五礦以13.86億美元收購OZ Minerals公司旗下8個生產礦山,以及其它處於勘探和開發階段的資產,完成收購交割之後組建澳大利亞MMG公司,擁有70萬噸/年礦產鉛鋅、8萬噸/年礦產銅的產能,一舉進入世界主要金屬礦業公司行列。

因安全原因停產數年的新州南田煤礦被中國兗煤集團收購後,經過技術改造,不僅成功恢復生產,而且被評為新州北區最安全礦井,中國礦企的技術和管理令人刮目相看。中鋁與力拓也建立長期合作關係,合作項目包括共同開發非洲西芒杜鐵礦。中國在澳大利亞礦業、冶金等領域的投資,促進了澳大利亞的經濟增長,增加了當地的就業。

伴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澳大利亞許多知名企業先後到華開拓業務。總部在紐卡斯爾的布蘭肯金屬設備製造有限公司投資上億美元在中國江蘇設廠生產礦山設備,並與當地大學共同進行技術研發與人才培訓,經貿合作與人文交流雙豐收。

四、與大洋洲地區礦業合作現狀

在大洋州第二大國巴布亞新磯內亞,中冶集團在巴布亞新磯內亞投資的瑞木鎳鈷專案,項目總投資123億元,採用中國標準建設,帶動中國裝備出口31億元。該項目在2016年四季度實現了達產,在2017年2月份實現了超產,單月超產率達到8%。與國際同類型專案相比,瑞木專案單位投資最低,達產速度最快。

五、與拉丁美洲地區礦業合作現狀

秘魯能礦部2017年2月發佈報告稱,中國企業在秘魯7個礦業項目投資共計101.89億美元,成為秘魯礦業領域最大投資來源國,占比21.68%。

秘魯是中國企業“走出去”最早的拉美國家之一。2007-2014年間,中資企業共在秘魯投資四個銅礦項目,其中由中國五礦集團公司所屬的五礦資源有限公司牽頭組成的聯合體2014年7月31日正式接手秘魯拉斯邦巴斯銅礦,以70.05億美元完成股權交割。2016年1月,拉斯邦巴斯銅礦專案進入試運營階段,3月首批出產的一萬噸銅精礦運抵中國,6月底礦山全面達產。截至2016年6月底,拉斯邦巴斯銅礦已累計生產銅精礦含銅8.7萬噸,7月實現商業化生產,進入平穩運營階段。預計該礦投產前五年高峰期年產能可達銅精礦含銅45萬噸。

中國五礦集團公司牽頭實施的秘魯拉斯邦巴斯銅礦專案實現了“三個世界領先”:一是單礦產能世界領先,位於全球前五大在產銅礦項目行列;二是運營成本優勢世界領先,現金成本僅為0.8美元-0.9美元/磅銅,在當前的銅價低谷期仍然具有成本競爭力;三是試運營期間產能提升效率世界領先,在不到6個月時間實現了從投產到達產的跨越。

深化中國與太平洋地區礦業工程合作的對策

在世界經濟復蘇中進程中,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拉丁美洲地區仍是太平洋地區礦業勘探的重點地區。2016年全球有色金屬勘探投入中,投入拉丁美洲的占28%,投入加拿大的占14%,投入澳大利亞的占13%。

東南亞和加拿大、澳大利亞礦業投資環境較好,風險較小,運輸方便,是中方在太平洋地區礦業合作的重點;印尼對鐵礦石、鎳、銅、黃金等進出口有諸多限制。由於政策限制,這些礦石不能直接從印尼輸送到其他國家,需要精煉之後才可出口。冶煉需要電力等基礎設施支援,印尼希望加快基礎設施建設,而中國在這方面恰恰具有優勢。

未來十年,甚至更長時間,中國可以發揮融資、技術等優勢,幫助印尼發展基礎設施建設,從而帶動兩國礦業合作不斷向前發展。西方國家礦業公司在拉丁美洲集中程度高,中資企業在避免與西方礦業巨頭直接碰撞的同時,可把拉美地區作為長遠的礦業戰略選擇,逐步擴大投資,中資企業拓展太平洋地區礦業市場,可考慮採取以下對策。

首先,礦業公司的成長離不開對上游資源的儲備。無論是通過增加勘探投資還是購買海外礦山,中資礦業企業應始終將資源優先戰略作為其發展的根本性戰略,在建立一個專業化、高效率的團隊之後,一方面通過增加海外勘查投資,另一方面通過參股或購買海外勘探成果的方式不斷擴大上游資源儲量。

其次,加強調研。當中資礦業企業確定戰略定位、選擇合適的區域目標和適合公司發展的礦種目標之後,要對這些目的地區域開展詳細的調研,要深入瞭解該國的社會、法律、人文、環境等,特別要注意把握潛在的風險。

第三,國際化經營。北美資本市場資金充裕,拓展北美礦業市場,可結合當地資金、設備和中方專家承包工程,採用國際慣例和國際化的團隊,擴大市場佔有率。

第四,要充分利用太平洋地區發達的礦業資本市場進行資源整合。一部分中資企業投資並購境外上市企業,在收購完成後,收購方通常是將上市企業私有化。這種做法儘管可以降低運營成本,但並不可取。保留境外上市企業這個平臺對於進行後續資本運作具有很大價值,在進行資源整合時,借助由中資企業控股、在股票市場上掛牌交易的上市企業,利用股市直接融資,有利於積累更多的資金。

第五,當今的世界礦業市場,已經形成了跨國礦業公司獨領風騷的局面。150多家世界最大的礦業公司,控制了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勘查資金、採礦資金、重要的礦產品和出口。據統計,世界上4000多家中型以上的礦業公司中,前10家大型礦業公司即控制了全世界礦產品產量的1/3左右。中資企業在開展全方位礦業合作進程中,在繼續開展與跨國礦業公司合作的同時,也要深化與發展中國家國營礦業公司的合作,擴大市場佔有率。(作者:汪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
評論區

最新評論


最新新聞